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蓝竟辉用手抓着我的头发,随手又给了我两个耳光,上学路上其实学生也是挺多的,但愣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一句话。

  最新章/节J上酷*匠网

  随后,蓝竟辉拖着我的头发就往田里拖,我被他拖翻在田地里,身上沾满了泥,我真不知道蓝竟辉对我的恨意从何而来,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那么的恨我。

  蓝竟辉就那样看着我,那眼神漠视一切,让人不寒而立。

  “求你......”

  我只能哀求,卑微的低下自己的头,蓝竟辉又随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烟,用火柴点着。然后一口烟雾喷在我的脸上,被烟呛到的我,忍不住的咳了起来。

  “毛旺浮,说起来其实我真的恨死了你,你还记不记得当初的李琳,哈,说不定你已经忘记她了吧!还记得我第一次揍你吗?记得那是初二吧!哈哈!第二天,你表哥就让人来找我,我记得当初他们将我拖到厕所里面,让我吃屎,呵呵,可是我又能如何,你表哥黄旭勇狠,是出了名的,而我只是一个学生,在学校里面打打架,欺负一下别的同学还行,面对你表哥黄旭勇我真的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当初我的样子应该就是像你现在这样吧!

  无助,绝望,可是我不敢反抗,还记得当初你表哥对说,尊严是用拳头打出来的,还说如果当初我反抗,那么他还不会那样对我,就是因为我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他才让我夹着尾巴做人。

  你说我活着有多失败,我第一次喜欢上的人,她只喜欢成绩好的学生,而我最自豪的是打架,却被别人碾压,还得跟在你屁股后面叫毛哥,你说我该不该恨你。”

  听到这里,我总算知道了蓝竟辉恨我的原因,在我心中他更是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人,如果我表哥还在,他敢这样对我,我还会认为他是一个汉子,现在他的样子,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罢了。

  我不想混,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混,我清楚的记得,读小学一年级时,有一个小学三年级的人欺负我,我当时拿着削铅笔的小刀对着他嘴捅了一刀,当时血就流了下来,可我一点都不知道害怕,我爸要揍我,我妈抱着我,陪着我哭,我永远无法忘记母亲眼中的慈爱,那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不让我妈再伤心,我要好好读书。

  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认真读书,每次都是全校前几名,再也没有打过架,成了咱家的骄傲,奖状能贴满家里的墙壁。

  蓝竟辉他打我,骂我,我能忍,可是让我无法参加考试,就等于毁了我的梦想与希望。

  有句话是说狗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人。

  我知道他今天不可能放过我,我知道我必须反抗,再不反抗就来不急了。

  蓝竟辉满脸的狰狞,对着我又踢又踹,被他踹倒在田里的我一下就抱住了他的脚,将他也弄翻在田里。

  此时我的头发上,身上满是泥水,我挥起拳头就冲着蓝竟辉砸了下去,可先前被他打了那么久,体力上有所不支,两个人扭打了一阵,我渐渐的失去了力气,渐渐的开始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气急攻心下,我两眼一黑,人事不醒。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当天的考试我一科都没有考,后来也就没有去考试了。

  当时我爸让我重新复习一年,但我不愿意了,我说如果没有高中要我,我就去长沙打工去,父亲狠狠的把风我给骂了一顿。

  那年,我十四,蓝竟辉跟我同岁,未满十四岁,打架这种小事也就最多让家长赔钱罢了、出去打工,我爸妈死活不同意,十三四岁的小孩子,连身份证都没有一张,还是村里大我两届的一个学姐,当初在阳益市职业技术学院读园林专业,她告诉我爸妈说那里面招学生,然后开学的时候我就跟学姐刘娟踏上了去市里的汽车。

  阳益职业技术学院分三年制与五年制,三年的是中专,读五年是大专,学姐李娟就是阳市职业技术学院三年级的学生,对于她们,老师都不怎么管了,最后一年基本就是实习,当初他学的专业还挺吃香的,是园林,据她说,中专园林只要一毕业就有人要,一个月能拿八百块钱,大专征一个月能拿一千二,2002年,这样的工资真的算很高了。

  到了学校,我才知道这里跟高中完全不一样,高中只分文科与理科,而这里除了分大专与中专外,还分了好多系,如计算机系,园林,文秘,机电,电子电器等等。

  可能那时候城里人已经开始用上了电脑,但对于我们农村孩子来说,电脑算得上一个新奇的事物,在初三的时候,我们学校才开始普及电脑,也就是让大家去练练字而已。

  当时我们村有两个网吧!QQ号码都算个新奇的事物,那时网上还申请不到,必须要用手机申请,而那时候还不像现在,人人都有手机,当初我好奇也去过一次网吧!那时候女孩子一般都是找人聊QQ,男孩子一般就是玩红色警戒与星际争霸,CS等游戏,到了初三时,传奇开始风靡全国,走进网吧,十个人有九个人在玩传奇。

  报名的时候我选了计算机,心想就算成不了科学家,当个黑客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接下来就是新生的军训,教官穿着迷彩服,而我们却是穿着自已的衣裳站在烈日下,教官年纪看不去比我们也大不了几岁,开始就是让我们站军姿半个小时。

  然后教官在人群中走来走去,看到没有出汗的就是一脚,边踢边骂“汗都没站出来,一看就是没有认真站。”

  等一天的军训结束后,我累得像条狗似的回到了宿舍,一进宿舍就看到自己的床上全是湿漉漉的,被子上还有不少带着泥土的鞋印,“小毛,又见面了”蓝竟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宿舍的门上,嘴中叨着烟,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看上去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不用问我也知道床上是被谁弄的,对于蓝竟辉我是恨得牙痒痒,当初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会来职专,是他毁了我的梦,毁了我的梦。

  我将拳头握得紧紧的,心里真的很想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在那张帅中又带着邪气的脸上。

  蓝竟辉慢慢的朝着我走了过来,看了看我紧握着拳头的手,然后将脑袋给凑了过来说“来,朝这里打,打呀!”紧接着蓝竟辉冲着我大吼道“打呀,孬种,喝点酒吧,酒壮怂人胆?”

  就在我很想将拳头砸过去的时候,突然间想起表哥被判刑那天,舅舅一夜白头,那张老泪纵横的脸,紧握着的拳头慢慢松了下来,我不想让父母为了我担惊受怕,不想看见父母跟舅舅一样,老泪纵横。

  “打呀,你不打了是不是,那轮到我了”蓝竟辉抓住我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往铁架子床上撞,当时我的脑袋翁的一声响,以为自己快死了,头上也湿漉漉的,用手一抹全是鲜血,当现实不能给我尊严,我将用拳头打出自己的尊严,可我,没有,我选择了当一只乌龟,遇到困难时,将头狠狠的缩进壳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蓝竟辉打累了才停了下来,而我倒在宿舍的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蓝竟辉又点着了一根烟,跟着重重的踢了我一脚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么小毛?”

  虽然我被蓝竟辉打了两次,但我确实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恨我,我摇了摇头。

  蓝竟辉又抽了我一个耳光才说道“前几年我爸生意正是红火的时候,你表哥黄旭勇跑到我家里面来借钱,一张口就是十万,呵呵,我爸当然不愿意借,我还记得我爸当时说的话,他说旭勇,十万块钱我是真拿不出来,但我手头有两万,要不你说拿去用,不够再说话。”

  “你知道你表哥是怎么说的吗?他跟我爸说,既然蓝老板没钱,那兄弟就先走了。可第二天,我爸就被人砍倒在大街上,一只大拇指被人切了,我爸虽然是个混蛋,但那也是我爸,我蓝竟辉的爸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