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二章修墨然重新回到后殿的时候,他们刚刚吃完午饭,他手上拿着一个小瓷瓶,“这便是解药。”修墨然伸出手,将东西交给了以琴,看向她的眼神,有些语重心长。

  “你们此行,必定辛苦,我给你们准备了一辆马车……”

  以琴摆了摆手,“骑马就行了,马车太慢了。”她毫无顾忌的打断的修墨然的话,“食物什么的,就都一切从简吧,不必这么麻烦。”

  她说话的样子,不由得让修墨然大吃一惊。明明只是个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的小姑娘,说话居然能如此干练,这让修墨然有些意外。

  “也好,就随你们的意思吧!什么时候出发?”

  以琴不假思索的说,“现在。”她的眉头紧皱,瞳孔就像一个看不到的深渊,能让她如此认真的,恐怕只有修寒了。

  修寒这小子还挺有眼光的,以琴做事如此不拖泥带水,将来有她在阿寒身边辅佐,阿寒必能成就一番大事业!

  “好!你们就先跟我来吧,我去给你们找两匹快马!”修墨然欣慰的看着以琴,不愧是他玉珏英生出来的女儿,以琴若为男子,以她做事的方式,此生必会光芒万丈。只可惜,她生为女儿身。

  修墨然在这些孩子面前,很少会自称“朕”,在夜阳他们面前,当然也不例外。他走在他们的前面,脸上笑得跟花似的,丝毫没有因为儿子的事情,受到任何影响,他若是整天愁眉苦脸的,这么大一个国家,每天大事小事这么多,他还不得郁郁而终?

  以琴走的很快,几乎要和修墨然肩并肩,但是礼数还是要有的。她的心里的确很着急,恨不得马上就飞到修寒那里,她也有些怨恨自己没用……

  跟在修墨然身后,走了好长的一段路,直到听见了一声“皇上驾到”,他们才知道,到了御马殿了。

  所谓御马殿,就是一处比较大的院子。有几个比较大的马棚,马棚里养的都是些名贵的宝马。

  修墨然走到一个只有两匹马的马棚前面。随手招了一个太监,说道,“将这两匹马替朕牵出来”

  “是。”

  以琴看到被牵出来的马后,不禁唏嘘。这皇上还真是闲情雅致,不过他们倒是挺大方的,如此上等的两匹马,竟然舍得让自己和夜阳骑着去漠北。就算快马加鞭也还要四天三夜的路程,就不怕它们中途累到了么。

  修墨然走上前摸着两匹马的头鬃,“这两匹马名为如影,此次漠北一行,就拜托二位了。”

  夜阳站在修墨然身后,“这是微臣的本分,皇上说拜托,就见外了。”

  “但是路途遥远,二位需多加小心。”修墨然亲自将两匹马牵到琴娘和夜阳身边。,把手中的缰绳一一放在他们手中。

  随后修墨然又朝太监手里,拿过来两个包袱,“这是干粮和水酒,你们留在路上吃。”

  夜阳接过来单漆跪地,“微臣一定不负皇上所托。”

  谁知道修墨然竟摆了摆手,他的这个动作显得如此力不从心,“阿寒若真的出了意外……”他顿了顿,“那也是天意,你们尽力就好了。不要勉强自己,最重要的,是你们能够平安的回来。”

  “皇上,在这段时间里,你也不用担心了,有我们在,一定把修寒平安带回来!”以琴望着修墨然那张,因日夜操劳而显得疲惫不堪的脸庞。有如此为你担心的父亲,修寒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修墨然的笑容,突然变得不像以前那样轻松,他硬生生的挤出来一个笑容,“谢谢你们!”

  夜阳没有说话,而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皇上放心!我和琴娘就先出发了!等我们的好消息。”

  “好!”

  以琴和夜阳各自上马,手中握着缰绳,仿佛是修墨然给他们的信心,随着一下一下,“嗒嗒嗒……”的马蹄声,二人渐渐的驶向了远方……

  一国之主在琴娘面前,只不过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只要是是做父亲的都会担心自己的孩子。既然修墨然将希望寄托在了自己身上,他们又岂能让修墨然失望?就算堵上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把修寒带回来!

  他们骑在马背上,在墨阳城的大街上飞驰着,街道上的百姓看到了他们,都纷纷让开了道路,马蹄一下下的敲击,响起了一阵阵清脆的声音,随着他们的步伐飘向更遥远的地方。

  很快,他们驶到了城外,到了郊外的路上,以琴忍不住慌张了起来,她突然想到了陆闲,自己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那个丫头该会为自己担心吧。

  以琴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陆闲,毕竟这么多年来,自己让她受苦的太多了……

  夜阳下意识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以琴,“小心点,马跑的这么快,小心摔下去。”他说出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看着以琴缱绻的姿态,夜阳真是有些担心,“把东西放好,这一路上免不了有土匪山贼什么的。”

  以琴当然知道夜阳回的是什么东西,她不想说话,不是不想,而是没心情。以琴对夜阳笑了笑,她有好多话不想告诉夜阳,就是怕他分心,只好在心里藏着掖着,忍住不说出来。他们走了很久,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夜阳勒住了马,对琴娘说,“休息一会吧。”

  以琴抓住缰绳走向夜阳,“待会天就要黑了,夜路不好走,趁现在还能看得见,多赶些路吧。”

  夜阳点了点头说,“也好。”

  于是二人又重新加快了速度,飞驰的向前赶着,直到天黑了,他们才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山洞,停了下来。

  以琴紧了紧身上的狐皮裘,搓着一双冻的通红的手,“好冷,但是不可以生火。”她看着夜阳把马拴好走到自己身边。

  夜阳看着搓手的以琴,直接把她的手握在了自己手中,不停的哈着气,他看到以琴搓手很温柔,怕弄疼了她,“对不起,我答应了修寒,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却要让你跟着我受这种罪……”

  “你不必自责,是我自己要跟来的。”

  酷m匠网永+久H@免RE费~看小a#说、

  夜阳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他真的很佩服以琴胆量,他看着以琴的手,感到已经有一些温暖了,就放开了她的手,“先吃点东西吧。”他边说边解开身上的包袱,拿出了里面的水喝了一口,“该死,这水怎么冷成这个样子!这种天气,还真的不好过!”

  以琴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解开了自己的包袱,“别喝水了,喝点酒吧。”

  夜阳听见了有酒,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接过以琴手中的酒,猛地灌上了一口。不禁感慨道,“还是皇上想的周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