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卷第十一章

  第三卷第十一章“你就是玉珏英的长女吧?”修墨然收起了那副慈祥的笑容,严肃的看着他们。

  以琴答了一个是。

  她平静的望着坐在她面前的修墨然,她发现除了眉眼之间和修寒相似,可是这性子,和修寒实在是完全不一样。以琴在心里默默的叹息着,她从未和一个善变的人相处过,这可如何是好......这时候,修墨然摇了摇头,他的这一个动作,可把以琴吓得不轻,还以为修墨然要说,她配不上他们家修寒呢。可是他的下一句话,是真的让以琴有些害怕。

  “阿寒中了毒,说想见你一面。”修墨然的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王者气息,“今天下午,你和夜阳就带着太医刚刚研制出的解药,前往漠北。”

  当以琴看到这一幕,终于肯相信他和修寒是亲生父子了,就连说话的语气当中,都带着一丝不屑!

  刚刚从修墨然口中说出来的那番话,就是夜阳不知道该如何对以琴开口的事情。夜阳仔细的看着以琴脸上忧伤的表情,突然后想去伸手拥抱她,但是他看了一眼修墨然,最后还是忍住了。

  等以琴从那句话中反映过来的时候,她牵强的笑了笑,想掩饰住那股突如其来的难过。但是以琴所做的这一切,都被夜阳深深地看在眼里。

  “不如就让我自己去吧!我怕雪清郡主到时候会承受不了.......毕竟路途遥远。”夜阳自告奋勇的说着,可是他的心里,也未必好受。

  以琴摆了摆手,努力的抑制住想哭的情绪,“少爷能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此次漠北一行,我必须要去!”就算在前方等着她的,是万丈深渊她认了,万一修寒醒不过来,她也认了。

  “那好,那朕就先走了,你们也休息休息吧。”修墨然走了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说,“我会为你们准别号一切的......”最后他潇洒的抚了抚衣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走了。

  以琴站了起来,向着修墨然的背影微微欠身。等修墨然离开了以琴的视线后,她转过身,淡淡的看了一眼夜阳,整个人就瘫倒在了椅子里。

  她笑了,笑得如此缱倦,如此凄凉。“这究竟算怎么一回事啊!”以琴失落的闭上眼睛,但她的笑容,与此情此景实在是不符。

  夜阳突然站了起来,大义凛然的走到以琴面前,“想哭就哭吧,别忍着。”

  而以琴却很淡定的对他说,“我不能哭,哭了我就输了,一败涂地。”

  “输?输给谁?”

  “我自己......”

  “......”夜阳无奈的看着她,“你究竟想要逞强到什么时候?”要强的女人不好......她若是一直如此下去,恐怕会让修寒没有存在感。

  “听着夜阳。”她睁开了眼睛,“我这不是逞强,而是要去做我应该去做的事,去漠北找修寒,就是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人这一生有很多要去做的事情,就算不情愿接受事实,也要去做,要坚强的面对一切,以琴就做到了这一点。

  她现在在心里,简直害怕到想去死,可是,她如果真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以琴真的很坚强,至少在别人眼中是的,不管结局如何,自己去接受就好了。

  “夜阳......”

  “嗯?”

  “我想睡觉。”她说着,就自顾自的向殿后走去。

  夜阳看着疲惫不堪的以琴,“好,我替你守着。”

  夜阳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压抑,就离开了殿内,走了出来,坐在殿外的石阶上。他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藏在心里的事情都不知道向谁说才好。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茶具,心中出现了一个念头——若是有酒就好了。

  也不知道他独自在殿外坐了有多久,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脚已经冻得麻木了,站起来的时候差点从石阶上摔下去。

  他暗自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才能让他没这么烦心,“少爷,该用膳了。”

  夜阳抬头看着那个领头的小宫女,“你是华妃娘娘身边的人吧?”

  “是,奴婢叫婉秀。”婉秀说着,就把站在殿外的小宫女们叫了进来,把带过来的饭菜,给他们摆放在桌上。“华妃娘娘怕少爷郡主饿着,就遣了奴婢给少爷,和雪清郡主送午膳的。”

  '最新☆章Y6节(上7酷匠{h网P

  “少爷和雪清郡主慢用,奴婢先退下了。”

  “嗯,好,你替我给华妃娘娘带个话,就说不用担心修寒。”

  “是。”

  夜阳笑了,他是在嘲笑他自己,这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语,怎么可能让别人相信呢,自欺欺人罢了......“以琴,先起来吃点东西吧......“夜阳心疼的望着以琴那张略带憔悴的脸,就把她从床上扶了起来。见她毫无反应,就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温柔的说,“先别睡了。”

  以琴揉了揉眼睛,掀开了被子,坐在床边,“你刚刚说话的样子,让我误以为是修寒回来了。”她从床边拿出了鞋,穿上后从床上走了下来。

  夜阳有些尴尬的说了两个字,“没有。”

  “谁送来的?”以琴坐在圆桌旁,“居然还有酒。”

  “是华妃娘娘派人送来的,说是怕饿着我们。”夜阳从小就喜欢叶锦云,因为夜阳的母亲,在早年间就生病去世了。再加上夜阳从小就经常和修寒在一起,从小叶锦云就把夜阳视如己出,疼的不得了。

  “那就先美美的吃上一顿吧!”以琴拿出了酒杯,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才放下了酒杯,开始吃饭。

  夜阳突然觉得有些冷,就朝殿外看了一眼,呢喃道,“下雪了。”他也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口。“我的雪清郡主,外面下雪了。”

  “嗯......”咽下了一口食物,“我看到了......这么冷的天气,也不知道修寒怎么样了。”仔细想来,她还真觉得有些对不起修寒,他在外面受苦,如今命悬一线,而自己却在皇宫里大吃大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