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微辣怎么这么辣啊。”洒洒被辣得满脸通红,汗水滴答停不下来。张开嘴伸出自己的小舌头,拿手不停地扇着,小脸皱着并苦恼地说道,“明天肯定会拉肚子。”

  “多喝点水。”给她倒了一杯饮料,我埋怨她道,“叫别来吃火锅,你偏要吃。”

  “嘿嘿。”洒洒对着我傻笑了一声,伸过手拉了拉我的小手指,小女人味儿十足地说道,“对不起嘛,人家错了,下次保证不这样了。”

  心立马就被萌化了,想说她的话也顿时烟消云散。

  宠溺地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呀。”

  “嘻嘻。”洒洒手指着锅里,“我要吃毛肚和竹笋。”

  “给我碗。”

  “好。”

  舀在碗里递给她后,我问洒洒,“下午要干嘛,不会还要逛街吧。”

  洒洒撅起小嘴,侧脸故意斜视着我,一脸不屑的道,“你还行吗。”

  “不行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

  “真别逛了,我没你那么好的体力,再逛要出人命。”

  “第一次约会的男生居然这么弱,你羞不羞啊。”

  “切。”我无奈地看着洒洒,“你们女生逛街是天生的好吧。要是你陪我逛一上午的电子产品店,你也会受不了的。”

  “好啦,”洒洒不逗我玩了,“下午去游乐场玩吧,等五点半去看电影,然后吃晚餐。”

  “什么电影。”我好奇地问道。

  “嗯,”洒洒抬头想了想,“悬疑推理的吧。”

  我俩约会就看这个?你在逗我吧。虽然我不爱看爱情片,但就算是一起看恐怖片也好啊,至少你会感到害怕一直抱着我寻求安全感吧。哦,不对,是我会害怕地抱紧你。但,怎么都有情侣的感觉吧。

  服了你了,“晚上吃西餐怎么样,我从我妈那里拿了优惠券。”

  “好啊。”

  “那,”满心欢喜地期待着洒洒的回答,“晚餐后我们干嘛。”

  “你说晚餐后想干嘛。”洒洒虽然一脸微笑地看着我,但语气冰冷,手里拿着筷子正伺机而动。

  亲爱的,你这笑容也太假了吧,明显是在等我说错话然后给我一顿K的节奏啊。

  我赶忙改口,“晚餐之后当然是要送你回家呀,以免让爸妈担心了。”

  “是我爸妈。”洒洒纠正我道。

  我贫笑道,“那不也是我爸妈嘛,都一样都一样。”

  “切。”洒洒咬了一口竹笋,“你思想太龌龊了。”

  妈了个鸡,我都没说出来你就知道我怎么想的了?随口就诬陷我纯洁的内心,小混蛋。

  像是听到了我的心声,洒洒不屑地接话道,“你们男生除了想些黄色的东西,还会想什么。”

  好吧,我承认我刚才的想法确实极其不纯洁。

  因为中午的太阳太大温度让人遭不住,所以我和洒洒吃完午饭后就在火锅定周围找了个奶茶店,边喝凉凉的奶茶(洒洒拉肚子是一定的了)边等天气稍微变凉快点儿后再去游乐场玩。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太阳才稍微小了点儿,时不我待,我举着伞和洒洒依偎着立刻就去了游乐场。尽管天气还是毒辣温度高,但由于是周末的时段游乐场的人还是爆棚的状态,尤以随处可见欢乐玩耍的小孩子最为显眼。

  “先玩什么。”我问洒洒。

  洒洒看了看,然后手指指向了摩天轮,“我要坐那个。”

  “摩天轮吗?好的。”

  “嗯~”洒洒摇了摇头表示否认,“不是,我要玩得是大摆锤,摩天轮旁边的那个。”

  姑奶奶,你消停点不好吗,坐那个要是把中午没消化的食物吐出来了咋办。

  “我,我有点儿怕。”我吞了吞口水。

  “切。”洒洒拉着我走了过去,“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咋这么娘。”

  “你才是男的好吧。”

  酷¤匠X网正版MG首发P。

  “那我保护你。”

  “那,好吧。”

  迫于洒洒的淫威和心中的自尊,也不愿意扫了洒洒的兴致。虽然很怕这个,但我还是硬着头皮买了票,然后怀着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心情登上了大摆锤。

  “小时候没有玩过吗。”洒洒主动握紧了我颤抖的手,鼓励我道,“好啦有我在,别怕了,宝贝儿。”

  “玩过啊,和妹妹一起玩的。”洒洒的鼓励让我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下,“我记得我以前不是太害怕这些,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长大了反而胆子越来越小了。”

  洒洒惊奇道,“你还有个妹妹呀,我都不知道。”

  “你又没问。”

  “我以为你是独生子女。”

  “没什么大不了吧。”我扭头看着洒洒,“马上就要开始了,乖乖,给我个治愈系的微笑好不。”

  “死样儿。”洒洒调皮地伸出小舌头对我做起了鬼脸,我一下就被逗乐了,心里的害怕也被转移走了。

  然后,就是坐在大摆锤上的所有人都大声地喊出了声来--“啊~!”

  之后我和洒洒几乎玩遍了游乐场的所有设施,差十五分钟到五点半的时候我问洒洒要不要去等电影,洒洒却指着我们还没坐过的摩天轮说道,“最后再坐一次摩天轮吧。”

  “现在吗。”我看了看表,“坐了的话时间不够了。”

  “没事,我俩跑到电影院去。”洒洒期待地注视着摩天轮,“我很想坐一次那个。”

  据说,一个男生最帅的时候就是他心无杂念全神贯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而女生最美的时刻也应该是差不多的。因为现在把全部视线都集中在转动的摩天轮上的洒洒,侧脸美得让我窒息。

  我马上跑去售票点买了两张票,然后拉着洒洒去等待下一轮。

  “晚上坐的话会更美吧。”我问道。

  “嗯。”洒洒嘴角轻轻向上扬起,淡红的嘴唇,被浑厚的白云所遮挡的太阳,金黄的余晖洒在了洒洒的身上。一席微风拂过,洒洒头上散落的几根头发调皮地在她眼前飘舞,大眼睛上散着的清澈,让我迷失在了其中。

  “看傻啦,”洒洒附身于我耳旁,轻声道,“傻子。”

  “喜欢傻子的也是傻子。”我眼神宠溺地看着洒洒。

  “那一辈子都做傻子好不好。”

  “只要你原意的话,我永远都是你的傻子。”

  “那,余生请多指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余生请多指教,洒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