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该走了。”茶色短发的少女轻轻拉了一下男孩儿的衣角,从女孩儿的表情来看,她现在应该很为难。因为即使是她这么说了,男孩儿仍然抱着栏杆看得入迷,而且眼睛里闪烁着的精光让人在几米外就能被闪瞎。

  少年轻轻拨开少女的手,说道:“凯瑟琳妹妹,你还是跟上次一样先回去吧,就说我走得比较慢。”随后继续趴在栏杆上,看着里面的骑士们正在训练。那些衣甲鲜明的骑士们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精神饱满。光是身上的肌肉就能够让人能够望而生畏。

  而凯瑟琳精致的脸上面露难色,眼神中带着一点生气。

  “你总是这么说,每次你都是这个借口。现在街坊邻居们谁不知道你整天有事没事就跑来这个地方看骑士大人们训练呢?你这个借口早就用烂了,你这次要是再让我这么说的话,说不定连我也一样要受罚。”说着凯瑟琳又用力地拉了一下面前的少年,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少年还是死死趴在上面看着。而且看他眼睛里面的光芒越来越盛,估计是入迷了。

  面对眼前无动于衷的少年,凯瑟琳烦恼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真是头疼啊,现在的话果然也只能用这一招了吧。”凯瑟琳自言自语的同时眼睛开始偷偷瞄着少年的身体,似乎在策划着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过了一小会儿,只见凯瑟琳缓缓走到少年的身后,而这个时候少年还痴迷地看着骑士们的训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来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哟西,就是这个地方了。妈妈说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吧。”少女点了点头,然后慢慢抬起自己的纤纤玉足,似乎在瞄准着什么地方。

  嗯,现在是关键的一球。只要凯瑟琳同学能够准确命中这一球,我们就胜利啦!

  她瞄准了,很好..用力!

  “啊啊啊啊!!!”少年突然痛苦的嚎叫起来,这声音堪比杀猪时的声音,同时也翻到在地上拼命翻滚。

  球进啦!

  “有这么痛吗?”凯瑟琳斜着眼睛撇了撇嘴,脸上满是不信。“只是踢了你一脚而已,不要这么夸张的吧?”

  洛佩兹在疼痛感渐渐消失之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听到凯瑟琳的话回答道:“你可以试试啊...哪个地方..可是男人不可承受之痛啊。”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诚恳,言简意赅,同时眼睛里面还有一点泪光。要不是凯瑟琳是一个女孩子她差点就信了。

  “别装了,快走快走。”凯瑟琳并没有管少年还捂着自己的下体默默抽搐,走过来又补了几脚。然后一把抓住少年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拉着他就走。并没有去管附近人们的目光,那几乎全是同情的眼神,其中大多数来自男性同胞们的同病相怜。甚至于有些人还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那个部位。

  拖行了一段路,倒霉的洛佩兹终于是缓了过来,不再捂着那个地方,已经能够自己行走了。

  “凯瑟琳....你不能这样的....这样的话,对我没什么好处的..”此时的洛佩兹语气都弱弱的,没有了先前的元气。想必是被这可爱的妹妹弄福气了吧。

  “你啊,总是这个样子。来,把你身上这些柴火给我吧。”凯瑟琳拍了拍还残留在少年身上的尘土。“咱们这些平民家庭里的人,就不应该这么好高鹭远,老老实实完成今天的工作才是关键。”说完,凯瑟琳取下洛佩兹背上背着的的柴火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洛佩兹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在训练中的圣骑士们,咬了咬牙,快速追上了凯瑟琳的步伐。没有办法,他是平民家的孩子,不是那些生来养尊处优的贵族,想要生活,就必须工作。

  走在回家的路上,身上没有了柴火的洛佩兹显得非常轻松。一路蹦蹦跳跳元气十足,而凯瑟琳虽然一个人背上了两个人的柴火,那柴火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堆在她的背上,但是她居然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反而是走路走得挺直,一路上还和个个洛佩兹有说有笑的。这是因为凯瑟琳从小就跟别的女孩子不太一样,不仅长得比他们漂亮,而且在力气这方面也比其他的女孩子们大得多,或者说比一般人类大得多。

  正是因为了解这样的事情,洛佩兹才会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地将那么一大捆柴火交给凯瑟琳。

  走着走着,前方突然间好像是出现了什么骚动,有很多人围在一起。兄妹两个人慢慢走近,推开人群挤到前面,发现里面是倒了一地的水果和跪倒在地上求饶的女人,当然还有几个恶霸一样的人正在旁边骂骂咧咧地,其中一个还是不是踢一下倒在地上的女人。听他们对话的内容来看,应该是这几个恶霸长期收这里的保护费,但是这家人却是交不起保护费,所以这伙人就过来砸了她的摊子。

  没有犹豫地,勇敢的少年洛佩兹站了出来。

  “喂!你们快给我住手啊。你们这帮杂碎,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艾洛尼尔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糟糕!”凯瑟琳懊恼地拍了拍脑门,她刚才因为走神并没有注意到洛佩兹的动作,不过因为是洛佩兹,想来做出这样的举动也是完全正常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凯瑟琳不停重复着这句话,脸上的神色显得非常焦急。

  “嗯?”为首的恶霸也注意到了这个小屁孩儿,虽然他还小,但是说出来的话还真是不堪入耳呢。虽然把眼睛看了一眼洛佩兹,但是似乎是感叹了一下就转过头去不理会了。

  “喂!你们没有在听我说话吗?你们这群尼罗斯的蛆虫!为什么还不停下?(尼罗斯的蛆虫,全大陆最恶心的一道美味佳肴,已超级恶心的外观和独领风骚的味道享誉世界。)”少年见那群人似乎没有理会自己的想法,于是更加大声的喊了一声,而且语言似乎更难听了一些。这让旁边的路人们全都为之侧目。

  @更5新最^5快2'上Cy酷V匠网

  “小鬼?你说什么呢?你妈妈没有教你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插手吗?”身高至少有一米八的恶霸放下可怜的女人,朝着洛佩兹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你想干什么?”洛佩兹开始惊慌失措。

  “我想干什么?哼哼。”恶霸走过来,一把抓起身材瘦小的洛佩兹,力气不大的洛佩兹完全没有抵抗的力量。

  “啊啊啊啊!救命啊!你们这样是犯法的。”洛佩兹惊慌地大叫。

  恶霸并没有理会洛佩兹的话,而是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扔在了地上。

  扔在地上还不算完,没有解气的恶霸还在继续靠近洛佩兹。

  “谁来..谁来救救我。”洛佩兹惊慌的看了看四周的人群,但是人们纷纷不敢和他对视,每个人都将头转了过去。不是说他们有多么冷血无情,而是说,人类,本来就是冷血无情的。

  拳头,即将落下。砂锅般的拳头要是砸在洛佩兹的身上,一定是血肉模糊,这本书也差不多就这么完了。所以,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人高马大的恶霸突然间惨叫着就倒飞了出去。至少有几百斤的神器完全没有对得起已经在天上的牛顿,因为他飞了十几米远,然后落地是滑着落地的,就像是降落的飞机一样。并且刚好落在一面网下面,那是城市警卫队的特殊工具,专门用来捕捉罪不至死的犯人的。不过因为是由魔力组成的网,所以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小混混就使用的,不过今天好像有点不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