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雨势还是没有减小,雨滴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的清脆声,混合着妹妹的小声啜泣,夹杂着的回忆和翻腾着的心绪也在此刻宁息了下来。我想打开床边的灯光,妹妹却拉住了我的手,沙哑着声音对我说道,“哥哥不要开灯,我现在不好看。”

  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小美女吧,就算是哭肿了的大眼睛,满脸的泪痕,异于平常的沙哑声音,正不雅观地抽啜着的鼻涕,但在旁人看来你柔美的表现也正是你魅力的所在啊,事实上你并没有出丑呀。相对于我,任何时候的你不都是完美的么,就算是现在正哭泣的你,不也是如此的倾城倾国,让人怜爱么。

  你哥我从小都是和你一起长大的,你什么糗样子我没看到过。只是,我却从来没想到过我在你心里是这么的重要。不想让我开灯,只是不想在我面前出丑吧,只是简单地不想让我看到泪水打花了小脸的模样吧,只是一心想在我面前维持你完美的一面吧,只是不想让我对你觉得自己不美的一面感到失望吧。

  轻轻地抱着现在还属于我的女孩儿,“瞎说。我家的小宝贝儿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善良的女孩,怎么可能是坏孩子呢。”

  妹妹还是啜泣着,“哥哥一直想着她,要不是我要不是我.....”妹妹说不下去了,忍不住又哭了。

  “傻孩子,你还真当那件事是你的责任啦。”我扶着妹妹的肩让她坐到我的面前,借着昏暗的视线用手指温柔地为她擦眼角的泪水,笑了笑,“你记住,哥哥和林洒洒的分手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听到洒洒名字的时候,妹妹明显哆嗦了下,我稍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臂给她力量,正色道,“哥哥在之前确实一直都有在想她,不仅仅因为她是哥哥的初恋,怎么说呢,她和哥哥在某些方面可以说是同类人。你能明白我的心情么,就是那种在世界末日后,全世界就剩下我一人却在某天偶遇到了另外一个人的错愕与感动,我当时的确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我明显地改变了许多,躺医院清醒的那一周我也在思考或许有那么一丢丢的可能,如果和她恋情的时间再持久点,我就会被完全改变然后脱离废材的状态也说不定。但是,现在我已经全盘否定了我作出的所有假想,内心所有对她的思念也全都止于那个昏迷时做过的梦。没有后悔药,假想就是永远都实现不了的东西。而且,就算回到了过去,能真正意义上改变我的也绝不可能是她。

  她这个强悍到没朋友的人,从未被世界所改变过,也从未停止过与命运的抗争。不能与她同行就是在拖她的后退,这对她来说是最不可容忍的事情,而我就是那个一直在拖她后退的及不了格的差生,作为优等生的她的背影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望尘莫及的存在。所以,我和她的分手从一开始就是注定好了的,性格与对待人生态度的迥异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与其说无法改变,倒不如说这些东西是命运在我诞生于娘胎之时就早已决定好了的。

  所以,小乖乖,哥哥并不是为了安慰你才编造的事实。我和林洒洒的分手,是一个早已写好的结局,你所做的也不过是导火索罢了,加快了结局的快速到来却并没改变其实质,而且你也并没做错过什么,错的不是你,错的一直都是无能为力的我。我这个人,本质太过让人无奈,无欲无求。说得好听点叫随性洒脱,但无力感才是我生活的真实状态。

  还有就是我必须要向你道歉,因为我那那一晚上的傻逼行为,反而让你住院了。本来身体就羸弱的你为了找我居然大晚上的跑了出来,幸亏遇到好心人送你到医院,要是你再出点什么事情我死的心都有了。”

  “哥哥,我......”妹妹此时已经泣不成声了。

  一脸幸福地看着妹妹,顺着妹妹乌黑的头发缓缓地抚摸下去,“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在原地踏步着,从那时起我就再没释怀过自己的内心,本该享受青春的我却活得像个即将入土的老人般无趣。怀疑和胡乱猜测成了我当时的主色调,阴暗得让人难以接受如此颓废的我,而我也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无所谓的心理浑浑噩噩地继续生活下去。

  也许,从那时起我就觉得我的人生至始至终都会是我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自己卑微的内心中,羡慕他人却从不敢尝试迈过分割我与世界的三八线。我一直将其归咎于命运对我的嘲弄或不公,崎岖的坎坷之路,看不见光明未来的黄昏之道。我是个注定要步入地狱的人,因为在我看来连如此卑微的爱情都无法延续下去。”

  “不是这样的,哥哥,不是这样的。”妹妹死死地抓住我的手,想说什么却组织不了已经崩溃了的辞藻。

  反握住妹妹的小手,泪水慢慢溢出了我的眼眶,“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完了,因为从那时起我的心就已经完全死了,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每天按部就班地进行机械化的操作而已。但是啊,让我没想到的是,有个内心善良的傻女孩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我,即使连我自己都已经放弃了自己;那个扎着羊角辫使劲抽啜着鼻涕,却还是会甜甜地叫我哥哥的小小女孩一直在努力地想让我明白,即使这个世界抛弃了你,你还有我;那个小女孩一直的努力却永远得不到哥哥的赞美,因为她的哥哥就是一个玻璃心,内心软弱的混蛋,自己那么差劲却有一个如此完美的妹妹,承认了妹妹的完美就意味着哥哥的失败,而这个哥哥却从不敢承认这本来就存在的客观事实,内心已经卑微到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但是乐观的小女孩儿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却从没气馁过;小女孩儿知道她一直被哥哥讨厌却从未厌烦过哥哥,因为在她的心中哥哥就是哥哥,这是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的,或者也不是任何东西可以篡改的事实。哥哥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亲人,就算他差劲到让人感到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就算他颓废到迷失在毫无意义的生活中,他还是小女孩儿的哥哥,小女孩儿还是会用尽她的所有来挽救即将步入深渊的哥哥。就算哥哥来到了自以为可以逃离一切的大学,小女孩儿还是会跟随着哥哥的脚步,哥哥恶毒地揣测着小女孩儿的用意,却不知道小女孩儿只是想使出自己的所有魔法让哥哥开心。

  妹妹,你一直都在守护着哥哥,一直都在救赎着我,而我却从来都不知道,从来都没承认过你。明明你是我的妹妹,无论在你的辉煌面前我有多么的黯然,你还是我的妹妹啊,我们的关系是怎样都改变不了的。正如现在我所要对你说的,也是无法改变的--妹妹,我爱你。

  #酷、n匠#!网c永久N8免费@看小D%说BL

  妹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情感在此刻终于像活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亲们,对不起啦。昨天开始就在写这章,确实不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