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吧!赵高有这么厉害。”

  “可别小看他,赵高跟我一起长大的,别看他胆子小,不怎么敢打人,但是当他认可的朋友被打的时候,他会陪着你挨打,虽然没什么卵用,但是心里还是会有些感动吧!”

  我点了点头,胆子小,不怎么敢打架,但能愿意陪着你一起挨打的人,也算是有情有义,这样的兄弟,还算不错。

  陈杰又接着说道“赵高他老爸是教育局局长,他说你能回学校的话,那应该不会错了,从小到大,赵高就没学会骗人。”

  “那他怎么会在我们学校。”

  “因为西门雪,呵呵,赵高这个人比较早熟,还是上小学的时候吧就喜欢上西门雪了,只是这女孩对于赵高一直不怎么搭理。”

  西门雪这个女孩我知道,被称为我们学校的第一美女,只是没有想到赵高居然喜欢她,我不由的问道“既然赵高喜欢她,那为什么还要交新的女朋友。”

  陈杰叹了口气说“小毛,其实人真的是种很奇怪的东西,特别是感情更奇怪,西门雪是长得很漂亮,可也花心,从初中开始多少男人被她骗得团团转,在学校,她又与多少男人暧昧不清,这些我清楚,赵高也清楚,可唯独被她坚定拒绝的男生就只有赵高一个。那时候我找赵高,你知道赵高跟我说,西门雪是怎么跟他说的吗?”

  “怎么说的。”我倒是真有些好奇,按陈杰的说法,西门雪应该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种女人怎么会不跟赵高玩暧昧?

  陈杰吸了口烟说“西门雪跟赵高说,我可以跟所有的男人玩暧昧,我可以玩所有人的人心,但我唯独不会跟你暧昧,也不会玩你,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才是真心对我的那个人,所以我不会伤你。”

  听到陈杰的话,我也沉默了,能跟所有人玩暧昧,唯独不会跟你暧昧,这不就是一种玩弄人心的手段吗?真是这样的话,只会让赵高更多的难以忘怀。

  过了良久,我才开始问道“那赵高也是因为她来了这个学校,也是因为她,表面花心,其实内心却很酸楚,人最得不到的,往往是最想得到的。”

  “我也觉得这个女人心太坏,要么她就是真正的把赵高当朋友,不忍骗他,要么就是将赵高玩弄于股掌间。”

  我将烟头狠狠的一扔说“只有赵高真正跟她在一起了,才能真正的忘记,在一起后,可能就会发现另一个人的种种缺点,开始变得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完美,如果能回到学校,我要去找她谈谈,试探试探。”

  “小毛,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现在赵高就是变成一个色狼,因为他想让西门雪明白,他不是专情的人,他跟她一样,都很花心,这样两个花心的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糊涂,外面做小姐的做久了,都知道找一个老实人嫁掉,谁还会去找一个花花公子。”

  等我说完,陈杰也沉默了,良久陈杰才开口说道“记住一个人只要一分钟,而忘记一个人,往往需要一辈子,小毛,你说我怎么就那么贱,明明知道陆小瑶一直在骗我,明明知道她跟我在一起是为了钱,可我就是忘不掉,前两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刘子龙经常打她,你知道我听到她在电话里面哭我差点都跟着哭了出来,我差点就想拿把刀去捅死刘子龙,哪怕枪毙我都不在乎。”

  我拍了拍陈杰的肩膀说“别做傻事,有人曾跟我说过,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得先问问自己心,问它,值不值得,但我对你说的这句话肯定不是问你值得吗?在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人心中,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我只想问你,如果你做了刘子龙,你被枪毙,你觉得陆小瑶会怎么做,痛苦不已,嚎啕大哭,终生不嫁,还是她根本就不会去看你,不会为你去哭,你会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或者,她还会咒你,因为你杀了她爱的男人,你自己想想。”

  陈杰抽完一根烟又接着一根,一包烟很快就被他抽去了一大半,良久他才开口说“不得不承认,后一种的可能性接近100%”

  “陈杰,你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就比如我现在很喜欢言西,可是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呢?也许都可能已经记不住她的样子了,时间才是把真正的杀猪刀。”

  “小毛“陈杰看着我的眼睛,非常坚定的说“也许多年后,我也会忘记陆小瑶的样子,但是,我会永远记得我爱过。”

  看着陈杰坚定的眼神,多年以后,多年以后又会是什么样子,我有些迷茫,原来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科学家,可是,现在我好像已经走进了不同的人生轨迹。

  天堂与地狱,往往在一念之间,表哥说的话还犹响在耳边,江湖人,江湖路,江湖归宿,一入江湖,永无回头路。

  可我也受够了欺凌,我不想那么卑微的活着,可能我的心中更渴望刺激的生活,别人见血怕,可我一见血往往更加的兴奋。

  小时候家里都说我聪明,往往想得远,想得深,而我也确实想的很远,以后出了学校的路又在哪里,在这个本科生都不好找工作的年代,我们专科生的出路又在哪里。

  园林专业是我们学校最火的专业,大专生毕业一个月1200,中专生毕业一个月800块钱,难道我的人生也会走上这一条路,老实上班,十年后,二十年后,我还是拿着固定的工资,娶个老婆,生个孩子。

  不,我不要过那样的生活,安稳而平淡,小时候我就喜欢看三国,兵临城下,金戈铁马,纵横天下,那才是男人应该过的生活。

  梦想,还很遥远,我跟陈杰聊了一会,然后又开始在游戏里面挥洒着热血,而传奇这款游戏也是我一生中最怀念的游戏,直到后来出了各种各样的网游,我们再没有玩过。

  A更新xc最d快q1上)~酷2匠xi网5

  当天晚上,赵高来到了网吧,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毛哥,你明天可以回学校上课了,张老师因为殴打学生,会有处分的,兄弟也算是为你报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