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c正y版#l首G发w;

  我沉默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不记得谁曾经说过,一只老虎可能会与一只獅子讲平等,但是绝对不会跟一只兔子讲平等,因为再厉害的兔子也无法跟老虎两败俱伤。

  切大拇指本就是我表哥最喜欢的招式,没有大拇指的人无法拿枪,更无法拿刀,整个人算是彻底的废了,可是我却更为鄙视蓝竟辉的为人,就算我表哥残忍,可他身上却有面对淋漓鲜血的勇气,而这种勇气却是蓝竟辉身上永远不会具备的,在他的身上,看到的只是恃强凌弱。

  “以后有你的好看,只要我在这学校一天,就揍你一天。”蓝竟辉说完,打开宿舍门扬长而去。

  我走到厕所将脸洗干净,头上还是传来阵阵疼痛,脸上也是鼻青脸肿的,刚洗完脸出来,就看见一个胖子带着行李站在我床的旁边,一看到我,那胖子用手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说“呦,被人打了,没事,以后跟着我杰哥混,保准你以后在学校没人敢再欺负你。”

  我看着眼前这个胖子,身高一米七出头的样子,戴了个眼镜,剃着个小平头,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不像坏学生的样子,倒是透着一股子商人的味道。

  “我叫毛旺浮,计大五班的”

  “陈杰,计大五班”陈杰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烟递给我。

  我接过烟,跟着陈杰一起抽了起来,只是平常不抽烟的我被烟呛到直咳嗽,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抽烟,不光是因为身体的疼痛,它更能抚平心底的创伤。

  见我咳嗽,陈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习惯了也就好了,对了,别人打你的时候你还手了没有。”

  “没有”

  “窝囊”陈杰用手戳着我的头说“打不过就不打了吗?那样还算什么男人,最近我看了一本小说,叫亮剑,尤其是里面的一句话更是让我印象深刻,逢敌必亮剑。你懂不懂,男人,就得活出男人的样子来,我就认识一个朋友,他姐夫特别厉害,学校外面的耗子你听说过没,资江机这条街上就数他混得最牛逼了。”

  耗子我是没有听说过,但是资江机我还是知道的,学校外面的那条街就叫做资江机。

  陈杰又吸了口烟说“我那个朋友叫老猫,耗子一听他这个外号不爽就把他给揍了,后来老猫把他姐夫叫过来了,叫什么周克华,那人牛逼呀!直接就用枪指着耗子的头,听说耗子汗都出来了,事后耗子还说如果他不认载,周克华绝对就敢一枪崩了他”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想起了我的表哥,如果表哥还在,也一定会为我出头,而如今,表哥却身在囚牢。

  只是当时我跟陈杰都不知道,就是陈杰口中的周克华成了公安部的A级通辑犯,先后枪伤16人,11死5伤,先后在江苏,湖南,重庆等多地做案,直到2012年8月12日被警方击毙,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周克华曾被我逼得走投无路。

  至今,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2012年网络上的段子,你想发财吗?你想马上拥有20万吗?跟我去重庆抓周克华吧!

  也许在网络上,这句话只是一个玩笑,只有真正见过周克华的人才会知道,多少人见到冷血的他会直接吓尿,别说给20万,就是给200万你也没有能力抓住他。

  周克华杀人的数量仅次于张君团伙,继张君在2001年被枪决后,无人与其争锋,如果说中国有个悍匪排行榜的话,张君毫无疑问是第一悍匪,周克华至少也得名列前三。

  当时的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人的牛逼程度在今后已经家喻户晓,让半个中国为之颤抖。

  我并没有理会陈杰,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当我被冷水淋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睁眼就看见蓝竟辉手中拿着个杯子站在我的床头,而我的脸是湿的,被子是湿的,心是碎的。

  蓝竟辉斜着眼睛看着我,一副挑衅的样子,见我看他,不由的用手重重的拍着我的脸说“你还敢看我?”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默默的拿着自己的被子将它晒在了走廊上,突然间想起书本上说的那句话,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今天已经是正式分班了,班主任叫谢子荣,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四十多岁的年纪,长着一张慈祥的脸,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到和蔼可亲。

  班主任首先让每个人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开始安排座位,我的同桌叫肖雯,长得挺漂亮的。

  蓝竟辉就坐在我的后面,总是趁班主任不注意的时候就用书敲我的头,要么就是用水笔在我衣服上乱画。

  同桌的肖雯看着蓝竟辉眼睛中全是厌恶,而看着我的时候,眼神中全是鄙夷。

  等下课后,陈杰走到了我的边上说“如果你想像个男人一样顶天立地就给我揍他,如果你还不敢反抗就接着逆来顺受,小毛,我帮你是因为看到你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懦弱,胆小,被欺凌,我忍了,可是接着就是更加不堪的污辱。肩膀齐,为兄弟,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

  我没有说话,陈杰对着我摇了摇头,眼中全是失望,随后我就看到陈杰叫了句“蓝竟辉。”

  下课上完厕所的蓝竟辉回到教室,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应了声“叫我干嘛?”

  “老子手痒,想他妈的揍你。”接着陈杰就给了蓝竟辉两个大耳括子,我看见蓝竟辉抚着脸没有还手,唯唯喏喏的样子。

  打完蓝竟辉,陈杰又走到了我的身边说“你看,他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的强大,记住,尊严是靠拳头打出来的,记住,想让别人尊重你的前提是,你必须比他更强大。”

  说完,陈杰走也了教室,走得异常的潇洒,而我,却独自在教室承受着蓝竟辉的狂风暴雨,拳头如雨点般落在身上,痛感透过神经直达大脑,但是更痛的是心。

  班上那么多同学都在看着热闹,并且不时的发出笑声,直到蓝竟辉打累了,我才真正的解脱了,像条死狗般的扒在了桌子上,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