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小妞这时齐头看向我,好吧,该我了。

  认真思索了下,“我,我没什么太大的理想。”

  “那你的小理想呢。”俩妞直勾勾地盯着我。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们也不用这么盯着人家看啊,人家会害羞的。

  拨拉着手指,一根根数着,“想学日语,想去鹿儿岛看天蓝色的大海,想去西藏瞻仰布达拉宫,想看很多很多的动漫,想看很多很多的书,想和薛之谦见一面探讨世界和平,想和星爷见一面,只为一个纯情的少年梦,想过一个自己想过的生活,与人无争,自由自在,不为生活所烦恼。”

  “当然,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期望期末别挂科,补考挺烦的,放假又不会去学。”

  “最后才是你真正想要说的吧,无聊。”班长无语,白我一眼。

  “大色狼。”臭丫头,你丫的别就只这一句好吧,欠揍是吧,屁股痒痒了是吧。

  “我不太擅长与人交往,感觉上很麻烦,与其努力提升自己战胜心魔还不如逃避来的简单些,所以以后只要生活自在,自己能做自己想要做的就好,平凡也无所谓。”

  一股冷风吹过,没了外套的我冷得一哆嗦,小丫头则在我怀里拱了拱。抖了抖肩继续说道,“或许这样说会更好,我倾向于过上平凡的生活,与其努力奋斗与人厮杀与天地争斗,头破血流还在所不惜地向前匍匐,倒不如本本分分做人,守着一方天地,独乐融融也不无好。”

  “是吗。”班长低头,“你想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吗。”

  “嗯,平凡的生活。”

  “一定是平凡的生活吗。”

  “什么,意思。”我疑惑地看着班长。

  “本分做自己倒也不是不可以,一种生活态度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我无法去评判各自的高低,但你确定你没搞错所谓平凡和平庸之间的差别。”班长抬起头眼光泛冷地看着我,像是洞察了我内心的一切,“磊磊,你有正视过自己的内心吗。”

  “应该有吧......”我这语气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有正视过。

  “才没有哩。”小丫头忽然来了一句,小手还恨恨地掐着我的腰。

  “平凡、随心而欲、与人无争也是我所追求的,但我没有逃避过,我一直在追求着我所喜欢的生活,无论会历经怎样的痛苦。”

  班长,你的眼神也有点儿太吓人了吧,我有点儿遭不住你的视线审判了。

  “平凡和平庸的区别只在于你逃避了现实没有,你的内心怯懦,不堪一击,你埋葬过往戴上面具的生活,只是争取不到自己的喜爱,反抗不了现实而掩饰悲伤的结果。”班长的小手放在了我的手上,轻轻握着我,“磊磊,你一直在逃避,平凡只是借口,你什么都明白只是不肯承认而已,完全失败的人生,对吧。”

  面色发白,声音颤抖,班长一语中的。想起了洒洒,还有内心深埋的过往,结巴道,“是,是,是吗。”

  “别对我有戒心好吗,把你的心放心地交给我,好吗。”

  “我,”小丫头举起小手,“我也是。”

  银白月光的衬托下,眼神温柔的班长静止美如画,举着小手的怀中女孩儿温润如玉。

  微笑着把下巴抵在小丫头的头上,抱紧了小丫头,眼神真切地看着班长,“谢谢你。”

  班长没有说话,对我轻吐舌尖,扮了个调皮的鬼脸。

  “哥,别在意,别在意别人的眼光,你很强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小丫头转身面朝我,手指点着我的心,“要聆听的是这里,我永远在你身后支持你。”

  “臭小鬼。”

  “你才臭,你才小,你才鬼。”

  哈哈哈哈,三人这时笑作了一团。

  “等会儿要怎么睡。”小丫头抬头问我。

  “你和你学姐一起睡啊,还能怎么睡。”这丫头,尽问些莫名其妙地问题。

  “怎么啦,”班长打趣兮曦,故作不高兴地样子说道,“兮曦不想和我一起睡觉呀。”

  “不是不是,”臭丫头慌忙解释道,“学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班长双手叉腰,嘟着小嘴。

  班长,你就算是生气也要装像点啊,这么萌是干嘛。

  “我我,我是说,”臭丫头抬头看我想寻求我的帮助,却看到我正对着班长一脸的花痴样,气愤地掐我腰,“还不是我哥啦,非要和我一起睡觉。”

  “什,什么?”班长惊愕地嘴都合不上了,“兮曦,你说什么。”

  “臭丫头,你胡说什么。”

  我顿时慌了神,我和兮曦现在还睡在一起的事要是被班长知道了,那我今天是真的要惨死在这里了,尽管不是我要求的,但我没拒绝好像罪过更大啊。

  “你别打岔。”班长美目圆睁,愤怒地瞪着我。

  小乖乖,你说话小心点儿别搞你哥了,说错一句你哥我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还要麻烦你每年的今天给我上香烧钱送花,劳民伤财,不值当啊是不是。

  小丫头嫩白如葱的手指点着自己淡薄的红唇,一脸纯真的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班长。

  糟了,看到臭丫头这一副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童稚表情我就知道她又要彪戏了,那我不就死定了。

  臭丫头眼神怕怕地看着我,唯唯诺诺地说道,“一直和哥哥睡在一起的,哥哥说晚上不抱着我睡不着。”

  Boom!ShaKaLaKa,世界灭亡。

  可以的,臭丫头,你,赢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原来你还是记恨着那天我挠你脚心的事,原来,你就是一个小白眼儿狼。

  更.x新}最7快{z上酷/◇匠.J网}

  班长,简单点,杀我的方式简单点。请问,我可以选择一种我自己喜欢的方式离开这个温柔的世界吗。

  “张!磊!”

  看来,不行。

  听说有个传说--即便一个心地纯洁的人,一个不忘在夜间祈祷的人,也难免在乌头草盛开的月圆之夜变身为狼。原来,班长你,就是传说中的“狼人”。

  那,我死定了。再见,我的圣母小泽;再见,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这是第一卷的主线,第二卷发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还有,亲们,打赏就不用了。就是这个解封,可不可以帮忙下,虽然现在不差钱,但要是每次等到二十四个小时后才有人看,总觉得有点沮丧。所以,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