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修寒和梳华率领着三军,来到了与漠北君交战的战场之上。修寒神情凝重的看着对面骑在马背上的——夙惟。

  而夜阳则在夙惟身后,被一名带着面纱的女子看守着。夜阳在马背上一言不发的低着头,他穿的那身白色的锦袍,此时已被染成了血色。

  修寒越发觉得,夜阳身边的女子有些眼熟,就算她带着面纱,也能识出个一二,只是不敢确定罢了。

  “你有没有觉得夜阳身边的女子,长的有些像梅月?”梳华紧紧的盯着那位身着白衣的女子,问着修寒。

  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修寒,“的确有些像。”他顿了顿,“没想到啊,夜阳将夙惟当做兄弟看待,这么些年就只为了下这么一个套。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梅月会在那个时候去墨阳……”不然,夙惟他们也不会知道,以琴和夜阳会来漠北。

  “哼,”梳华对于夙惟用的小伎俩,不禁嗤之以鼻,“不择手段的人心最可畏,更何况他还预谋了这么久。”

  夙惟意气风发的看着他们,嘴角多了一丝神秘的笑容。他神态自若的抄着双手,时不时的转过头,和身后的梅月说两句话。

  “就这样干等着?”梳华不解的问道,“我们可没有这么多时间跟他们耗,依我看,还是赶快跟他们开战,速战速决把夜阳赶紧带回去!”军营之中还有以琴,虽然留了几个人把守,但是她在营中待着,免不了会担心。

  就在修寒他们的谈话间,夙惟向身后的梅月言语了几声,就瞧见她自腰间拿出了一把嵌有蓝宝石的剑,双手呈给了夙惟。

  修寒看到那把宝剑倒没什么,反而是梳华,当那把宝剑出现之后,他觉得他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那是……”

  “漠北汗王的所有物——青夜剑。”修寒镇定的接过了梳华未说完的话,他紧紧的盯着那把剑,夙惟究竟是谁,修寒已经能够在心里猜出几分了。

  “阿古!看本王今日是如何取得他们的首级!”夙惟大喝一声,自从他刚才接过那把青夜剑后,情绪就变得很兴奋。

  听到“阿古”两个字的夜阳,突然大笑了起来,“阿古啊阿古,枉我这么多么对你一往情深。你却利用‘梅月’这个名字,骗了我这么多年!”

  “待此战结束之后,我便会陪你天涯海角。”阿古愧疚的低下了头,“我也有我的使命,但我觉得,我爱你这件事,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美好的一件事。”

  修寒单手持了战玉画戟,朝梳华笑了笑,骑着战马,就向战场中央的夙惟奔去。

  修寒放慢了速度,对夙惟冷冷的一笑,“今日若想取我首级,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报上你的名号!”

  “本王是夙家七公子,汗王封小王为漠王。”

  g+酷L匠网永Z8久S免!费;看XX小{|说/

  好一个漠王,漠北莫亡,他乌卡里,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名字请忽略……)“墨阳储君——修寒。”他说这几个字的时候,声音轻的不得了,那种语气,似看透了淡泊名利一般。

  “今日小王倒是想领教领教,你究竟有没有世人口中的那般利害!”夙惟万般得意的看着修寒,似乎对自己的夙家剑法很有信心。

  修寒的画戟落到了地上,“请赐教!”他气势磅礴的朝夙惟逼近,散布在他周围的尘土,让别人看不穿他的身法究竟如何。此时此刻的修寒,就连武将出身的梳华都感叹不已,他已跟随修寒出征多年,也从未见过修寒如今这副逼人的气势。

  很快,二人就进入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修寒松开了缰绳,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战玉画戟,硬生生的接住了夙惟所谓的夙家剑法。

  夙惟在兵器上,就比修寒吃亏许多,他的夙家剑法再精妙,也近不了修寒的身,而修寒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刺中他,修寒若攻,他就只能守,而且一点回击的余地都没有。

  有好几次,修寒差点直接取了夙惟的性命。

  夙惟暗自大叫不好!若此长久下去,自己必定会输。他心有余悸的看着修寒手中的战玉画戟,想着如何才能近了修寒的身,只要能靠近他,自己就绝对会赢得这场战争。

  看来这个修寒,还真是不容小觑,“夜阳对你当真有这么重要?”他说完这句话,脸上的神情明显的很得意。

  修寒听到这句话,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夜阳,不料,就这一瞬间,却被夙惟钻了空子。

  夙惟瞧见自己的机会来了,便趁机绕到了修寒的左边,大喝一声,“夙家剑法第九式,落笔生花!”他不留情面么一剑刺中了修寒的腰部。

  梳华看到这一幕,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忍不住的冲修寒大叫,“修寒!别让他钻了你的空子!快些集中精神,莫要理会其他的事情。”

  修寒对于这没有防备的一击,不禁在马上一个踉跄,,险些摔下马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梳华,没有再说什么。

  “修寒!你不必管我,我早就做好了要死的准备!”夜阳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修寒,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修寒为了自己而战死沙场。

  修寒一面接住夙惟攻过来的招式,一面跟他们说,“你们别再说些使我分神的话了,夜阳你还想不想回来?”

  梳华和夜阳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听到了修寒的这番话,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安静的观战。

  此战对于夙惟而言,只能速战速决,对于修寒的应对自如,他开始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继续防守着。

  修寒眯着双眼,冷笑道,“夜阳如此重情重义,你却如此对他!你心里难道不觉得愧疚么?”他猛地划起了地上的尘土,迷住了夙惟的双眼。“他能将你这种人当做兄弟,也算是买了一个教训吧!”

  “我预谋已久的大事,岂能让他得知?我只不过是碰巧得知了离家出走的少年,要去绣城,那地方可是我的老家。”夙惟全无往日的潇洒姿态,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说着,“既然夜阳大少爷要去绣城,我身为夙家的七公子,哪有不好好招待的道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