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了拍朝阳的肩膀说“朝阳,以后会更好的。”

  “恩,我一直就相信我自己,毛哥,我不是读书的命,脑子比较笨,经常转不过弯儿,就是以后毕业走出社会,我也只能做一个最普通的打工者,可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我要让自己过得更好,我要让我父母也过得更好,可是我除了打架,真的什么都不会。

  我父亲是当兵的,打过越战,可又怎么样,还不如窝在深山老林里穷苦的过一辈子,从小我就跟着他设陷井,捕野兽,但又能卖多少钱,我受够了,我想要赚钱,我穷怕了,再也不想过那种穷日子了。

  在学校我知道很多人看不起我,因为我穷,就因为我穿不起好的衣服,买不了好的鞋子,呵呵,我邻居的一个姐姐去了广东,听说那边遍地是黄金,才三年,她就已经开着车回了老家,村子里面人人都说她有出息!我记得她曾经跟我说,她说,朝阳呀!其实我们村就你是一条硬汉,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的,笑贫,不笑娼,毛哥,我要娶她,我要让她也跟我一样过上好日子,谁能带我赚到钱,我这条命就是他的。”

  我站起身来,怒视朝阳,一耳光就甩了过去,厉声道“朝阳,你记住,你是我的兄弟,你这条命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所有爱你,关心你的人的。并且,你给我记住了,钱没了,可以再赚,感情没了,可以再谈,只有命没了,才真正的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之后,我见朝阳一个人趴在床上哭,而我,实在受不了男人的哭声,直接走出了宿舍,由于后天才开学,学校里面的人并不多,我没地方可去,上网的话又怕遇到刘子龙,只能一个人去了天台。

  当我刚走上天台的时候,一个学生问道“谁。”

  当时心情正是不爽的时候,我直接回道“是你爸爸。”

  那人没做声,我直接推开他往前面走,这时才发现还有七八个人围坐在地上,看到我走过来,全部都站了起来,中间的一个分明是茄子,还有一个学生把仆克收到屁股口袋里面。

  原来这帮家伙在天台打牌,我往前走了走,一把掐住茄子的脖子说“好久不见呀!”

  茄子对着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毛哥,有话好说,改天请你吃饭。”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见茄子这么说我也就放开他,茄子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芙蓉王香烟递给我说“毛哥,您先抽着,兄弟我就打牌了。”说完几个人又坐了下来。

  我看了半天才明天,这是三公大吃小,其实很多牌的规则我都知道,但我平常很少玩牌,见他们玩,我也在茄子那里搭了一手,来了个七点,还算不错,赢了三十。

  接着又玩了几次,等赢到差不多两百块钱的时候我收手了,一个不认识的男孩子手气背,估摸着应该输了一千多。

  牌场上的钱,来得快,去的也快。我拿着钱下了楼,回到宿舍的时候朝阳已经睡着了,我冲了个凉,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丢在桶里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朝阳拿去洗好了,并且也没有看到朝阳,我走到朝阳的床边,拉出里面的蛇皮袋,里面放满了瓶子,又让我有些伤感。

  都同样是学生啊!有的打牌输掉大部分人几个月的生活费,而有的学生却要靠捡瓶子赚钱,而茄子对我的态度,也让我知道,人是怕恶的。

  回到天台,只是看见一地的烟头与啤酒瓶,这个地方已经呆不了多久了,当学校发现后一定会处理这件事情,我将沙包取了下来,放回了宿舍,然后走到了足球场,躺在草地上,阳光刺眯着我的双眼,柔软的草地,温暖的阳光,还真是让人迷恋。

  “你在看什么。”

  这声音我想我就是死也能听得出来,像黄莺一样好听,我睁开眼,金色的阳光照射在言西的脸上,像是洒下了一层金黄,这一刻,如同阳光为她装上了翅膀,像个天使。

  看到眼前的这个美人,我的心纠结着,欢喜着,深爱着,却又恨着。

  “在看你。”我特轻挑的用手挑着她的下巴,她像是受了惊吓的小鹿一般跳开,厉声质问我做什么。

  我此时的仇恨战胜了爱情,为什么你这么怕我,哈哈,真是搞笑,你难道怕我就不用接近我了吗?那么你该如何跟蓝竟辉交待,你这个美丽的傻女人。

  我站了起来,扶着她的肩膀说“怎么这么怕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就是个流氓,对于女人,我只喜欢她们的身体,至于她们的心,去她妈的,谁愿意要谁要。”

  “你混蛋。”说完言西跺了跺脚,转身就跑了,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我内心深处希望她再也不会来。

  她来,就代表她还是顺着蓝竟辉,那么我只会恨她,她不来,起码还能在我心中留下个好印象。

  人之初,性本善,可我却不这么认为,为什么小孩子会用石头去砸路边的乞丐,为什么小孩子会去偷别人家的果子,只是因为他们都是孩子,所以大人们都会原谅,就因为人性本恶。

  当受过教育与渐渐开始懂得是非,才抛弃了心中的恶,成就了心中的善,我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言西,你是让我迄今为止最纠结的一个人,如果你还听着蓝竟辉的话缠着我,那你的命运注定是悲惨的。

  我将不会再可怜你,我将会把你当成仇人。

  酷s¤匠网k首5M发{l

  跟蓝竟辉之间没有谁对谁错,大人只论成败,小孩才分对错。回到宿舍,见到朝阳正在整理捡来的瓶子,见我进来,朝阳对着我笑笑说“毛哥,这些东西背出去能赚不少钱呢?我先出去把它们卖掉,你要喝什么水,我请你。”

  我笑着拍了拍朝阳的肩膀说“不用,宿舍里面有水,你先去吧!”

  朝阳背着蛇皮袋走出了宿舍,我用拳头狠狠的击打在挂历上,直到打烂一页又一页,直到拳头都有血流出才停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