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迪大美女,赏脸吃个饭不。”贱人曾的日常调戏小迪。

  “我和磊哥一起。”小迪打着字,看都不看贱人曾一眼。

  贱人曾手捂胸口,故作伤心欲落泪,“你,你见色忘义。”

  “哼。”

  虽然贱人曾是这么说,但我确实是没他帅。我属于那种放在人群就找不到的普通类型,而贱人曾完全可以说是公司最帅的主了,就是贱。

  “你个花心大罗卜就别打小迪的主意了,”伸了个懒腰,喝了口水,“别把小迪给带坏了。”

  小迪连忙附和着我,白了贱人曾一眼,“就是就是,曾哥是个大坏蛋。”

  “诶,”贱人曾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散发着一种纯粹想找抽的淡淡忧伤,“伤心,没想到连小迪妹妹都认为我是坏蛋了,事实上我还是个孩纸。宝宝不开心,但宝宝不说。”

  “说你妹,”笑骂了一声,“小迪,走去吃饭,可把我给饿死了。”

  “好。”小迪眯起了大眼睛,甜甜地说道。

  “喂,不带这样玩的啊。”贱人曾哭嚎着跟了上来,“哥,月底没钱吃饭了,请我一顿呗。”

  你丫的泡妞有钱吃饭就没钱了,每次都要我请你。为了女人连命都要了,真贱。

  贱人曾想和小迪坐一起,但小迪却抢先拉着我和我坐在了一起,吃饭的时候贱人曾那满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可把我给逗乐坏了。

  小迪低下头,小声地对我们说道,“喂喂,听说没。上周‘万达’公司的李总买了一车的玫瑰给摆在公司门口向张总表白,但张总拒绝了。”

  “你个小八卦,”贱人曾趁我不注意抢了我一块牛肉,“不是我说,全公司的男人都意淫着张总能成为自己的女朋友。上次开公司大会,董事长看张总那眼神,啧啧,恨不得自己能年轻个十岁八岁好追求张总,你那王总李总还真算不得什么。”

  “酸吧你,李总可是万达董事长的公子,长得帅还家财万贯。一车的玫瑰还当众表白,啊啊啊~,好浪漫啊。”小迪一脸的花痴样,双手合十像是祈祷的样子,已经沉溺在自己的公主梦中了。

  贱人曾又犯贱了,“你羡慕,大不了有时间我给你托一箱的狗尾巴草咯。”

  小迪面无表情,干脆地说道,“滚。”

  “诶诶,你别夹我的肉啊。”贱人曾嘟囔道,“你吃就算了,给磊哥干嘛啊。磊哥不喜欢吃,是吧磊哥。”

  “滚。”我没好气地回应道。

  “我算是看出来,我在我们之间的地位是有多低下了,”贱人曾站了起来,对着我和小迪扮鬼脸,然后轻吐一声“奸夫淫妇”,趁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这贱人就两腿撒风,麻溜地跑了。

  你丫的给我等着,劳资回去了不打死你个狗日的,劳资就不姓张。

  “啊~”伸了个极其舒适的大大的懒腰,然后长叹一声,“搞了一下午,终于把它给做完了。”

  坐我旁边的小迪伸头看了看我做的文案,“你做完啦,磊哥。”

  “嗯,这东西好难啊,不过我最后还是把它给搞定了。”

  “好棒!”小迪欢呼地为我拍了拍手,“那今天要去嗨吗。”

  “嗨?”对面突串出一贱人,“老地方?”

  “小迪,我觉得吧,这次要不就我俩去。有个人啊每次都赖账让我们帮他付钱,好贱。”

  “嗯嗯。”小迪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我也这么觉得。”

  “啊~”贱人曾顿时就慌了,脸刷的一下就变白了。不带他去他就没钱装逼泡妞,跟要了他的命差不多。

  “磊哥!”贱人曾强迫自己恢复正常,然后一本正经、无限深情地对视着我的眼睛,“凭我哥俩这多年来的交情,还需要计较‘金钱’这样的低俗之物吗。”

  哟,开始打交情牌了啊。但,对我没用啊。

  “要。”我同样一本正经,斩钉截铁,不留情面地回答道。

  “好。”贱人曾转脸看向小迪,还没等他说出感人肺腑、热泪盈眶、哀感天地、动人心魄的鬼话,小迪就非常严肃地摇了摇头,简单的一句“no”打破了贱人曾的所有虚词。

  “你,你们,你们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贱人曾单手掩面故作垂泣,一只手点着我和小迪,“如此对待我这么一个又可爱又帅气的国家之栋梁,于心何忍啊。”

  小迪被逗乐了,我则嘴角微微抽搐表示无语,你丫的不去当演员可真是屈才了。

  “本来我还想给你们说个关于张总的小秘密的,但小爷我是个有脾气的汉纸,现在不想给你们说了。”

  你充其量就只有些在公司被传烂了的而且还没被证实过的八卦,想用这招来勾引“小八卦”小迪上当而已。

  如我所料,小迪立马就被吸引了,一脸的喜色催促贱人曾道,“快说快说。”

  “但是啊,”贱人曾吊着小迪的胃口,做作地咳嗽了一声,“晚上酒吧的费用......”

  “行啦,瞧你这猥琐的样,我帮你出行了吧。”

  最新Wl章R节!3上酷D匠,~网

  “行行,您是金主您说了算,”小迪帮忙买账,贱人曾立马恢复了平时的小人样,一脸讨好地媚笑道,“这张总呀,等会儿要去我们的老地方‘777’酒吧。”

  “不会吧,听小哩说张总从不去酒吧的啊。”小迪有点儿不相信。

  “下午我打印资料的时候遇到的小哩,她亲口给我说的。”贱人曾回应道,“就你中午说的那个李总,借公事为由邀请张总去酒吧谈生意,为了公司的利益张总不得不去,”

  “小哩会给你说这些?”小迪还是不相信。

  “张总没去过酒吧谈生意,所以想让小哩加班陪她一起去,但小哩下班想要和男朋友腻一起,很不情愿地就答应了。遇到她的时候满脸的不愉快,我就问她咋了,她就一股脑地告诉了我。”贱人曾说道,“这你总该信了吧。”

  “那我们还去吗。”小迪看向我。

  “怎么不去,”我拿起外套和公文包,笑了笑说道,“都下班了还怕张总呀,又不是小孩纸了。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第一章改了下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