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柳清雪身旁,秦枫又是恭敬的态度。看着从未见过如此场面的柳清雪,秦枫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可是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丫头得等。

“柳小姐,你没事吧?”

柳清雪心中如同小鹿乱撞,虽然从未经过男女恋爱之事,但她也是懂得这种感觉的,相处了这么久,秦枫这次又保护着她,让她早已心之所向。

“没,我没事,放心好啦!”

秦枫怪异的看了看柳清雪,没有说话。这妮子这表情,不是真像老头子说的吧?没有多说,秦枫点了点头,又过去和警察录了口供,随后保护着柳清雪迅速回家。

……

“小枫,你说最后那人告诉你,秦都二雄只可留一?”柳清雪别墅内,柳天雄在一位白发老者的陪同下来看看女儿的情况,之后在书房内询问秦枫遇袭的经过。

“是的,我不知道,秦都二雄指的是?”秦枫也没有太拘束自己,毕竟了解过柳天雄的品性,而且他和自己父母也有关系。

“我和李峰林就是被业内称为秦都双雄。”柳天雄思索着是谁人主使。

“天雄,这件事的风格和做事的速度很像当年迫使秦少……”

“方叔!”

柳天雄一听说到了秦少,立即制止了白发老者继续发言。

  I=最☆新{章G节PE上酷@G匠))网;e

白发老者,名叫方印,是当年柳天雄从家族出来就一直跟着保护自己的,此时他说到了秦少,柳天雄就有种感觉,瞒秦枫的事即将瞒不下去了。

秦枫从中听出来了,秦少!和自己一样的姓,而且还是当年的事儿,肯定是有关自己父亲的消息。

“柳叔!告诉我,告诉我!”秦枫激动了,自己多么想知道父母的消息,现在柳天雄这儿好不容易露出点消息,秦枫当然不愿意放过。

“这件事儿就先到这儿吧,你,先去吧,今天放你一晚上假。”柳天雄明显不希望秦枫现在就知道父母的消息,打了个哈哈就过去了。

秦枫一看,知道自己问不出其他的了,所以也就不再问了,独自走向别墅外。现在有柳天雄坐镇他今晚可以适当的离开下也没什么,而且是柳天雄允许的。

………

夜,

灯火辉煌,

风,

热浪扑来。

秦枫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摸了摸口袋,拿出了吕武给的名片。想了想,掏出手机按照上面的号拨了过去。

“我想和你见个面。”

开门见山,秦枫因为心里一直纠结着父母,所以没有多余的解释。

一家私人会所,吕武刚给老板汇报完今天的情况,走出包房。接听了电话后,皱了皱眉,嗯了一声,约好地点,离开。

“我想知道你背后的老板,因为这件事关系到我的身世,我回来后最想知道的就是父母的消息,我希望你可以把你老板的消息告诉我。”

一家大排档,秦枫和吕武二人同坐一张桌子上,让老板上了几盘小吃,又上了几瓶啤酒。给吕武倒上之后,秦枫的眼神充满了希望,他希望吕武可以给他一点消息,哪怕这个消息只有一点,也足够他做好多事。

“兄弟,我也敬你是曾经的军人,也不说假话,我的老板就是李峰林,我之前不说,是因为我也有其他兄弟,我不希望他们背上臭名。”吕武也放开话,豪气的将老板透露给秦枫。

李峰林!

秦都市的另一雄!怪不得,怪不得。

秦枫心里突然想到了,秦都二雄只可留一,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可是皱了皱眉,李峰林和柳天雄也应该是认识的,而且之前见到的李啸虎,貌似他大哥李啸龙还对柳清雪是有意思的。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心里仰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