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多或少我是个悲观主义者,身边的朋友才那么少。几乎对身边的一切都是视而不见,包括好的和不好的,美的和丑恶的,在我眼里都没什么差别。悲观主义者的我不存在什么确切的希望,所以生活才是得过且过,无论好坏,都可以苟且下去。但是现在,我的确被震撼了,就好像迷失沙漠的驴友渴望绿洲时的希望,经历战争却希冀玫瑰一样的纯真,眼前的这一切刺激了我的心脏,原来我的心脏不仅仅是跳动来进行生命力的维持,它也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也会有激动到不平衡影响到其他感官的时候,对一个废材的我来说,这美到极致的景观确实感动了我,原来我也是一个幸福的人,我也有拥抱世界的资格,就如同身边娇羞的她和这魅力的静止。

  一双小手在我眼前挥了挥,看我还是没动静,就放在了我腰间,狠狠地拧了一圈,然后。

  “啊!啊!啊!你干嘛啊!痛死我了。”我赶快把妹妹的小手从我腰间拿了下来,“你要杀了你哥啊。”

  “哼,”妹妹一脸的气愤,撅起小嘴,“谁叫你不听我说话的。和我在一起散步你都心不在焉的,你就是不喜欢我,你这个大骗纸。”

  “唉唉,什么啊,哥哥怎么会不喜欢你了。别生气了,你说要哥哥怎么做才能原谅我。”我好声地哄兮曦。

  妹妹听了我说的话,眼睛马上就眯了起来,嘴角上扬,耸了耸了小鼻子,那模样狡诈地像个小狐狸,“真的么,那我说了你不许反悔。”

  我心里虽然浮现出不详的预感,但是觉得如果这样能缓解下我和妹妹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不可以,对妹妹笑了笑,“那当然,你哥我什么时候后悔过了的。”

  “好吧,每天早上你不能睡懒觉了,因为要陪我晨跑,然后中午和晚上你要和我一起吃饭。至于周末,勉强给你个早上睡懒觉,其他时间要我来安排。不准请假,不准旷到,不准不服气,不准有女朋友。”

  听了妹妹说的话,我马上就石化了。我的龟龟,您这还真是合理分配我的时间啊。原来我上个大学是来给您打工的啊,你还不发我工资。再说我是让你说一个要求,你还变本加厉地给我来个附加条件。前几条我稍微还能理解,但关键是最后一条“不能有女朋友”是什么鬼,这你都要管,你暑假是去太平洋旅游的么?你哥哥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个标准的老处男,就想在大学完成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你还不准我耍朋友,那你是要我一生与电脑为伴咯。混蛋,你就这样对待你哥哥的?

  “咳咳,兮曦啊,我刚才肚子有点痛,没听清你说的。要不我请你喝奶茶,向你道歉?”

  兮曦挽手于腰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只是看着我。但是我却冷汗直流,依照多年来的经验,这种状态下的妹妹是马上就要变身超级赛亚人的节奏了。

  “大骗纸。”

  “对不起对不起,是哥哥的不对,哥哥答应你好了吧。”举白旗的我毫无尊严地向妹妹求饶。

  “哼。”妹妹背对我,高冷地走了。得,都要破纪录的和妹妹友好相处的时间又要遗憾截止了。看着妹妹的背影,我觉得现在还是不要去招惹她好了,正琢磨着等会儿要不要给她买杯奶茶让她消消气,结果兮曦却转身过来,没好气地对我说,“走啦,笨蛋。”

  看着一蹦一跳的少女清新的背影,我不自觉地就笑了,伴随着微风和温柔的阳光,和妹妹散步的感觉的确很享受。送别妹妹在宿舍后,我一个人罕见地哼着小曲走回了寝室。一路上心情愉悦,和妹妹之间恶劣的如坚冰般的关系也有了一丝裂痕破碎的痕迹,虽然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异样,就像是那种持续了多年的很不合的甚至恶劣的关系,在某天就突然和解了的不适应感。但我并没去深究,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高兴的时候又要自找麻烦,这不是有病么?我宁愿相信是妹妹长大了,也能懂得以前我作为哥哥对她的付出和爱了。

  就这样,我每天差不多除了上课就是在陪小丫头,陪她晨跑和吃饭,没事晚上也会和她一起在操场散散步。我和妹妹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也会经常嬉戏打闹,在外人看来我们就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妹妹倒是不太在意,即使我感到尴尬的时候提醒她,她也没作出多大的反应。其间还发生了一件对我触动很深的事情,因为妹妹要求我每天都要陪她晨跑,差不多六点半的时候就要在她宿舍等她。你倒是热爱运动,但你哥早已经是根老油条了啊,临近高考的时候我都没那么早起来,上大学起那么早不是要我命么。有天不知道怎么手机被调成静音了,所以没听到闹钟铃声和她打给我的电话,于是睡过头了。醒来后看到窗外阳光大好,我就知道出大事了。拿起手机看到妹妹打给我的10个未接电话,在当时还热得没穿睡衣睡觉的我顿时冷汗直流。我连忙拿起手机给她打了过去,但她却赌气地一直不接。

  妹妹的性格与其说是傲娇,倒不如说是当我一面,背我一面。在别人面前倒是很有礼貌,交谈什么的也没太大问题,但是对我就是没有丝毫道理的讨厌和无理取闹,妹妹尤其厌烦我的言而无信。还是在初中的时候,有次妹妹过生日的时候我忘了送她礼物,关键是我还在前几天答应了要送小丫头一份大礼物。因为这次忘了送礼物的我,妹妹哭了整整一晚上,还一直骂我是大骗子,就算是我哄她也没用。最后还是爸妈出面教训了我一顿,而且之后我把每个月的零花钱都交给了小丫头,这件事才算结束的。注意,是才算结束,不是结束了,是后来我悲伤地签订了几条丧权辱国的条约之后,她才真正原谅我的。

  上了大学后,我和妹妹的关系是逐渐升温破冰和好的状态的。我不想因为我小小的失误就再次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恶劣,所以我只能希望小丫头对我的脾气稍微好点,上课的时候也在琢磨中午的时候该怎么讨好小丫头。没怎么看周围的情景,认真思索着的我被突然出现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人打断了思路,略微生气的我抬头就看到了我亲爱的妹妹,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兮曦并没有生气,却很甜地笑着看向我。WTF?这是什么节奏啊。难道是小丫头爆发的前兆?但是很明显这不符合她爆发的样子啊。看到我惊讶却说不出话的样子,兮曦笑地更甜了,“傻样,还没吃早饭吧。”说着她就从背包里拿出了面包和牛奶。

  (更新N最;快上酷QX匠Ei网Q"

  “对不起啊,兮曦,早上我没听到。”我立刻解释。

  兮曦轻轻地“嗯”了一声,笑着柔声对我说,“我又没怪你,我给你打那么多电话是担心你病了,你能陪我出来跑步我就知道你在努力了,是真的没有怪你哦”

  就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我全身一下就麻木了,眼泪瞬间在眼眶打转。我之前一直恶意地揣测妹妹的心思,以为她打那十个电话是生气了的表现,以为她会在中午的时候狠狠地对我发火,甚至还想起了以前对双方都不愉快的事情,我所以为的不过就是她还一直是那个讨厌我,对我厌烦,无理取闹的小屁孩,我的意识还是停留在以前不快乐的时光中,我甚至在内心还是一直否定着她,或者说不认同她为我所做的所有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