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我一下就火了,然后我们三人就站了起来,那人留着个寸头,对着我们说道“怎么着,还不服,告诉你,今天彪哥要办大事,别找不自在,以后想找我麻烦,我接着就是了,我叫余强,记清楚了。”

  是封彪,在这个学校敢这么嚣张的,除了封彪应该是没有谁了,这叫余强的应该也是跟封彪一起转过来的武校生了,我拉住了准备动手的王朝阳,三个人走出了足球场的场地。

  正当我们走出足球场的时候,迎面又走来一帮人,大概有四五十人,领头的是刘小雷,而我看足球场那边封彪的人也就大概二十人左右,这伙人也是直接朝封彪那些人走去。

  我们三人站在远方看着,后面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过头一看,是刘东方,他的身后也跟着二十多个人,刘东方见我回头,给了我一根烟说“封彪真是个疯子,他收保护费第一个收的就是刘小雷的班上,刘小雷放话出来要让封彪在学校呆不下去,呵呵,咱们躲在这里看热闹吧!要是刘小雷不行了,我就得帮他一把。”

  我没说话,只是抽烟,没两分钟,肖文又带着人过来了,里面的人大多是学生会的,如果是平常的学生打架,肯定是学生会一来就走了,但今天不同,今天的是封彪和刘小雷。

  肖文跟刘东方打了个招呼,也离的远远的,然后就看见足球场的封彪跟刘小雷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没两分钟里面的人直接就打了起来,这时候肖文也走了过来。

  递给了刘东方一根烟,刘东方冲着肖文一笑说“打架,你学生会不管。”

  肖文并没有理刘东方的调侃,直接说道“封彪这次从刘小雷那边开始收保护费,下次就是你跟我,总会跟我们对上,你也知道我的人都是一些学生会的干部,打架的话肯定没有你们在行,我的意思是你出面帮刘小雷。”

  “你怎么不去?”

  “东方,我跟封彪是一个地方的,你可能不知道,但我承认,我是有点怕封彪。封彪父母从小就抛下他走了,是她奶奶带大他的,十岁的时候他去偷别人家的李子,被人抓到狠狠的揍了一顿,他在家里养了几天之后,就直接拿着柴刀砍别人家的李子树,当然又被老板揍了一顿,然后这次比较严重,进了医院,在医院里面呆了半个月之后,他拿着炸药要炸老板的房子,这次,老板再也没有打他,而是跟他说,李子他要是想吃了就可以随时过来摘。”

  我听到这话也有些惊讶,这是一个十岁孩子能做出来的事情,但当时我们那里炸药管控确实不是很严,很多商店都能买得到,因此在河里面炸鱼的人也挺多。

  刘东方抽了口烟说“肖文,你编个故事来骗我,你觉得有意思吗?”

  “被封彪摘李子的就是我家,初中我就跟他同班,学校里面谁不怕他,在初中,我都给他交过保护费,封彪是他奶奶带大的,老人家年纪大了,前两年眼睛也看不见了,所以封彪就必须要收保护费,这样才有钱供他上学,才能有钱养他奶奶。”

  听到这话,刘东方也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而我也沉思了起来,开始还想着靠打服封彪出名,这个计划可以取消了,像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让人打服,你挡他的财路,他就能要了你的命,不折不扣的亡命徒。

  足球场上的打斗还在继续,只是没多久就听到刘东方说了一句跑,我回过头一看,就见教导主任将着校卫拿着手电筒就跑了过来,这时候都开始分散逃跑。

  晚上回到宿舍,冲了个凉就睡觉了,今天这个事情肯定没完,早上起来,洗脸刷牙,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就见刘小雷带着五六个人围住了封彪,刘小雷能打是学校出了名的,而封彪也是武校出身,虽然只读了半年不到,但应该也很能打。

  没多久就见封彪被刘小雷他们几个人干趴在了地上,我上前走了几步,离得更近了一些,然后我就听见刘小雷抓住了封彪的头发用膝盖撞他的脑袋,边打边问他服不服。

  封彪只是笑,我看见他从后面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刘小雷的肚子就捅了下去,这时的刘小雷转身就跑,却又被封彪追上往背上捅了一刀,刘小雷的一个兄弟刚想上去帮忙,又被封彪用匕首划到了手臂。

  然后封彪追着刘小雷的那帮人捅,有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吓懵了,呆呆的站在原地,被封彪给捅倒了,这时已经被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封彪大吼一声道“不想死的就别拦老子的路。”

  周围的人群让出一条道,封彪的身上已经被鲜血给染红,刘小雷还像死狗一样摊倒在地上抽搐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封彪将冲出人群,就被校卫队的人给制服了。

  教导主任拿着个喇叭喊道“都散了,吃完早餐回去上早自习。”

  我回过头,见刘小雷跟他的几个人被老师抬上了担架,今天的早自习我并没有去上,而是躲在一旁看着,没多久就见救护车过来了,刘小雷几个人被抬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将走没多久,就见警车也开了过来,下来两个警察,大概十多分钟警察带走了浑身是血的封彪,这也是学校有使以来最大的一次事件,下等就听到广播,全体师生开会。

  校长在上面发言,绝不允许学校有暴力发生,今后将增加校卫队的数量,监察学校各个角落,不允许再来校园暴力。

  等宣导结束后,我们又重新回到了教室上课,我心里也清楚,封彪这次应该是出不来了,不管刘小雷是死是活,他都得坐牢,故意伤人是跑不了了,回想起封彪捅人的刹那,我是真正的被震撼了,由其是他的眼光,像狼一样凶狠。

  像封彪这样的人,要么被枪毙,要么就能在社会上混成老大,上课的时候,班主任也过来了,再次强调绝不允许有相似的校园暴力发生。

  等到下午吃饭的时候,刘东方又来找到了我说“我没他有胆量。”

  |1酷Y匠-网a3永久◎X免:¤费:看小K说\e

  这个他我自然知道是指封彪,我没说话,因为我同样没有,封彪捅人的时候眼神始终平静,一个被父母抛弃由奶奶养大成人,一个十岁就敢拿炸药炸人全家的人,一个上学就靠自己收保护费养活奶奶的人,我还记得那天封彪被带走的那天,他那位七十多岁年纪又目皆盲的老奶奶,就站在学校的门口,手中拿着一个用塑料袋包好的碗,也许她不知道,她今天送的饭菜,她的孙子已经吃不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