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天气是说变就变,看着还算晴朗的夜空一下就乌云遍布了。本来才出院,体力也不算太好,所以我洗了个澡之后就想早点上床休息了。想了想觉得还是穿条裤衩比较好,虽然在寝室一直都是裸睡的状态(还是要放松下自己以后的“性福”),因为都是男人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但现在是和妹妹同居的状态,还是稍微注意点为好。要是出现什么突发状况,比如地震,火灾,我这要是裸奔着出去,还被妹妹看到的话,我就不想活了。保险起见,还是要穿条内裤。

  窗外的小雨正淅沥,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雨势也在逐渐增大。我是挺喜欢下雨的,下雨后被拂尘了的街道和树叶特别干净,当然下雨天睡觉也是一种享受。放下手中《世界第一帅的我》,随手关了灯就准备睡觉了。过了也不知道多久,睡得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的,一道紫中泛蓝的巨大人形闪电劈在了窗外,顿时就把我吓醒了,妈的,难道老天都看不惯我太帅了?这时的房间就如同白昼一样明亮,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房门处好像有一道人影,妈的,难怪这房子的价格这么低,不会是闹过鬼吧。我虽然沉溺于二次元,但心中坚定的是唯物主义论。一边给自己的心里打气,一边缓慢地转过头,暗中伸手去拿我枕头边的手机。奶奶的,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只要你敢扑上来,我反手就砸你一脸手机。

  还没等我有所反应,一股香风就迎面扑来,然后一个温润柔和的身体紧紧地搂住了我。

  “兮..曦?”我不确定地问道。

  “嗯。”兮曦的声音很小,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我忽然就明白了妹妹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这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宠溺地摸了摸小丫头的头,温柔地说道,“这么大的一个姑娘了还怕打雷啊。”

  “嗯。”兮曦还是用细如蚊子的声音回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兮曦从小就很害怕打雷。被领养回来的某一天晚上,雷雨大作,小丫头蜷缩成小小的一块儿,紧紧地抱着当时还在一起睡觉的我,被吓得一直哭一直哭。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温柔地哄她也没用,但从她死命抱着我的行为可以看出她很害怕,出于勇敢的小小男子汉爱护妹妹的心理,我也用力地抱着她。可能是感受到了我拥抱的温度,晓得我一直在她旁边,妹妹的情绪之后也慢慢稳定了下来,最后在我怀里安稳的入眠了。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妹妹害怕打雷,每次打雷的时候都会抱着妹妹(好像没打雷的时候也抱在一起的)让她安心,这成了我和小丫头秘而不宣的小秘密。虽然初中分开睡了,但小丫头在打雷的时候还是会来我房间搂着我睡觉。高中因为感情的不合,她再也没来过我房间,我自然的以为她克服了害怕打雷的心理,没想到现在都快要成年了的妹妹还是这么怕打雷。

  我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拍了拍妹妹的背,“进来一起睡吧。”

  妹妹乖乖地躺在了我旁边。以前一起睡觉的时候倒是没有注意太多,两个人都还小,发育的特征还没那么明显,虽然妹妹的某些部位现在看起来好像还是没有发育过,当时抱着妹妹小小的胖乎乎的身体只是感觉到很温暖,很舒心。但是现在离我咫尺之遥的小丫头淡淡的呼吸,柔嫩的白藕似的搂着我的双臂,清凉的吊带装睡衣,都吃鸡着我的荷尔蒙。我知道小丫头是个大美女,但没想到竟然红颜祸水到了这种级别。

  虽然我是个死宅,但不代表我不爱锻炼。我会每天坚持跑步和俯卧撑,因为我相信总有女生会因为我的身材喜欢上我而不是因为我巅峰的颜值,八块腹肌一直都是我的骄傲。我就穿了个大裤衩,妹妹穿的睡衣也很清凉,所以现在这肌肤相亲的状况是真tm的尴尬,妹妹的呼吸变得紧凑也是因为如此吧。好吧,虽然我有时一个人也会想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但女主角肯定不会是妹妹啊,我没那么畜生啊。

  我的语气稍微有点急促,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兮曦,我们俩都长大了,这样不合适。要不你松手?”

  yY酷匠#%网永L"久n9免vM费看小说…2

  妹妹的脸羞红得快要滴血了,但还是没有松手,反而靠的更拢了,柔声向我撒娇道,“哥,我怕。”

  对妹妹的撒娇我是真的没办法,无奈说道,“你回你自己的房间,我在一旁看着你睡。等你睡着了,我再回我的房间,好么。”

  妹妹扬起泪汪汪的小脸让人怜爱地看着我,“哥,你嫌弃我。”

  “哥怎么会嫌弃我们家的小宝贝儿呢,爱你都来不及。你想呀,都快成年的一个大姑娘了,还和哥哥一起搂着睡觉不嫌丢人啊,要淑女知道么。”我耐心地开导着妹妹。

  “人家是淑女。”妹妹把头埋在了我的胸膛,“哥哥,是不是因为我是个坏女孩所以讨厌兮曦了,不想和兮曦一起睡觉了?”

  我听到妹妹的回答后愣了几秒钟,她这是什么意思啊。然后我感受到了妹妹温热的泪水滴在了我的胸膛上,一下就慌神了,急忙问道,“小乖乖,怎么哭了?哪里不舒服么?”

  “哥哥讨厌我。”妹妹的呜咽声变大了。

  “没有啊,兮曦。哥哥怎么会讨厌你呢。”我赶忙哄妹妹,“不哭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小美女。”

  妹妹松开了搂着我脖子的双手,双膝弯曲呈跪立状,两只手背擦着落泪的大眼睛,小手一抽一搭的,小脸呈现伤心时的红晕让我特别心疼。我轻轻地把手放在了妹妹的腰间,温柔地把她抱紧在了我的怀抱中,“乖乖,别哭了,你哭哥哥的心理也不好受。”

  妹妹把小脸紧紧贴着我的脸,秀发拂着我的脸庞,伤心地说道,“哥哥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叫着那个女生的名字,哥哥一直想着她,是我太坏了才导致那样的结果的,我是个坏女孩。”

  听了妹妹说的话后,我的情绪也翻滚了起来。我以为我只是在梦中大叫洒洒的名字不想让她离开我的,没想到在现实中也喊了出来,尤其是妹妹还在我旁边的时候。高中时期和妹妹的感情不合正是由于这个叫林洒洒的女孩闯进了我的生活,随之发生的一系列意料之外的事情也破裂了我和妹妹之前还算不错的感情,然后这些事情也成了我埋藏在心里永远的伤疤,至那以后林洒洒这个名字就成了我和妹妹的谈话禁区。没想到的是昏迷状态的我居然在妹妹还在我身边的时候喊了出来,还一直在喊她的名字,估计还有什么不要走,我离不开你之类的话。我突然想起我曾在昏迷中途醒过来一小会儿,模糊中看到妹妹大哭着叫我哥哥,死命地抱着正挣扎的情绪激动的我的场景,原来一直昏迷着的我还给妹妹填了这么大的麻烦,尤其还是心理上的负担。我和洒洒的事情比较复杂,现在想起来其实完全不能怪当时的小丫头,但是妹妹肯定把我和她分手的责任完全承担在了自己身上,从那天开始自己的内心就一直过意不去,就像一匹咬到了豪猪的狮子,口腔里的针刺让它痛得乱蹦乱跳,却反而更加剧了自身的疼痛,不拔掉那些刺,就如同不说出这些话,兮曦是一辈子都不会释怀的。小丫头真是善良的可爱,明明内心住着一只小白兔,却非要表现地像狮子一样蛮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剑与她的狗说:

  亲们啦,看完后麻烦点个推荐好吧,这样能给我更大的动力写这本书哦。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