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个人在一个山洞里,紧挨着过了一夜,以琴揉了揉眼睛,动了动已经冻的麻木的双脚,然后把披在身上的毛裘,重新系了回去。她把手藏在毛裘里,企图可以暖和一点。

  “夜阳,”她蹲了下来,晃着夜阳的身躯,“快起来吧,我们还要赶路呢!”

  “好……”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又眯了一会儿,直到以琴洗漱完了之后,他才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今天可能会路过城里,到了那里,我们就去好好的吃一顿吧。不过,到了那儿,也差不多要天黑了。”

  以琴递给夜阳一壶水,“快些洗漱吧,等到了地方再说。”

  “是,我的琴姐姐!”

  她笑了笑,就从山洞里走了出来,望着那些微弱的阳光,恨不得把太阳从天上拉下……

  夜阳将两只包袱都背在了自己的身上,把两匹马牵了出来,走到以琴身边,“我们出发吧!”

  路越来越不好走,有时候是山路,有时候是树林,甚至还要过河,还好是浅溪,不然还要坐船。

  等他们到达那座小城的时候,果真已经到了晚上,他们随便找了家客栈,吃了些东西,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起来,便继续赶路。

  刚出了小城的夜阳,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他说,“好久没有这么累了。”夜阳极其讨厌赶路,特别是在冬天。

  以琴回头白了他一眼,“快走吧,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夜阳叹了一口气,“若是不出意外,我们明天下午就会到达漠北,不过明天一定要多加小心,漠北之地,应该会比较混乱。”

  以琴点了点头,“知道了。”

  两个人又赶了好些路,随便找了一颗大树,停了下来。夜阳望了望天色,已经到了该吃午饭的时辰了。

  以琴看着夜阳递来的干粮,忍不住的抱怨,“早知道就从那家客栈里,打包一些饭菜了。”她盯着手中那个干巴巴的馒头,只好硬着头皮吃了下去。

  “好了,别再抱怨了,凑和一下吧。”夜阳从包袱里拿出了一壶酒,自己喝了一口,就给了以琴,“现在已经进入到漠北的边界了,皇上嘱咐过我,这一带正在闹饥荒……”

  m最…s新:章c节…上◎酷u匠";网b

  以琴还没喝下手机的酒,就听见了不远处有人叫他们。

  “他们是谁?”以琴问道。

  夜阳连忙吞下最后一口食物,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应该是修寒的亲卫队吧。”

  “那我们应该过去么?”

  夜阳摇了摇头,“先等等看吧,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夜阳仔细的观察着的那些向他们走来的人,让他觉得奇怪的是,那些人都身穿常服,而且……还知道他们的名字。

  夜阳的手里,早已握紧了那把暗藏玄机的铁扇,生怕有什么变数,“你先上马,待会儿要是有什么不对,就赶紧走,不用管我。”夜阳小声的对她说,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以琴身上的解药,就算真的动起手来,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此时夜阳是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习武。

  夜阳转过身,“从这里一直往南走,你就能找到修寒他们。”

  “那你呢?”

  夜阳微笑着,“放心吧,我随后就到,不会有事的。”他顿了顿,又继续说,“打不过我就跑嘛!”

  以琴重重的点了点头,“那你自己小心。”

  夜阳点了点头,看着以琴走远了之后,才将那把金边铁扇,神态自若的拿在手里,一下一下的摇着,“不知各位此时造访,所谓何事?”

  “大哥,那个郡主跑了,还追不追?”一个略显瘦小的小弟,走上前去,跟领头的男人说着。

  领头却大手一挥,“不必。”

  那约莫五六个彪形大汉,全部按住了腰间的刀,朝夜阳一步步的逼近。其中有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男人开口道,“你就是墨阳城的丞相之子?”

  “正是在下。”

  “刚才骑马朝南走的女子,可是玉珏以琴?”

  “不是,她是我的婢女。她拿了我的水壶,要去南边寻些可以入口的清水”夜阳随便说了一些话糊弄他,“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是么……”那名刀疤大汉故意把声音拉长,“我也不管是不是了,解药一定在你身上吧。”

  这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解药啊!夜阳暗自一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那么还请各位大哥告诉在下,那解药对你们又何用?”

  “这……”刀疤大汉“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这你就不用管了,是我们少爷下令,说要从你的手里,把解药抢来,不能让解药落入修寒手机就是了。”

  “恕在下愚昧,大哥不妨告诉在下,你家少爷是谁?”夜阳眯缝着双眼,心里想着该如何脱身。

  刀疤大汉想了想,“你反正都是个将死之人了,这样吧,你把解药交给我,我就告诉你少爷是谁。这样,你也能少受些皮肉之苦,看你细皮嫩肉的,定是没怎么吃过苦吧!”

  他身旁的一名小弟按耐不住了,特别干脆的说,“不去把他带回府里,让少爷问他得了,这荒郊野岭,天寒地冻的,他要是真死在这,他爹还不得跟我们玩命?”

  刀疤大汉摆了摆手,“我们也算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得讲究规矩。”

  看来这个男人,还挺懂礼数的,没有要把自己弄死的念头,我只要把指使他的人是谁套出来就行了,其他的,一概不重要。“本少爷不如就跟你们走一趟,也好让我见识见识你们口中的‘少爷’究竟是个何方神圣。”

  那五六个人,面面相藐了好一阵,最后那刀疤大汉开口道,“此话当真?”

  “本少爷说话一言九鼎,驷马难追。我都已经落入你们手里了,就算我要和你们打起来,那也是我吃亏!你们说杀我就能杀了我,我哪有反抗的余地?”

  夜阳仔细的观察着他们脸上的表情,企图找出一些破绽来,好让他们说出幕后黑手是谁。或者是能让他发现,他们身上有什么代表性的东西也行啊?“不过,你们得先告诉我你们少爷是谁。”

  刀疤大汉摊了摊手,无奈的说,“就算你想知道我们少爷是谁,我们也没办法告诉你。”

  夜阳突然看到了他刀柄上刻的字,待他看清那是个什么字的时候,心中却疑惑万千。他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紧皱着眉头道,“为什么?”

  “少爷特地交待过我们,不要把他的身份透露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