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队那些年,秦枫执行过无数生死任务,这几个人,并未放在眼中。

眼看秦枫就要过去了。

“砰~”

又是一声脆响。

秦枫忍不住了,没有人可以挑衅孤狼的尊严!

嗖!秦枫以非常人的速度奔向了那路虎轿车。不能慢,那就快。用最快的速度,反击。这是蓝影教个秦枫的第一个准则。

执行任务,不能以慢来制裁,那就用最快的速度消灭敌人。这是担心到敌人是不是在拖延时间的情况下。

“什么!这他么还是人么!”六百米开外,一处楼顶,端着狙击步枪的男子,望着狙击镜中的秦枫简直不敢相信。他丛未见过有如此块的速度,哪怕在他曾经所在的部队中。

料到不妙,男子迅速拆卸下狙击枪离开。他知道,如果被下面那男人追上,必死无疑。他不怕死,因为知道,从当初踏上这条路后他就知道,终有一天会有报应,但他不想如此没有价值的死去,他要回去汇报,然后寻找再次袭击的机会,尽管,下次他有可能会死。

  =酷W匠…b网正#3版首Wl发z_

没有继续开枪?看来对方很机智。秦枫在向前突进时眯起眼睛,便知道狙击手应该已经逃走。

嘭,一拳砸在车门上。路虎轿车的质量是很不错的,更何况还是高配置的,可是即便如此,秦枫依然一拳砸了上去。

车内的人,面色阴沉。他们曾经都是军人,如今帮人做事,眼见如此,便知道躲不过去了。后面的追车中三人也是如此,他们迅速下了车向这边奔来。

他们几兄弟一起来的,便要一起回去。

两人不再犹豫,打开车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攻击秦枫。

一个侧身微微偏转,一个敌人被秦枫闪了过去,一记重拳砸在那人的后背上。

“噗~”

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不堪,被人家一拳就打倒并且吐血。

“二哥!”

其他几个人看到后,眼睛通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起向秦枫攻击。

出拳,转身,侧身再闪,一腿踢出,又一人被踢倒在地。

嘭~

体型较为高大的一人猛地从秦枫背后出拳,个子小的配合了他,出腿扫秦枫下盘。不慌不忙,秦枫很是从容,踏地而立,稳扎下盘,回头就是一拳。双拳相撞,然而退后的却是那高大的一人。

扫秦枫下盘的人看到不禁露出惊骇之色,三哥的双拳他可是知道,一般的保镖根本无法阻挡,今日这人竟然让以拳为势的三哥都后退了。不多想,一个翻身就和秦枫远远相隔。

“这位兄弟,我们几个兄弟也是为了混口饭吃,请放我们一马,不知可否?”最先被秦枫打吐血的二哥眼见兄弟们要吃亏,先一步开口道。

嗯?秦枫一脸无害的表情。

“你们曾是军人?”感受到了那被叫做二哥的身姿是军人独有的,秦枫问道。

“兄弟也是?我叫吕武。”吕武介绍着自己,其他四名兄弟也向着吕武靠近。虽然目前已经停下攻击,但大家依然保持着最高的警惕,难怪让秦枫感到熟悉。

“身为军人,哪怕曾经是,为什么要助纣为虐?绑架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你们把在部队学的都忘了吗!”

秦枫并不是愤青,但关乎军队的荣誉,关乎军人的荣誉,他却是在乎的紧。

“呵呵,军人?”吕武自嘲的笑了笑,“兄弟,想必你也曾是军人吧?”

吕武问道,不等秦枫作出回答又开口解释。“我们五兄弟都曾经服役于南阳军区侦查特种分队,可是一次被出卖导致我们其他的兄弟们在任务中丧命,死在冲锋的路上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却死在了自己人的出卖下,如果是你,你会如何!”看出秦枫也并非是一般军人,吕武一番解释让秦枫哑口无言。

“我们死里逃生回到部队,却被栽赃污蔑为逃兵!我们为国家为军队以命守护,换来的是什么!什么也没有,有的却是一个被污蔑的逃兵名号。所以我们一起离开了部队,东躲西藏的这么多年,在老板手下做事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吕武一脸颓废,回忆着往事。“我们曾是军人,如今却只能如此而活!”

看到吕武从颓废的回忆往事到一脸愤怒涌上,秦枫的心被触动了。

是啊,自己也是如此。我们都仅仅曾经是军人而已。

“说出背后黑手,你们走吧。”

秦枫不忍伤害同曾为过军人的他们,语气稍微缓和,不论他是什么人形杀器,在人情世故中,秦枫都有自己的判断。

“我们不可以出卖老板,哪怕是死。兄弟如果愿意放我们就请直接放我们离开,不愿意那咱们就一决高下,我知道我们可能打不过你,但是我们也不是可以随意被人蹂躏的。”吕武旁边刚被秦枫侧身踢出的小个子青年道。

吕武面色沉重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即便有再多人也无法从秦枫手中带走人,更何况是要和秦枫正面对抗。

“算了,你们走吧。”

秦枫惜对方是汉子更尊敬他曾经是名战士,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兄弟,谢谢,我们不能就这样直接出卖老板,但是可以给你提点下。”吕武带着感激之色向秦枫抱拳“秦都二雄只可留一。”

随后带着众兄弟们离开,在经过秦枫身边时给秦枫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也被秦枫深深记住。

“只有自己强大,才是真的强大,只有自己制定的规则被遵守,才能让自己的梦想不覆灭。”

秦枫怪异的看了看吕武,吕武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秦枫,然后迅速离开。

而警方也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一般平民百姓打的报警电话总是在事后才到,这貌似已经成为了惯例。

柳清雪看见秦枫完好无损的归来,刚想问他有没有事,小宋便抢先一步。不过心里也没有之前那样的紧张了,可是也许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秦枫拐走了。

“秦枫大哥,你没事吧?之前那伙人呢?他们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小宋眼光也算犀利。

“没事,他们?我放了,非必要时还是尽量少沾点血。”秦枫笑了笑。

小宋哦了声,点了点头,当秦枫在之前将他击败,如今又以一抵五,而且丝毫不怕前方是否无路可走,这一切都让小宋把秦枫当做了偶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