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卷 第四章

  以琴看着信封上的四个字发呆,这分明就是夜阳的笔迹!可是这种时候,他是如何寻得笔墨纸砚,写的这封书信?又是交给何人送来?这让她的心里有些疑惑,因为这并不像夜阳的做事风格。

  “拿与我看看。”修寒发现以琴有些走神,就叫了她一声,“夜阳怎么了?”他也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这一晚上都没见着夜阳的影子。

  以琴把信交给了修寒,“你拆开看看他写了些什么。”她低下了头,“我不敢看……”

  修寒将信封里那张,折的整齐的纸,慢慢的展开,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以琴,却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良久,修寒开口道,“他说,他在夙惟那里,叫我们不必担心,等他回来再跟我们解释。落款人的确是夜阳。”

  他把信看完,就放在了一边,“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以琴把昨天下午发生的事,仔细的向修寒道了一遍,“你就不觉得奇怪么?这个时候,夙惟居然能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绣城么?”

  “嗯,这件事的确有些可疑。”修寒说完后,就陷入了沉思中。

  这件事仔细想来,岂止是有些可疑,简直是非常可疑。而且这件事,任凭谁听去了,都会觉得可疑。

  修寒望着那封书信,沉默了片刻,就立即掀开了杯子下了床。然后大手一挥,将书信拍在了桌上,“来人!”

  语毕,便有两位将士从帐外走了进来,跪在了他的面前,“太子殿下有何事吩咐?”

  “你去带几个人,守在军营周围,若是发现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就立刻向我汇报!”修寒的神情突然变得很严肃,方才逗以琴的那副姿态,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太子殿下!”他们的动作很快,刚说完就退了下去。

  以琴站在修寒身后,看向坐在椅子上,略显疲累和憔悴的修寒。他刚醒来就要接受如此的一个事实,想到这里,她的心里觉得自己有些没用。

  她心事重重的看了一眼修寒,却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毕竟夜阳是自己弄“丢”的。

  修寒转过头,故作轻松的说,“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接受这个事实吧。”

  *c酷@匠m网D*唯f一}t正&g版L,"其他g都●Z是盗,/版C?

  他朝以琴张开了双手,轻声道,“过来吧,我想抱抱你。”

  “你累不累?”

  修寒微笑着摇了摇头。

  以琴看着他,拿出了药瓶,“那你先把药吃了好不好?”

  “好吧好吧,那就依你的。”修寒接过了以琴递来的药,吃了下去,“这样行了吧?”他看着以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开口道,“你是不是想说,我该休息了?”

  以琴抬起头看着他,修寒那一脸让人觉得很舒服的表情,让以琴一扫眼底的失落。再加上他的那句话,让她忍不住的想发笑。

  修寒站了起来,将她拥入怀里,轻抚着她的发,“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夜阳平安的带回来的。”

  别人可能不知道夜阳对以琴有多重要,可是他知道。毕竟夜阳陪了她这么多年,不管以琴是烦心事,还是开心的事,都说给夜阳听。这个世上,最了解以琴的,除了她自己,那便是夜阳了。

  仔细想来,夜阳在这些年里,一直充当一个“听者”的身份。而夜阳他自己,却很少会和他们说些自己的事情。这么多年,被忽略了的人,却是夜阳。

  “报!”刚才出去的那名将士,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但是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他不由得红着脸低下了头。

  修寒只得将怀里的以琴松开,又坐回了椅子上,“是否发现了新的情况?”

  那将士依旧低着头,双手抱拳道,“是,末将在营外巡逻时,发现了这个。”他自腰间拿出了一支箭,箭上系了一封书信,他走上前去,双手呈给了修寒,“末将就先退下了!”

  修寒没有立刻拆开,而是看向了以琴,“你……还是先不要看了吧?”他也不知道信里究竟写了些什么,当然也怕这封信里的内容涉及到太多关于夜阳安危的事情,以琴看到会难受。

  可是谁知,以琴的倔脾气却上来了,不管修寒怎么说,她无论如何都要看。

  “我已经愧对夜阳了,你不能连这些事情,都不让我知道吧!”她的情绪有些开始激动,泪水已经深深的堆积在了眼眶里,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修寒只好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背,有些无奈的说,“那好吧,你想看就看吧!”他看到以琴说这句话的模样,心里竟起了着妒意,但是他又不能说出口。

  以琴一听得到了准许,就迫不及待的拆开了那封绑在箭上的书信。她一眼就看出了,这不是夜阳的笔迹,那如行云般有力的几个字,却深深的刻在了以琴的心上。

  修寒不由分说的从以琴的手机拿过了那封信,上面写道,“若想要会夜阳,明日午时,战场见。”没有落款人,这封信上的陌生笔迹,显得那么刺眼,仿佛是在嘲笑他们。

  看完信后的以琴愣住了,那藏在眼眶里的泪水,就如同掉了线的珍珠一般,她边哭边说,“是我害了他,是我对不起他!”

  修寒心疼的从背后抱住了她,“夜阳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明天一定会把他带回来!”夜阳若是此番回不来,在以琴的心里,大抵会内疚一辈子。

  他看着哭成泪人的以琴,却不知道该说怎样的话来安慰她,修寒突然有些痛恨自己的嘴笨,怀里的人哭成了这般模样,他却无能为力。以琴越哭,他心里越不好受。

  他定是不能让以琴愧疚一辈子,所以明日一战,他必须要亲自去,并且要赢得这场战争。

  良久,修寒发觉怀里的人没了动静,就把她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然后他寻了一块毛巾,替以琴擦了擦那张布满鼻涕眼泪的脸。

  做完这一切之后,修寒就坐在以琴的床边,轻轻的拂了拂她那疲惫不堪的面容,叹了一口气。

  又替她重新塞住了被角,随后他就拿起了桌上的书信,还有那支箭,走出了营帐,就去找梳华商讨明日的找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