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真正敢打敢拼的却不一定会死,而那些贪生怕死的人却往往比谁都死得快,经常打架砍人的,一般都会很少死人。而往往最终打死人捅死人的,就是那些生瓜蛋子。

  我堂哥曾跟我说过,记得我表哥进去的时候我堂哥说的那句话,社会不是这么混的。在我堂哥看来,表哥是不适合混社会的,这点我跟堂哥的看法是一致的,在我看来,一起团伙的觉醒往往伴随着血腥与暴力,而一旦这个团伙有名气之后,他就不再适合打打杀杀。

  而我,在这个学校浪费了大半年,由于经常被蓝竟辉欺负,很多学生都远离我,我们班上的同学我都有很多叫不出来名字,唯一说过话的可能就是陈杰了。

  陈杰有些向往的说“我也希望有一天,走在学校的学生,能有一个学生对着另外一个学生说,看,那就是陈杰,计大一班的陈杰。”

  我拍了拍陈杰的肩膀说“会的。”

  陈杰点了点头,看上去并不是很自信,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根烟,自己点着,深吸了一口说“小毛,你知道吗?以前我都不抽烟,也不喝酒的,那时候是读初中吧!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为了装酷,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喝酒。呵呵,那时候多幸福呀!

  那时候的陈杰多威风呀!身边前呼后拥,走到哪里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直到我得罪了一个混混,他就是资江机外面的刘子龙。

  当时我觉得我能跟他碰一碰,虽然他是混混,但我身边也有不少的兄弟呀!直到真的碰了,我才知道,原来,跟在我身边的都是假的,你让他们打别人可以,但真要拼的时候,一个个的都退缩了。直到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跟在我身边的兄弟,喜欢我的女人,都他娘的是冲着我的钱来的。我还得感谢那个叫陆小瑶的女人,是她告诉了我实情。哈哈,小毛,你说好笑不好笑,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我以为读书时候那种感情是很纯的,结果,都他妈的是骗子。”

  看着在抽泣着的陈杰,我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兄弟,多么美好的称呼呀!古时候关二哥为了义,身在曹营心在汉,可是,这种讲义气的人太少了,不然关二哥也不会这么受人膜拜。

  没多久,陈杰停止了抽泣,又从烟盒里面拿出一根烟点着,可能情绪不太少,还被呛得直咳嗽。

  没多久,我就看到一个瘦瘦的带着眼镜的男儿推开了我们宿舍的门,急急忙忙的说“杰哥,我被人打了,快来帮我?”

  陈杰直接将烟用脚踩灭“走。”

  看正“版章n#节o上'酷:匠网%

  “一起走。”

  带着眼镜的男孩看着我对着陈杰问道“这位是?”

  “我兄弟”

  “那好,一起走。”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陈杰对着他朋友说我是他兄弟的时候,我满满的全是感动,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跟我说,你是我兄弟。

  在路上我才知道,这个带着眼镜的男孩子叫赵高,按陈杰的说法就是此人够义气,当时在初中所有人都不敢跟刘子龙硬拼的时候,只有赵高站了出来,据说两个人被打的在医院里面住了半个月。并且出院以后又被刘子龙找过麻烦,最后还是陈杰的叔叔出面请人讲和,这件事才算这么过去了。

  但赵高唯一的爱好就是女色,只要见个有点姿色的女孩子都要调戏一下,这次就是在篮球场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赵高直接就喊了声,风把裙子给我吹起来,结果就被打了。

  赵高不服气,那人说让赵高去叫人,就在足球场等着他,当我们过去的时候,足球场那里已经站了十来个人。

  “我靠,刚打我的时候才两个人呢?现在这么多人,跑呀!”

  好汉不吃眼前亏,听到赵高这一声喊,我们撒腿就跑,这半年经常跑步带来的结果就是我跑得比一般的人都要快。

  当我回头的时候就看见赵高已经被人追上了,一帮人对着他拳打脚踢的,而陈杰也调转头去拉赵高,结果又被围上了。

  我一看,想都没想,直接就跑了回去,正好看到足球场那里不知道谁放在那里的砖头,对着打陈杰的那个人一砖头就拍了上去。

  那人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我没空理他,又对着另一个人脑袋上直接拍了上去,结果又倒下了一个人,这时候几个人直接就围上了我,也不知道谁踢了我一脚,在巨在的惯性下我被踹倒在了足球场,周围的人开始围着我猛踢。

  全身被踢的火辣辣的疼,我也没理他们,看见其中一个长头发的还在狠狠的踢我的肚子,我双手用力的抱住他的腿,把他甩翻在了地上。

  无论周围的人怎么踢我,打我,我都只仆在那人的身上,拳头狠狠的砸着他的脸,那人也没求饶,接下来不知道谁用手抓住了我的头发,我头一痛,转过头来,就看见一只硕大的拳头对着我的脸就砸了下来。

  脸与拳头碰撞,鼻血直流,接着又看见他抬起了拳头,只是拳头还没砸下来,就看见陈杰不知道从哪里起来将那个给仆倒了。

  接着又是周围的人过来踢我,也不知道陈杰哪里来的力气,将我压在了身下,此时他的身上有不少血,但他还在对着我笑“你是过来帮我忙的,要打先打我。”

  我想用力气推开陈杰,但手脚已经没有力气了,直觉得浑身酸痛,而赵高直接躺在地上直哼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打人的停了下来,陈杰也已经被人推开,那个留着长头发被我猛打过的男孩,用手抓着我的头直接甩了我一耳光说“你很牛逼呀!连我都敢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我只知道打我兄弟就不行。”

  “哦”那人笑了起来,然后用力拍着我的脸指着陈杰说“这个就是你兄弟吗?我现在打他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完,那人对着陈杰的脑袋就是一脚下去,陈杰对着他吼道“你他妈的有种就打死我。”

  “好,我就成全你。”说完又对着陈杰猛踢。

  在他踢陈杰的时候,手已经放开了我的头发,然后我卯足了劲,对着他的双脚中间狠狠的踢了下去。

  “啊”的一声惨叫,那长毛捂着自己的胯下跳了出来,嘴中还叫叫嚣着“给我往死里打。”

  想象中的拳脚却没有落到身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跑。”人群顿时如惊鸟般散去。

  而我,陈杰,赵高三人如同死狗一般躺在足场场的草坪上,被老师带去了医药室。

  虽然全身酸痛,但是当我们三人眼神看到一起的时候,都会心一笑,从这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我有了两个兄弟,真正的兄弟。

  涂完药,我们被带到教务处问情况,我们反正一问三不知,就说在足球场玩不小心撞到一个人,然后那伙人就开始揍我们。

  老师最后也没办法,就让我们出去了,刚下楼,就看到有一帮人对着我们指指点点,那个长头发的男孩子直接就走到了我的面前说“小崽子,你很牛逼呀!记住,我叫杨浩英,下完晚自习到园大2班来找我,不然后果自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