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哥,下班先别走。”小秘书唐哩拉住了正想离开公司的我,“张总让你把方案做了再回家。”

  不是吧,我都连着加了好几天的班了。公司那么多人,为毛非要我做啊,而且我还做得不好。

  轻叹一声表示无奈,把公文包重新放回了自己的桌子上。

  “又让你加班?”小迪眉头蹙了蹙,“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把张总惹到了?”

  “莫不是让张总看到了你对着她的照片......”对面贱人曾一脸的淫笑,手虚握上下动。

  A-酷w!匠网d@永久)I免mX费k》看小|说5Y

  你踏马真猥琐。

  “你个滚,看到你烦。”我挥了挥手让他直接走。

  “得嘞,”贱人曾回头说道,“磊哥,小迪,周末去嗨嗨?”

  “到时候再说吧。”小迪说道,“别又给磊哥加量,周末都不愉快了。”

  “行啦,到时候再说,拜拜啊。”

  坐下来重启电脑,看着屏幕里反射出的样子我又是一阵心烦。这周几乎每天都在加班,没休息好别提有多颓废了。

  “磊哥,我留下来帮你吧。”小迪关心我道。

  “哎呀,”我故作轻松道,“别担心我啦,你回去休息吧,一天也累了。”

  “可以吗。”

  “嗯。”

  “有事给我打电话哦,”小迪还是有点不放心我,“明天见。”

  “拜拜。”微笑着挥了挥手,然后身心疲惫地继续与可恶的方案鏖战。

  说说我的情况吧,“蒹葭”公司的一员,名字文艺但做的是房地产产业。进入公司四年还是一个苦逼的底层职员,薪水少做得多挨骂也多。贱人曾,本名曾庆仲,和我同年进入公司,性格开朗为人耿直但时不时爱犯贱;小迪,杨迪,进入公司两年,大美女一枚。他俩是我在公司交情最深的两人,至于和其他人的关系都是,嗯你懂的,公司嘛,社会的人的交往都差不多是那样。

  我这个人算务实,其实就是懒,所以都来公司四年了还没有晋升过一次。张总只进入了公司两年,今年才第三年就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了。人比人,真的是比死人。

  关键是张总还是个女生,在公司甚至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都是闻名于耳且无可挑剔的大美人儿。虽然有些女同事八卦张总是靠着姿色上位并爬那么快的,但工作能力强,交际强,长得又美的张总用自己霸道的实力粉碎了所有的谣言,成为了公司所有人都尊重的大人物,同年进入的小迪甚至以张总为偶像。

  但是,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张总偏要我这么一个好吃懒做不求上进的人来做方案呢,我和她几乎就没交际呀。公司的大人物平时哪能和我扯上关系,遇都遇不到,我想惹她都找不到机会。

  想这些也没用,还是快点做完吧,做完后好回去舒舒服服地泡个澡,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完全放松下身体。

  差不多要做到尾声的时候电话响了,看了看是妈妈打过来的,笑着接道,“喂,老妈呀。”

  “儿子。”老妈有点儿不高兴,“都多久了不给我和你爸打个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赶忙道歉,“妈,最近我很忙呀,现在都还在加班。”

  “不会吧。”老妈惊呼道,语气更加不满,“工作这么忙啊,现在都已经快九点了啊,回到家不是几乎要到十点了?”

  “对呀。”无奈。

  “你们公司怎么这样啊,给加班费也不能这样剥削你们啊。”

  “没事没事,我回家反正也没事,做做方案什么的其实无所谓。”语气故作轻松地劝慰妈妈,不想让她还为我担心。

  “诶,”妈妈一声轻叹,“我儿子就是棒,年轻人嘛多拼拼。”

  “嗯,好。”

  “儿子,”妈妈的语气有点儿迟疑,欲言又止,“和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老样子呗,”夹着手机,继续做着方案,“您就别操心这么多啦,顺其自然。”

  没等老妈说话,我继续说道,“老妈不说了我先把方案做完,有时间再给你打电话啊。”

  “好吧。”老妈恋恋不舍,“那我挂了,你多注意身体。”

  “好勒,爱您呀,拜拜。”

  挂断了电话,看着满屏的蓝光,想了想,长叹了一声。

  本来九点我就做完了整个方案,邮件发给张总结果立马回信要求我重做。妈了个鸡,做了四个小时人都快傻了你就来一句重做?气得我想骂娘,但想了想觉得不适合还是忍住了。

  重新做肯定来不及,不仅会耽误回家的时间,要求上交的时间也达不到。于是我直接修改刚做好的方案,一次又一次的因为不满意而被退回后,终于在第十一被修改后的方案才被张总勉强接受,发回的邮件还讽刺我不用心。

  大哥,我本来就不是太会呀,是你逼我做的吧。

  十一点过十分了,地铁、公交早就没了,打出租我嫌贵。没法只好又住在公司了,由于经常有同事会加班到深夜导致回家不便,所以公司有准备好毛巾和牙膏牙刷刷等备用的生活用品,让他们直接在公司过夜。虽然公司福利好是好,但就是太累人了。

  “磊哥,醒啦。”小迪轻轻拍着我的脸。

  身心疲惫,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嗯~”

  小迪一脸的愁容,“昨天没回家吗。”

  “方案十一点才通过,所以干脆就不回去了。”稍微清醒了点,问小迪道,“现在多久了。”

  “八点了。”

  “快要上班了啊,那我先去洗把脸。”挠了挠鸡窝头,走向了洗手间。

  路遇风风火火的贱人曾,忍不住打趣他道,“咋了,昨天太激烈休息没够?”

  “磊哥你就别嘲讽我了,”贱人曾回应道,“今天睡过头差点儿没赶上,要是迟到了这个月的奖金就别想了,那我还怎么去泡妞,吓死爹了。”

  “怂样儿。”笑了笑,“快点去吧。”

  “好勒,您先整理好您那帅死人的仪貌,策划部第一帅男的称号可别毁啦。”

  “贫死你算了。”这笑话可冷死我了,抖抖肩走向洗手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这是另外一个故事,想到点子就写了下来,之后再看和第一个故事联不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