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是真的很甜,尽管舌头没有伸进去,但简单的唇与唇之间的火热触感和迷离的香甜却让我难忘至今,心速的加快荷尔蒙正暴增的时候腹部却忽然感到一阵刺痛。

  ,更新m最G$快上t酷匠)网

  “啊~!”腰立刻弯了下来,我痛苦地用双手捂住肚子,头抬起哀伤地看着洒洒,“我要死了。”

  “死了才好,混蛋。”洒洒愤恨地吼我脸颊却一片羞红,打我的小拳头伸出一根食指指着我,“这是老娘的初吻,你踏马就不能找个好点儿的地方再亲我。事前也不让我知道,这么突然我都没啥感觉。”

  我一脸讨好地小人样,“哎呀,没感觉那就再亲次,这次绝对让你有感觉。”说完淫荡地顶了顶眉头,朝洒洒轻浮地吹了声口哨。

  “你,说,什,么!”洒洒低着头让我看不见表情,一只手给另一只手捏着骨节,声音低沉地问我,“再给老娘说一遍。”

  “我说,咳咳.....”清了清嗓子,“再不玩今天就没多少时间了。”

  “算你识相。”洒洒调头走向商业街,我随后立马跟上。

  “哎呀,娘子就不要生气啦,你老公我今天陪你玩好,想咋玩都行可以吧。”

  “那是我初吻。”冷蛋。

  “我要给你说个我隐瞒了十五年的秘密,那,也是我的初吻。”

  “滚。”还是冷蛋。

  “那伦家也很无奈呀,谁叫你那么美,那我忍不住了就亲你一口也要怪我咯,人家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孩纸好吧。”恋爱真的改变了我很多,连我性别都被改了。

  “呕~”洒洒弯下腰故作呕吐状,“恶不恶心啊你一个大男人。”

  故意打了下洒洒,向她撒娇道,“哼,你坏!”OMG!我自己都快忍不住恶心吐了。

  “再这样劳资要打你了,给我正常点儿说话。”洒洒美目怒瞪着我。

  “哼。”

  “嗯~?”

  “哦。”

  跟着洒洒走了大概十五分钟来到了一家名为“留德华”的理发店,呵,这名字可真霸气。

  “你要剪头发么。”我疑惑地问道。

  “我不剪你剪。”

  “我好好的剪什么,神经病啊。”

  “嗯~?”

  洒洒眼睛一直,我立马就虚了赶快笑脸相迎道,“我的意思是说我头发好好的不用剪,劳烦姑奶奶挂念了。”

  “我们周一就说好了约会的时候把你这头给我剃了的。”

  “说,了的么?”想了想好像还真说了的,带着点侥幸心理试探地问道,“要不,今天就算了?”

  “大,灭,哦(不行)。”洒洒一脸冷酷地摇了摇头把我给拎了进去,无视我惨绝人寰的嚎叫“啊呜~”,对理发师说道,“把他的头发给我全剃了。”

  半个小时后:“呐洒洒,要不买顶帽子?”摸了摸只有三公分长的头发(就特么是光头了),感觉忒不舒服,“这样好丑啊。”

  “你什么畸形审美啊,”洒洒拉下了我摸头发的手,之后也并没有放手,微笑着鼓励我道,“我的老公就要是个爷们儿,你那之前的头型太娘。乖点儿别闹了啊,现在我们去逛街。”

  “哈哈”声如银铃般清脆动听,和洒洒十指交握,洒洒则拉着我跑向了就近的一个大商场。看着美如画,清如水,活泼如玫瑰的洒洒,我的心里也一下就充满了暖意。

  “呐呐,这件衣服好看不。”

  “要不我们再去试试那条裤子。”

  “哎呀,这图案好幼稚啊,不喜欢。”

  “呀,这高跟鞋好漂亮啊,但是鞋跟太高我穿不了呀。”

  “亲!爱!的!”洒洒暗中拧着我的腰,却笑得像个孩纸一样无邪,向我撒娇道,“人家在问你意见啦,干嘛不回答人家。”

  亲爱的,我真不是因为在打望才忽视的你呀,逛了这么久了你总要让我休息下吧,我又不是你超级赛亚人的体质能撑那么久,打个盹就要遭受你如此的酷刑,你这让我这个大男人情何以堪啊,看看你旁边的销售小姐都忍不住笑我俩了,诶,心累。

  “你俩是情侣吧,真可爱。”销售员小姐打趣我俩道。

  “嘿嘿,”干笑两声算是回答,然后看了洒洒一眼就立刻否决了,“不行,这件衣服太成熟了,不适合你的气质。”

  “那我是什么气质。”洒洒忽然问我。

  深情地注视着洒洒,压低声音磁性地说道,“完美女神的气质。在我心中,无可取代。”哼,看到我有多机灵了吧。

  “哼。”洒洒虽然性格大老爷们儿,但还是个女生脸皮没我这么厚,在外人面前听到我的甜言蜜语还是羞到不行。

  销售小姐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有一件衣服我觉得蛮合适这位小姐的,我拿给你试穿下吧。”

  兮曦点了点头就和销售小姐去拿衣服了,等了大概五分钟就出现在了我眼前,抬头一看是真的把我和我的小伙伴给惊呆了--一袭天蓝色的裙子,和下雨天后的晴空颜色一样没有点点的杂质,晶莹的靓色再在裙角配饰上一些可爱的海洋小动物,整齐的短发歪头微笑的瓜子脸,笔直的白皙小腿,让我犹如赤脚踩在沙滩临近大海一般,感受着咸咸的海风迎面扑来的抚摸,特有爽朗的清新味让我的心情不自觉就放松了,嘴角上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洒洒的干净美到了我心碎。

  “漂亮吗。”洒洒调皮地转了一个圈,裙摆飞扬。

  “你是我的小天使怎么都漂亮,”俯身于洒洒的耳旁轻声说道,“买了吧。”

  “嗯。”洒洒乖乖地答应了,双颊若隐若现的浮现出了可爱的红晕。

  好不容易逛到了中午,我问洒洒想吃什么,她却居然回答说想吃火锅,我的圣母小泽玛利亚,小姑奶奶你真的确定么,你不是身体遭不住不能吃辣的嘛,吃了身体又不舒服咋办。洒洒霸气地回我“就是因为身体不行才吃火锅的嘛”,看着一脸认真和坚持的洒洒我无可奈何地抖了抖双肩,我知道因为这就是她,一个不服任何人包括任何东西的洒洒,我无法改变她,她也永远不会让人所改变或者说仅仅是没能遇到能改变她的人。

  “好吧。”我还是屈服了,然后洒洒开心地拉着我去吃火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洒洒很女汉纸,内心时不时却很脆弱;班长柔情与坚强善解人意,女神一枚;兮曦是个小妖精。

其实我现在有点喜欢班长这个角色了,不知道亲们是怎么想的,可以留言给我,我最初想的是会拒绝班长的,但我现在越来越喜欢我们护人的女神.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