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又怎样,你还要帮我打肖文吗?”

  “如果你跟着我一起玩,我肯定会二话不说就出手,肖文算个屁呀!一个靠着社会上混混的可怜虫罢了。”

  我还真是有些意外了,原来学校会有这么多人不将肖文放在眼里,那他的名声是怎么打出来的,我突然有些不理解了,王涛看了看我又接着说道“当时封彪过来收保护费的时候,我才觉得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混的,肖文,算了吧!他也只是在女人面前威风威风,想凭着名声多泡两个妞而已。像封彪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只是可惜呀!还没来得及交个朋友,封彪就进去了,我去打听过,刘小雷没死,封彪未成年,应该也就判个三五年,如果再用钱拉点关系,像封彪这种情况,一两年就能出来了。”

  “可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这么跟你说吧!现在我是三年级了,学校里面的人都知道,大专虽然是读五年,可最后一年就是交了学费去实习,我同村有一个学长,你知道他分配到上海那边工资多少吗?天天上班,到晚上十点,一个月的工资才拿了800块钱,你觉得这点钱够吗?反正我是不想过那样的生活,我找过你那个同乡蓝竟辉,也打听过,你在初中学习成绩就很好,在我们学校也一直是前三,这还是你经常去打游戏的结果,所以你有颗很聪明的脑子,而我喜欢聪明人。学校里面要说猛,刘楚波要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但是刘楚波没脑子,这种人在社会上是混不开的,封彪呢?是学校里第一个打算赚保护费的人,也太容易冲动,也进去了,这样的人也不适合混社会。其实男人,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命还在的话,一切都可以重来。”

  我摇了摇头,没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涛,但是王涛能有这样的想法与心机,我内心绝对不喜欢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我直接说道“我已经跟了刘东方。”

  王涛接着说道“跟没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跟他之间可没有冲突的地方。我是真的很看重你,你说你喜欢言西,我立马就放弃了追求她,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觉得一个男人混就得混出一个模样,像大上海的杜月笙,像东北的乔四。所以我才很想跟你一起闯,因为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野心,一个我们学生不该具备的野心,我喜欢跟聪明人在一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混大,如果身边都是刘楚波这样的人,就算混了,最多也只能成为张君李泽君。”

  说完,王涛就已经走了,我坐在座位上,真的没有想到王涛有这样的想法,我早熟是因为我对于道上的人比较熟悉,我堂哥毛青是混的,我表哥黄旭勇也是混的,所以比起一般人我了解的更多。

  酷匠\网b永}2久免√y费看$'小b~说@=

  刘东方这人够兄弟,我才愿意跟着他玩到一块去,同时,他也将成了我在学校的保护伞。

  时间飞逝,转身间就到了放月假的时候了,我们学校放假的时候,月假六天,我买了汽车票回家,经过四个小时的车程回到了家里,吃到妈妈做的饭菜我才觉得真是种幸福。

  以前我们这边是个镇,后来被并为村,所以比一般的村子要繁华一些,有超市,有网吧,也有电影院。而电影院一般都是真人表演的。走到电影院门口,就看到了蓝竟辉,他从超市出来,还提着一袋子东西,见了我,还往旁边躲了躲。

  蓝竟辉的老爸挺有钱的,家里应该有几十万家产,也是个富二代,我见他躲我,凑了上去问道“买的些什么?”

  蓝竟辉笑的很勉强“就买了一些水果与麻辣。”

  “我靠”我往他头上拍了一巴掌“一个大男人还吃麻辣,去,给我买包烟跟槟榔。”

  “买这些东西花了不少钱,现在身上只有十块钱了。”

  “蠢货,没钱了不会先欠着呀!难道刚哥还不认识你,都是看着我们长大的了,你是不是不想去买。”

  见我要发火,蓝竟辉连忙跑去了小店,在小店里面拿了包胖哥槟榔与精品白沙递给我,我接过东西才叫他滚,刚将烟盒拆开将烟塞在嘴里,还没点火呢?后脑勺就被人拍了一巴掌。

  嘿,我那暴脾气,将想大骂,回头一看,我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哥,你怎么回来了。”

  “也是今天刚到家,怎么,现在你还学会抽烟喝酒了,还敲诈同学。”

  “哥,你是不知道,他老欺负我,我也是忍了半年,实在是忍不住了。你弟弟我在学校好老实的,从来不打架,可别人老是欺负我,不还手也不行呀!”

  堂哥毛哥点着一根烟,又从我手中拿过一个槟榔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弟弟要是这样的人,我都还觉得丢人呢?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报我的名字就好。”

  我翻了一个白眼,在家里报你的名字还差不多,到了学校那边,谁认识你呀!我简直无语了。

  堂哥见我翻白眼,又拍了我的后脑勺一下说“怎么,不相信你哥的实力,这样,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有了事直接打我电话就好,你刚才说欺负了你半年的蓝竟辉是不是蓝云的儿子。”|“恩,是?”

  “走,我带你一起去,正好今天还找他有点事情。”不由我拒绝,堂哥拉着我就上了堂哥的车,当时上学的我也不懂车,只是见车标是一个人字,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奔驰。

  车子没开多久就停在茶厂停了下来,堂哥下了车,茶厂里面还有不少工人在烧水制作茶叶,堂哥从车上拿下来一条中华,拆开包装,从里面拿了一包递给我,然后带着我走入了茶厂。

  穿过走廊,在总经理室停了下来,堂哥对着那门直接踢了一脚,里面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谁啊!”

  “我”

  过了好几分钟,里面的门才打开,蓝云穿着西裤白衬衫,里面还有一个女的,穿着白色连衣裙,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还挺漂亮的。一看见堂哥,蓝云满脸堆笑的说“原来是青哥呀!蓬荜生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