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应该怎么做?”

  “有的女人呀,就是一个字,贱,顺着不走,打着倒退。你要是再像这样顺着她,那你肯定没戏,毛哥,我给你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如果你在超市买了一条裤子,所以人都说你穿着这条裤子特别特别丑,那么你还会不会穿。”

  我摇了摇头说“那肯定不会再穿,都说丑,我还穿干嘛!”

  “所以呀,裤子还是那条裤子,就因为别人都说丑,所以你就会嫌弃对不对,同样的道理,现在很多人都说言西长得好看,还打算将她选为计算机系的校花,可如果全校人都说她长得丑,都疏远她,你觉得她心里会怎么想?”

  “可她明明就长得很漂亮。”

  “这就对了,就因为你觉得她很漂亮,所以才怕她,不敢像正常朋友一样聊天,这样才不好追呀!你就当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你该骂就骂,该调戏就调戏,这样就好多了。”

  我有些不理解,也可能是接触的女孩子太少,不由的摇了摇头,我实在无法理解需要怎样才能将言西当成一个普通的女孩,心是骗不了自己的,我一见她应付脸红心跳。

  跟赵高讨论女人,实在是找不到共同的语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可陈杰也是一样,被陆小瑶在心口狠狠的剌了一刀,心中像被打碎的下班瓶一样,支离破碎。

  至于王朝阳,看着他满身的肌肉,黝黑的脸,想来追个女孩比让他打架要难得多,至于赵高,那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跟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晚上唱歌的地点是在桥南,那里被隔板分隔成一个个的小包间,十块钱一个小时,来的人还挺多的,对于我们这些学生来说,唱个三个四小时,再喝点酒,一次下来需要一百多块钱,也算是高消费了。

  我从来没有问过赵高家里是做什么的,但他的零用钱一个月也有个七八百,只比陈土豪稍微差那么一丢丢。

  但如果说陈杰是将零花钱用在买装备,吃东西之外,那么赵高的钱就等于花在女人的身上。

  赵高带的女孩叫小茹,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齐刘海,看上去比较骄小可爱,唱歌的时候依偎在赵高的怀里,而我们那时候最喜欢唱的歌就是朋友与单身情歌,当然单身情歌对于赵高来说明显是不合适的。

  唱歌喝了点酒,那时候的小KTV并不像现在一样包间里面都有厕所,我点着一根烟就小跑着去外面的公共厕所。

  突然之间我看见了杨浩英,还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那个女孩我也听赵高说起过,是文大六班的曲琳。

  之所以认识是赵高早已将学校选出的十大校花的照片都给我看过,可曲琳不是刘东方的女朋友吗?怎么被杨浩英牵着手呢?

  我忍住尿意,偷偷的跟在杨浩英的身后,看着他们两人进了包间,然后才去厕所里面撒完尿。

  回到包间,我一把将陈杰拉到了外面问“你有没有刘东方的电话?”

  “没有,怎么了?”

  “我看见杨浩英了,还牵着曲琳的手,这下有好戏看了,咱们不是正愁杨浩英出院找我们麻烦吗?”

  “哈哈,行,我问问朋友,找到刘东方的电话应该不难。”

  然后就见陈杰用小灵通发着短信,一两分钟过后,手机短信来了,上面还有着刘东方的小灵通号码。

  陈杰对着号码打了过去,电话一接通,陈杰就将电话给了我,我接过电话说“喂,请问是刘东方吗?”

  “我是,你哪位?”

  “说出来你也不认识,但我们都是从化安出来的,今天我在桥南唱歌的时候看见了杨浩英牵着曲琳的手,听说曲琳是你女朋友。”

  “在哪里?”

  “桥南开心唱歌这里,802包间。”

  “我为什么要信你?”

  “你可以不来,我只是看不惯玩自己兄弟女人的人渣而已,至于信不信随你。”说完,我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才刚刚挂断电话,刘东方又回了过来“你帮我看着他,去哪里了及时给我打电话,就当我刘东方欠你一个人情。”

  @R更$;新dx最“C快O2上CM酷59匠网3

  “好”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杨浩英自然有刘东方去处理,对于这种表面上做兄弟,背地里搞兄弟女人的人,真心厌恶。

  在我心中,一声兄弟大过天,一杯老酒祭青天,陈杰的烟我拿着就抽,陈杰的钱我拿着就用,心安理然,为什么,因为我将他当成我的兄弟,一辈子的兄弟,所以怎么样都没关系。

  之后我也没进包间,就站在门口跟着陈杰聊天,并且眼睛一直盯着杨浩英的包间,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刘东方又来了电话,我让陈杰先看着杨浩英的包间,然后下楼去接刘东方。

  刘东方的名字我已经听过很多遍,但这么近距离观察还是第一次,他留着平头,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银项链,一米七三左右的身高,虽然称不上帅,但整个人看上去霸气十足。

  而跟在他身旁的就是尹北杨,也是他们烟溪八虎中的一个,与尹北杨比较阴柔的帅气不同,我个人觉得刘东方更具男人味,比较贴切的形容应该就是刘东方有些像明星孙红雷,不帅但男人味十足。

  烟溪八虎最让女人称赞的就是里面有两个帅哥,一个尹北杨,一个杨浩英。我朝着刘东方走了过去,递给他一根烟道“跟我来。”

  刘东方接过烟,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对着我说“其实我很希望你是骗我的,哪怕我今天躺着出去也行。”

  “很遗憾,我并没有骗你。”

  接着我就带着刘东方来到了802包间,刘东方一脚踢开包间的门,我就看见杨浩英将曲琳压在了身下。

  “我草”刘东方看见包间里面的场景,直接提起了一个啤酒瓶就朝着杨浩英的脑袋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啤酒瓶在杨浩英的头上炸开,酒水洒落在杨浩英的脸上,但他犹如没有察觉一样,呆呆在站在那里。

  刘东方还要再打的时候,曲琳挡在了杨浩英的面前,对着刘东方说“你要打就打我?”

  我看见刘东方将头抬起又放下,整个包间里面沉默了,只剩下点唱机在那里唱挪威的森林。

  一两分钟后,几个纹着身的壮汉走了上来,看了看地上碎了的酒瓶说“别在这里闹事,要打出去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