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十章待琴娘从马车上下来后,到达玉坊的时候,已经是五更天了,不远处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她望着马车离开的身影,暗自摇了摇头,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她走到玉坊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推开了后门,走了进去。

  以琴没有回泠雪阁,而是在后院的亭子里坐着,她抬头看了一眼泠雪阁的窗口,里面竟然闪着微微的烛光。

  坐在窗口的夜阳好像是发觉了后院的动静,就站了起来向后院看了一眼,他站起来的动作碰倒了那张椅子,落地的声音让夜阳有些不知所措。他看了良久,确定了是以琴后,就吹熄了蜡烛,从楼上跑了下来。

  等他来到以琴面前的时候,将坐在石椅上的以琴,一把抱在了怀里,然后夜阳居然在她怀里抽泣起来,“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他说完这句话,哭的更厉害了,一个已经年满二十岁的男人,竟然在以琴怀里哭的如此不堪。夜阳就连小时候,也从未在以琴面前哭过。

  以琴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我怎么会离开你呢。”以琴暗自摇了摇头,看来夜阳这次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夜阳哭着哭着,就顺势坐到了以琴身边,继续一下一下的抽噎着,他哭着说,“你知道我……这一夜过……过的有么提心吊胆么……”夜阳愈哭愈凶,“我都……都……已经想好了……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去跳江。”此时此刻的夜阳,就像是在外面受了气的孩子,回到家里向母亲告状。

  以琴看着夜阳,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哭,就向他伸出了双手,将他拥在自己的怀里,“我的好夜阳,不哭了好不好?等一会天亮了,姐姐去给你买糖葫芦。”以琴说话的语气很温柔,安慰着已经在她怀里泣不成声的夜阳。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玩笑……”夜阳停止了哭泣,从她怀里抬起头,看着梨涡浅笑的以琴。“你你你……你居然还有心情笑,你消失的这一夜差点没把我吓死!”

  “为什么不笑呢?难道发生了如此不顺心的事,我就要愁眉苦脸的么?”以琴习惯性的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却发现里面没有水。只好无奈的放了回去。“我若是愁眉不展的,怕是你会更加担心。”

  “走吧!我们上楼去。”以琴朝夜阳伸出了手,将他拉了起来。

  回到泠雪阁后,夜阳先是打了一盆冷水,洗了洗脸,让一夜未眠的自己,可以清醒一些,“不打算跟我说说么?”

  以琴当然知道夜阳指的是什么事,她看着夜阳做完了这一切,坐到了她旁边,“我被修庭劫走后,就在文部尚书——游贞的宅邸上。和他单独待了一夜。”她边说边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

  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就将整件事向夜阳说了一遍。

  “他真的没对你怎么样?”夜阳的语气有些着急,他已经让以琴经历了一次危险了,不想再有第二次,也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没有。说说你进宫后的事情吧。”

  “要不你先睡上一觉,等你睡醒后,我再带你进宫?”夜阳说的有些含糊不清,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这种事情,要从何说起……

  夜阳若不这样说还好,他越是这样含糊不清,越是让以琴起疑。

  以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不睡了,还是进宫要紧。我们趁这一会儿好好的收拾收拾,回来再休息也不迟。”

  夜阳只说了两个字,“好吧!”他知道,这个话题再跟他继续讨论下去,也是无果,她从来不会在意自己的事情,都是先把别人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考虑,因此,以琴常常忽略了她自己。

  她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两个人又草草吃了些东西,就马不停蹄的向皇宫赶去。

  待二人到达皇宫门外的时候,门口的侍卫早已换了人,这一次没有对他们二人阻拦,而是让他们直接乘了马车,到皇宫的政事大殿去了。

  夜阳看着以琴那副昏昏欲睡的姿态,不由得心疼的叹了一口气,这种如此辛苦的事情,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嘛,何必让以琴承受如此大的痛苦。

  以琴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愁眉不展的夜阳,对他淡淡的笑了笑说,“我没事,你不必太担心我了。”

  “嗯。”夜阳嘴上说着,可心里怎么可能真的不担心她?“这个时间应该还在上早朝,就算待会儿我们到了,也要在外面等一会儿。”

  “我有预感。”

  “怎么了?”夜阳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不敢直视她。

  以琴没有回答夜阳,她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向了不远处的金銮大殿,心中不禁起了一丝崇敬之意。

  夜阳跟在她身后,招呼着驾马车的车夫,让他将马车引去别处。

  “我有预感,皇上宣我们进宫来,这件事恐怕会牵扯到修寒。”以琴没有看夜阳,而是看着眼前宏伟的金銮殿。但她脸上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因为看到了美景般的愉悦,以琴一反常态,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她的样子,像极了正要为了接受什么事儿,而做着心理准备。

  夜阳没有说话,就算要说,他也不知道要告诉她些什么。

  他们在殿外站了很久,直到一个声音尖细的太监,从殿内走了出来,“皇上让我带着二位去别处等待,他待会儿下了早朝,会去见二位的。”

  以琴回头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夜阳,“走吧!”

  夜阳顿了顿,“嗯……好。”

  *看^正H版}章M节上V酷2◇匠m网

  如此之举,已经让以琴坚定不移的相信,夜阳的确有事瞒着她。但她又能如何问他?就算以琴问了,夜阳也不会说,她又何必多浪费口舌。反正,以夜阳的性子,早晚会说出口的。

  带着他们来到后殿的那个太监,替他们生好炭火,就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说一句,“奴才就在殿外侯着,二位有事就言语奴婢一声。”

  以琴微微颔首,目送着他走出了大殿。

  以琴和夜阳一起坐在了一旁的檀木椅上,安静的等待着修墨然的到来。夜阳倒没什么,因为见到修墨然的次数多了。以琴就不一样了,她从未见到过这个一国之主,心里多少会有些忐忑不安。

  就在夜阳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站在殿外的太监,用着他那尖尖细细的嗓子,慢悠悠的喊了一声,“皇上驾到!”

  夜阳和以琴听到通报后,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大殿中央。

  “起来说话。”修墨然大步流星的朝主座走去,等他坐在位子上后,微笑的看着以琴,“你们就坐下吧。”

  “谢皇上赐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