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护

  “哥哥,哥哥。”恍惚中好像听到了一声幼嫩的童稚声音,谁在叫我么?

  “哥哥抱抱。”清晰的很确定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是谁在叫我?费力地睁开充满血丝的双眼,看到了穿着粉裙子的才四五岁的兮曦扬起天真的笑脸,两只小手举了起来,向我撒娇道,“哥哥抱抱。”

  好像全身的疲惫都消失了一样,我笑着想去抱兮曦,没想到刚要碰到兮曦的时候,忽然人就不见了,摸到的只是空气。我慌张地四处张望想要寻找兮曦,却连一点消失的痕迹都没看见。这里是哪儿,小丫头去哪里了,为什么周围全是一片黑暗得让人看不清的虚无,我为什么会悬浮在空中。

  忽然景色一变,我看到了令我魂牵梦绕的一幕,颤抖着的内心驱使我玩命跑过去。我以为时间不会因为我而暂停,生活如潮水般一直向前蔓延,可是我为什么还能看到让我日夜思念的那个人,那个瘦小的却能与世界抗争的背影,那个倔强到宁愿死都不愿向他人倾诉的死小孩,却会在我的怀抱中伤心地哭一下午。你到底去了哪里?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我知道我很差劲但是我有很认真地在改啊。毫无察觉的泪水蔓延到了我的嘴角,我却没有时间去品尝它的味道。我现在只想跑过去死命地拉着你,再也不让你逃离我的生命中,我再也不想过炼狱一般永远见不到灯塔的生活了,不想再继续连我自己都厌恶的麻木生命了。

  快要到了,快要到了。再快点,再快点,你别走,别走了,求你别走了。马上就能触碰到女孩衣角的时候,就如同可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一瞬间,她却,消失了。

  一切都静止了,我的感官消失了,眼神再没焦距,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是啊,我哪有什么所谓命运祈福的好运,它对我的嘲弄不是早就注定好了的么,一如当时的离开和现在的消散。我却还在内心保存着那一丝连我自己都惊讶的希望,却霎时灰飞烟灭。

  “哥哥,你还有我呢。”兮曦突然站在我的面前,微笑地看着我,却充满了鄙夷的眼神。一切不都是你么,不都是你引起的么,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为什么还要来继续毁灭我的人生,还不够么,是还不够么。我到底是欠了你什么,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推向绝望的深渊,一定要让我尝到绝望的恐惧才是你所希冀的吗。

  “才不是哦,才不是讨厌你哦。”兮曦貌似读懂了我内心的想法,俯身于我耳旁,耳语于我,“我不允许你还残留着希望是因为你永远是。。。。。。”处于和休眠状态差不多缓慢运行的感官在我听到兮曦的话后瞬间逆转局势恢复运作,血液以超音速的速度涨破了所有的毛细血管,飞快冲击着我的大脑皮成,身体却呈反态地逐渐变得冰冷,就好像正呆在千年冰窖中。我置身于虚无,却感受到了地狱的残酷,忽然觉得即使下一秒就会堕入轮回也是不错的。

  不!!!!我大声地向妹妹吼道,用尽所有的力气只为拒绝那令人错愕的回答。一瞬间,我睁开了我的眼睛,发现一个女孩正死命地抱着我,哭着叫我哥哥,一瞬我又放松了心情,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在梦境中我一直在行走,不感疲惫地走着,没有知觉地走着。不会感到饥饿与口渴,感官对我来说已经是个毫无用处的东西了。没什么理由,只是觉得前面有着什么正等着我。走了一天,一个月,一年,一个世纪,时间我已记不得了,也不愿去记了,我走过了珠穆朗玛峰,走过了撒哈拉沙漠,走过了长城,走过了我所经过的一切,甚至走过了太平洋,我却没遇见过一个活物,除了我自己,这世界好像再无他物。孤独地一直走着,有时也会有放弃的想法,但是两条腿却从不受大脑控制的坚持走着,好像要走完全宇宙一样。或许终点是通往天堂的凯旋门,也许是地狱的阶梯,于我无所谓,我的使命就是走着,走到命运的尽头能发生的所有我都会接受。走了大概有几亿光年后,我看到了一段连着普通青石板阶梯的腐烂的木制大门,什么嘛,心底感觉很失望,结局就是这么无聊么,欢迎或处罚的仪式居然这么无趣。我走上阶梯,顺势推开了大门--看到的却是高高的天花板,倾泄下来的白洁灯光,洁白的带有医院特有消毒味道的被子,以及身旁正运行的仪器。朝右手边的窗子望了过去,只看到窗外的一片黑暗。转向左边,却看到床边的妹妹以交叉的双手为枕头,睡在了床的边缘。一头清秀的黑发因为没怎么打理而显示出与气质不合的杂乱干燥,衣服也是皱巴巴的,应该是疲惫到了极点吧,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轻轻的呼噜声。

  心疼地想要起来摸摸兮曦的头,本来自己的身体向来就不是太好,还要受累一直照顾我。但我的身体却像是多年搁置在地下室,早已被恶心的铁锈侵蚀过的铁板床,坐上去只会让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废弃反抗声,无奈只好放弃这样的想法。但试着起来时不小心的动作却惊醒了熟睡的小丫头,神经反射似地叫了一声“哥哥你醒了么”,瞪大着的眼睛却真的看到已经醒来的我,眼泪顿时溢出了好看却显疲惫的大眼睛,一下就扑到了我的身上,小脸贴着我的脸,大哭起来,“哥哥,哥哥。兮曦好想你啊,不要离开兮曦好不好,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以后全都听你的,好不好,永远不要离开兮曦好不好,哥哥,哥哥。”

  忍不住的心酸像兮曦的眼泪一样从心里溢了出来,我的好女孩从我昏迷开始就没睡过一次好觉,没认真吃过饭,离开我几分钟都不舍得,就怕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没看到她,对从没照顾人的小公主来说,照顾了我这么久却从未抱怨过,本来就瘦小的身体在我怀抱中根本就感受不到多少重量了。笨蛋,你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么,你这个样子我以后怎么放心把你的手交给别人。

  心疼地抚摸着妹妹的后背,“傻孩子,哥哥不会离开你的,放心好了。不哭了啊,乖。”

  “哥哥。”妹妹断断续续地抽泣着,还是死命抱着我,怕一不小心我就会永远离开她一样。

  “好了好了,多大的姑娘了,还和哥这么亲密啊,让人笑话。”我安抚着妹妹的情绪。

  “多大你都是我哥,除非你不想要我了,不然我一辈子都是你妹妹,一辈子都要赖着你。”妹妹啜泣着向我撒娇道。

  我温柔地往外推了推搂着我的妹妹,“这么可爱的妹妹一辈子都要赖着我,哥哥求之不得哦。好妹妹,别哭了。你看看你,都不好好照顾自己,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现在又瘦得皮包骨了。”看着眼巴巴望着我的妹妹,我也不忍心说她了,笑着帮她把贴着脸庞的头发挽到了耳后,“乖乖,帮我叫下医生,你顺便去吃饭吧,不吃饭哥就不和你说话了。”我板起了脸,一脸严肃地说道。

  妹妹擦了擦泪水,眼睛还是通红,柔声对我说,“哥哥你想吃什么。”

  t看.●正版章0^节1上酷.匠网*K

  “先去买你自己的,我这情况等医生诊断了再说。先帮我叫医生吧,叫了后自己去吃饭,一定要吃哈。”

  “好。哥哥你先等会,我吃完了马上就回来陪你。”妹妹细心地帮我在后背垫了垫枕头,马上就跑去叫医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