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回到宾馆房间,把上身脱了下来洗了个澡,后背前胸的疤痕弹痕让他更具有王者的气势,出来看着这一小间房子,虽然很小,但是也设备齐全,不过人总是会有野心,更何况已经蜕变不少的秦枫。

  终有一天,我要成为一方强主!

  点了一根八块钱买的中南海坐在沙发上,嘴里吐着烟圈想着后面的事儿。

  “举起手来!否则我们将采取行动!”

  “呜哇呜哇~”

  “放开人质!”

  ……

  “我要车!给我一辆车!”

  外面一阵吵杂,秦枫眉头皱起,拿起衬衫穿着就向外面走去。

  “先生,请先回房间,待会出来。”

  前台的服务员走了过来便拦住了想要出去的秦枫。

  “外面发生什么了?”看着外面警车来回的骚动,人员不停的走动做着进攻的准备,秦枫问着服务员。

  “外面可是发生了大事了,一个通缉犯现在劫持了人质问警方要条件呢。”服务员一脸的害怕,毕竟是个女人。

  哦,秦枫点了点头,可是脚步依然往外迈出。

  “你知道还出去啊?”看秦枫哦了声依旧往外走,女前台不禁愣住。

  “喂,喂!”

  秦枫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走出了宾馆。

  “陈铁生!我命令你放下武器,停止反抗,否则一切都不可挽回!”

  拿着大喇叭的穿着警服的那人对着被压着退到了墙角的男子喊着。

  男子一脸煞气,脸上一道三四公分的疤痕,左手反拿着匕首紧紧顶在被挟持的人脖颈,右手拿着一把看起来老旧的警用手枪。

  “老领导,你别和我来这套,我知道我犯的事儿是多大,贪污受贿到我这个程度,不死也是终生监禁,对付嫌疑人的那一套就不用给我说了,十分钟,十分钟我要看到车,否则我死也拉一个垫背的!”

  酷@*匠J=网s唯!一G正@K版Hh,其os他都。是》s盗“版1‘

  听这意思,这个叫陈铁生的应该还是一个老警察了,只是因为知道自己犯的事比较大,准备跑路了,可是却被围捕着。

  ……

  老警察身旁一个年轻的警员俯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什么。

  “好,你先稳定情绪,车马上到!”

  拿着喇叭,老警察又喊道。

  看着这一幕,秦枫心里说不出的凄凉,一位身穿警服的警察干了大半辈子却是因为贪污受贿而落得被自己领导围捕的下场。

  陈铁生的左手反握匕首,很容易就可以划着人质脖颈过去,不能轻举妄动,如果狙击手开枪必须是两名狙击手同时开枪,一个打左手手腕一个击毙,否则右手的手枪也不是吃干饭的。可是对于普通的狙击手哪会如此干,他们通常就是一击毙命,直击敌人太阳穴。更何况还要两位狙击手,这在城市内甚至是普通部队都难以找到两名配合完美的狙击手。除了国家的特种作战军人,一般狙击手还达不到。

  秦枫观察着陈铁生的情绪和他目前的动作,心里大概作出了一个评价,这是一个懂得反侦查的。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陈铁生情绪已经变得激动起来。“车还没到!如果三分钟后再看不到车,那就让他陪我吧!”

  显然已经被求生欲望逼急,陈铁生左手抖的很厉害,但是却更是对人质有了大威胁。

  秦枫朝着解救人质的指挥车旁走了过去,在没有走到时被拦住,他简述了下自己曾经是军人,并且想告诉老警察更好的解救方法。于是被放了进来。

  “你说你要自己单枪匹马的就这么解救人质!”老警察一脸的愤怒,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在胡乱说话。

  “对,我最多只需要三分钟,希望您能以人质为重。”秦枫并没有对对方不解的愤怒感到任何的不爽,毕竟自己不是军人,也没法证明自己的身份。

  “这可不是开玩笑!你退出警戒线外吧!”老警察摇摇头,虽然他有点相信秦枫曾是军人,但是他也不能把解救人质当做儿戏。

  “相信我,我是军人,至少曾经是!”秦枫一个立正,右手抬起,一个标准的敬礼。

  老警察不禁愣住,他也当过兵,他能看出来,秦枫的这个敬礼,一气呵成,标准的不能再标准了,而且气势根本和普通士兵不同。

  狠了狠心,老警察用自己的一辈子的荣誉答应了下来,也许这个叫做秦枫的人能做到。

  秦枫放下手,目光如炬。

  猫着腰秦枫从宾馆的楼旁到了后方,一个手势示意老警察稳住对方情绪然后开始准备。

  看到秦枫的手势,老警察也是老手了,当然知道该如何稳住对方情绪,哪怕对方也是一名有经验的警察。“铁生,你先听我说,你想想嘟嘟,你想想你儿子,再想想你妻子。别把自己的路堵死了啊,你多给我几分钟,车马上就到,千万别伤害人质!”

  “嘟嘟,老婆,对不起,对不起”陈铁生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妻子,注意力也被分散了片刻,不过他怎么也是老精英了。“老领导!你别分散我注意力了!我知道,我只要一抬头瞬间就会被特警干掉,还有一分钟。”

  就是现在!在陈铁生分神片刻,秦枫从楼上一跃而下,这少说也得三米多高,可是秦枫竟然丝毫没有乱。

  跳下去就将人质拽开,还没等陈铁生反应,一个反身抛摔将其摔到在地。擒拿住陈铁生,轻而易举的将其枪下了。

  随后,老警察带着外围的警员精英一拥而上。

  “放开我!放开我!”陈铁生很是慌乱,他没有想到会从上面下来人,更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如神般的那么轻而易举就让自己失去了反抗的机会。

  “铁生,你!唉!”老警察带人过来,走到被押着的陈铁生的面前,一副恨铁不成钢,可是什么也没有多说,只是重重了唉了一声。这一幕何其相似,自己离开部队,老首长也是这样的。秦枫看着,心里的凄凉又是平添几分,可是他知道,人再如何,也不能忘本,更不能忘记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既然陈铁生做出了事就该受到惩罚,如果哪天他做的事比此事更加为自己的曾经抹黑,秦枫宁可让老首长亲自枪毙自己。

  “领导,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尽了一份自己的力,我想说一句,任何人都该为自己所做负责到底。”秦枫没有再想关于陈铁生以后的事儿,那不是他该想的。

  “唉,是啊。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到底。”看着陈铁生被押至车上,周围撤了警戒线后,老警察回头看向秦枫。“年轻人,你很不错,这是我的名片。过两天你可以拿着它去市局里可以拿个好市民奖励,先这样吧。我还得回去处理下后面的事。”

  看着名片上的名字,段正国。貌似听过这个名字,好像最近了解秦都市的几位重要的领导中,他就是最为正义的那一派。望着老人远去的身影,秦枫心里突然一扫云霾,还是有好领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不凡说:

高考了,祝所有的要考试的学子们取得好的成绩,我们也许并不是很优秀,但一定要尽力而为。要做就把事做到自己力所能及。另外,兄弟们看的爽的请投挖掘机,推荐推荐。记得还有签到。龙套已经出现了两个了,而且都是比较重要的人物,兄弟们还需要就留言哇!我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