另一面,城西区医院,急诊室,凌晨一点左右。

  一名年轻的女大夫正在给永强缝合伤口,女孩就在旁边静静的陪着,除了默默的交了医药费以外,她到现在还一句话都没说呢。永强伤势不重,都是简单的皮外伤,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

  右手臂上的伤口缝了十多针,左手因为抓匕首的原因,刀口比较多,缝了几十针。好在手上的刀口不深,要不然手筋都能断掉,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肥龙已经回去了,因为三轮车还仍在路口,见永强没啥大碍,就先走一步离开了。永强包扎好伤口,大夫又叮嘱他要按时来换药,两个人这才离开医院。

  等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永强抬头看着天,有些郁闷的低声骂道:“真倒霉,一晚上两个胳膊全受伤了,好人不好当啊。”他感觉有些疲惫,晚上还得出摊干活,这样子肯定得遭罪了。

  女孩这时才小跑到他面前,脸上带着愧疚的神色低声道:“对不起了,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了。”

  看着面前的女孩,永强心里似乎又宽松了不少。之前因为是黑天,他没有完全看清楚女孩的面貌,现在天亮了,他才发现女孩其实比之前更漂亮,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很迷人,带着一丝天真,同时又有着一丝妩媚。

  “算了,谁叫我赶上了呢。不过说真的,我也差点以为那个男的是你对象呢,还好我善于观察,要不然啊…”

  他撇了撇嘴,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要是女孩被那陌生的男子给带走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啥可怕的事情。抢劫都是轻的,被拉到某个地方摘个器官都是有可能的。

  “谢谢你,太谢谢你了。一想起来刚才的事情,我都后怕,到现在心还突突呢。”女孩脸色煞白,不停的做着深呼吸,她外表看起来野性十足,可依旧只是一个小女生。

  “记住了,以后半夜少一个人出来,尤其是那种阴森小路。行了,天亮了,我也得回去了。”

  他摆了摆手,正打算要离开的时候,女孩突然间一句话又让他停下了脚步。“我认识你。”

  “啥?你认识我?”他感到很纳闷,不记得自己跟这种小美女有过接触。

  “是啊,你不是在夜市对面烤串的么?”女孩甜甜的笑着:“我去吃过,你家东西不错,以后我会经常去捧场的。”

  永强这才知道,原来是因为这个。那就没啥奇怪的了,自己干大排档,每天都有不少年轻男女来吃喝,自己虽然记不住他们,但人家能记住自己是很正常的。

  两个人随后肩并肩走出医院,从头到尾,双方谁也不知道对方叫啥。谁也没问,也没人主动说,一切仿佛都那么自然,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声再见,就分道扬镳了……

  回家睡了几个小时,十点左右,永强和肥龙准时去菜市场上货。肥龙贱B嗖嗖的问东问西,一直在打听两个人后来发生没发生什么暧昧刺激的喷血故事,但被永强狠狠几脚踹过去后,这货才彻底闭嘴了。

  下午四点,两个人把烧烤的东西准备好,推着三轮车就往夜市赶去。这个点正是夏季比较热的时候,空气发闷,就好像一个大蒸笼一样让人呼吸都困难,在阳光的暴晒下,地面有如烤炉一般。

  两个年轻人是满头大汗,脖子上围着毛巾,穿着背心拖鞋,一个肥猪老胖,膀大腰圆。另一个萎靡不振,精神憔悴,还他娘缠着绷带,由于两人皮肤变的黝黑,离老远一看就跟非洲难民一样。

  路上,肥龙依旧有些犯贱的问道:“强哥,你昨晚跟那个小美女…真就没发生点啥事?”

  永强瞪他一眼,不耐烦的骂道:“你烦不烦啊?我跟人家能发生啥事?问了一天了还问。”

  肥龙撇着嘴,有些不满道:“我就是不爽,你可是救了她的命啊,要是没有你,她说不定正在哪个犄角旮旯乞讨呢。现在的女人,真没良心,你说因为她,你弄个满身伤痕,咱不说以身相许吧,起码得表示表示诚意吧?”

  永强瞄他一眼,没好气的回道:“咋表示诚意?非得睡一觉干两炮才行?既然做了就别那么多话,我帮她又不是图这个。”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感觉那妹子不错,真不错,看看那身材,再看看那大长腿,啧啧啧,要是能有这么个媳妇,那晚上可就爽翻了。”肥龙一想起女孩的身姿,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行了,别做梦了,咱们是干啥的?一个臭jB烤串的而已,一天竟想美事儿,好好干活吧。”…

  一路闲聊吹牛,半个小时后两人推着车赶到夜市附近,随后开始支炉子摆桌子,等快忙活完的时候,夜市也开始陆续上人了。

  城西区的夜市,是整个顺天市第二大夜市,客流量极多,赶上人流高潮期的时候,基本就是人贴人了。家家摊位爆满,九几年的时候,这里的夜市正经成全过一批人,也算最早发家的那一波,不过现在早就改行干别的了。

  永强正擦桌子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他回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笑道:“呦,是你?你咋过来了?”

  他面前的人,正是昨天他出手营救的卷发美女,只不过今天的她换了一身妆扮。一身白色的超短连衣裙,脚下一双瓢鞋,肉色丝袜加上包臀裙,让她显得更加性感豪放,外表青春靓丽,穿着异常火辣,仿佛游走在人间的妖精一般。

  而在她旁边还站在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一个短头发小眼睛,另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挺秀气。虽然谈不上是啥大美女,但也不磕碜。

  “怎么?不欢迎我啊?”卷发美女拉开椅子坐下来,抬头看着他笑道。

  “欢迎,为啥不欢迎,凡是到我这来消费的顾客,我一律双手迎接。想吃啥随便点,哥给你打个九九折。”

  永强用毛巾擦了把脸,随口调侃一句。看着面前这个精致的美女,还有那撩人的身段,他顿时感觉口干舌燥,有一种无名火再往上窜。

  “真抠门,才九九折啊?得了,我也不跟你墨迹了。我不是说了么,会继续光顾你这小店的,为了表示感谢,我特地带朋友过来的,有啥好吃好喝的,尽管随便上,姐买单。”卷发美女到也敞亮,说话语气颇有一股江湖豪杰味。

  “得了您内,这就给您准备去。”永强笑着招呼一声,赶忙就过去了。

  肥龙正在点炉子,看到永强过来后,他脸上带着坏笑问道:“强哥,可以啊,这妞都找到这来了啊,有戏,绝对有戏,要不…今晚就办了她吧?哈哈…”

  永强给他一脑瓢,笑骂道:“滚你妈犊子,人家是来捧场的,赶紧准备吃的,要上最好的,我他娘狠宰她一顿。”

  “得嘞,那咱就来点猛料。”肥龙子拿起烧烤夹,立马开始猛干…

  另一头,永强前脚刚走,后脚短发女孩就低声问道:“菲菲,你说的那个人是他?就是他昨晚救了你?

  “恩,咋样?是不是挺有男人味的?”

  卷发美女叫欧亚菲,是顺天市东北音乐学院的大二学生,主修声乐歌剧,这是一所一本大学,属于全国音乐学院排名前十的大学,这会儿她眨着一双大眼睛正满意的笑着。

  “拉到吧,不就是一个烤串的么。你要信我话,玩玩可以,但可别当真,这种人没前途的,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你要跟他扯,保准你两年就变欧巴桑。”

  短发女孩一盆凉水浇下去,她叫孟兰,是欧亚菲的大学同学,也是同寝室的闺密,属于那种最为现实的那类女孩,在她的眼里,根本没有所谓的爱情,只有激情,或者说…金钱至上。

  “烤串的咋了?他又不会一辈子都烤串,再说了,我又没说喜欢他,你操哪门子的心呢。”欧亚菲白她一眼,有些不乐意的回道。

  “我认识他,他以前可不是一般人。”

  戴眼镜的女孩突然开口,目光下意识的还扫了永强一眼,不冷不热道:“我高中跟他是一个学校的,但比他小一届,他叫永强,还有几个人叫张聪和什么帅斌的,他们那伙人,是咱们全校公认的老大。真的,上到校长,下到学生,就没有不知道他们这伙人的。据说城西区各大高中的学生都怕他们,当时他们有个朋友还杀了人,最后都被判刑了。”

  “啥?杀人了?胡扯,谣言吧?我才不信呢。”孟兰冷笑一声,根本没当回事。

  “你是外地生,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全市高中都传遍了,那还能有假?看到那个烤串的胖子了么?他叫李龙,我跟他是一届的,他当时就是我们全年级最狠的男生,但只是永强他们的小弟,小弟懂么?就是跟人家后屁股玩的。”

  戴眼镜的女孩偷偷瞄了一眼,又低声道:“只是没想到现在混成这样,居然变成街边的小贩了。”

  “我…我也听过这事儿。”

  酷F匠Ef网唯e一Qo正b1版;q,:其他H都是盗版Y

  欧亚菲听到事情后有些震惊,她想过这个男人有点故事,只是没想到会是如此复杂。曾经的校园混子老大,还有个杀人入狱的朋友。现在的街边小商贩,整天一副无害儿童的笑容。这个男人,让她有点兴趣,但还谈不上喜欢,仅仅只是有点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