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彪捅人的时候,是否想过,将他从小带大双目皆盲的奶奶还会每天柱着拐给她的孙子送午饭,是否想过当坐完牢出来后,是否还能再次亲眼见到她的奶奶,是否想过如果知道他坐牢她奶奶会不会终日以泪洗面。

  就如表哥持枪伤人的时候是否想过舅舅会因此一夜白头,是否想过从他坐牢的这一段时间,他的房间依然被舅舅打扫的干干净净,是否想过,舅舅每天煮饭都会多煮一碗。

  可谁不曾年少轻狂,谁不轻狂而霸道嚣张,正因为少年不想后果,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暴力与犯罪。

  我对着刘东方说“封彪可能出不来了”

  刘东方说“幸好他找的是刘小雷,不然今天我恐怕是无法再和你说话了,至于肖文,可能封彪根本就没有将肖文放在眼里吧!”

  正当我跟刘东方吃早餐时,食堂又打了起来,这两伙人一帮就是跟刘小雷的,还有一帮跟封彪的,两伙人拿着食堂里面提供的铁制盘就打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学校管的特别严,刚打起来,校卫队的人就已经将人控制了起来。

  而封彪那边领头的人正是余强,被老师带走的时候还在那喊:我让你们走不出资江机。

  这次学校反应非常迅速,在食堂打架的直接就开除回家了,显然学校是想让这件事情忙的平息下来。

  第二天一早,我照常去打沙包,可能这半年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并且陈杰还给我买了个五斤的沙袋绑在腿上,说是天天跑,以后松下沙袋就能让人飞起来,古代人练轻功都是这么练的。

  我直接就给他翻了个白眼,还轻功,我他妈还降龙十八掌呢?赵高也是给我买了本挂历挂在墙上,说让我一天打烂一张,等挂历越打越薄后,以后可以直接打墙,我一脚就踢在赵高的屁股上让他滚。

  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真有些那个想法,今天也没下雨,我居然真的信了他们的邪,早上我六点多钟就起床了,围着学校跑步,其实学校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有花,有草,还有美女。

  在我跑步的时候,我见到了西门雪,穿着白色的碎花裙,长皮披肩,那气质却是像风中的野百合,独立而坚强,却不像陈杰所说的水性杨花。

  我朝着西门雪的方向就跑了过去,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男的拿着在学校摘来的花走到了西门雪的面前。

  西门雪接过花,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我脑补到赵高跪在他爸面前为我求情的场面,心揪了起来,直接跑到西门雪面前,抢过她手中的花,用脚踩得稀烂。

  西门雪错愕,呆呆的看着我,而旁边的那个男的直接推了我一把道“你他妈的谁呀!你想干嘛?”

  我一反就推了回去反问道“你妈是谁你还问我,我想干你就给我干呀,可惜你是个男的,而我一直只对女人感兴趣,对你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西门雪听到这话笑了起来,那个男的更是怒火冲天,一耳光就朝着我扇了过来,我脑袋一偏就躲了过去,他又是一脚踢来,正中我的肚子,腿上还绑着沙袋,行动不免有些迟缓了一些。

  那人还要动手,却被西门雪拦了下来,我趁着这个空档将绑在腿上的沙袋取了下来,然后对着他说道“你再来一下试试。”

  那人直接冲着我吼道“我草。”

  我直接就走了上去,那人的头发有些长,一下就被我抓住了,我一使劲,他的头就低了下来,我用膝盖那么一磕,他就已经鼻血直流了。

  手一松,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我骑在他的身上,对着他的嘴巴就是拳就是一拳,恶狠狠的问道“嘴巴还贱不,是不是没刷牙就跑出来了”见他正要说话,我又是一拳砸在他的嘴巴上说“你不说话是不是?”

  那人刚准备开口说话,我又是一耳光打断了他想说的话,然后一脚将他踢倒在了地上,用脚踩住他的嘴说“你还真是一个硬骨头呀!我最喜欢啃硬骨头了。”

  然后又是几脚踢在他的肚子上,西门雪躲在旁边笑了半天才走了过来说“停手吧!”

  我这才停了下来,对着那人说“滚,再不滚见你一次打一次,还有,以后要是再敢缠着她,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那人看我的眼神中充满着惧怕,听到我的话赶紧走了,西门雪对我说“你这个人还真是缺德,他刚刚明明想说话的。”

  酷#A匠(网》正版w:首+发

  “可是他没有说,不是吗?”

  “那是因为你踩住了他的嘴,他说不出来,所以我才说你这个人缺德。”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不是吗?”

  我上下打量着西门雪,这个女孩确实很漂亮,也很吸引男人,如果单纯论长相,她比言西还有更胜一筹。

  “可以到旁边聊聊吗?”我指了指旁边的草地,学校的花草都是经过园林专业的学生精心修剪过的。

  西门雪点了点头,跟我来到草地上,坐了下来,西门雪问道“我认识你,毛旺浮对不对,就在我宿舍都不有少女生聊起过你,并且学校的女生也在排十大校草,你好像也在里面。”

  “这些不重要,其实我一直想找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哦”西门雪笑道“别跟我说你也是我的追求者。”

  我摇了摇头说“我来,是因为赵高。”

  当赵高两个字从我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西门雪沉默了,过了一会,站起来就走,我也跟着马上站了起来,跟上了西门雪的步伐。

  “你跟着我干嘛?”

  “我只是想跟你谈谈,谈谈赵高。”

  “好吧!那你说,我听。”

  “你应该知道从初中开始赵高就喜欢你吧!你应该也知道赵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吧!”

  “对,我知道,那又怎样?难道是我叫他变成这样的,难道他喜欢我,我就必须得喜欢他吗?我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朋友,一个哥哥而已,是不是陈杰跟你说的,他说我什么了,水性杨花吗?哈,我就是水性杨花,要你管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