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卷第九章

  “我早就应该想到是你。”以琴躺在一张雕满了荷花的床上,房内微微闪烁着的烛光,刚好可以让她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坐在窗前的那个人,手中拿着一只精致的银酒杯,一袭长发,自然的垂于脑后。如此风华绝代的侧影,却是一个男人。

  以琴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他,被点了穴的以琴,只感觉到手麻脚麻,想动也动不了。以琴看着对方孤独的身影,突然感到有些凄凉,就转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不再看他。

  他听到以琴醒了,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你不该如此。”以琴说,“夜阳怎么样了?”

  他微微一笑,“没事,他随后就进了宫。不过,皇上确确实实找你们有事儿。”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向以琴,“我想夜阳,没敢把你被劫的事情透露出去。他现在应该在满世界的找你吧!可惜的是,他绝对不会想到,我会把你带到这里来。”那人长长的叹了一声。

  “这是哪儿?”以琴问。

  “户部尚书的府邸,我外祖母家。”修庭也没有隐瞒,如实的向以琴说了出来。

  “让我回去。”她用着先前那副平淡如水的表情,看着修庭。

  修庭走到以琴身边,坐了下来,温柔的看着他日思夜想的人,“你放心,我会在天亮之前送你回去的,我只是想让你陪陪我。”修庭的眼神有些失落,明明不想放走以琴,这本不是他的心意。但是为了他的计划,他只能这么做。修庭走到刚才的地方,又拿出了一个酒杯。

  修庭将两只酒杯倒满,又走回到以琴身边,替以琴解开了穴道,“陪我喝几杯?”他说着,就从床边将她的鞋子拿了出来,替她穿上。

  以琴看着修庭疲惫的面容,只好任由修庭将自己扶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荷包,暗自庆幸,幸好东西还在。若是修庭对她不利,荷包里还有夜阳给她的迷魂散。

  他们二人相对而坐,修庭看着以琴的脸,淡淡的说,“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明白。”他终究是说了出来,修庭依旧微笑着,他的那丝笑容,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不明白。”以琴坚定的说着,她低下了头,看着杯子里的酒,“你们以为,我要的爱是什么?我要的只是陪伴,不是你们的野心。”

  “可是,”修庭笑得如嫡仙一般,“我必须要站在人生的顶峰上,获得我的成功,才能给我爱的人所有。”

  以琴摇了摇头,“我要的不是给我物质上的幸福,而是陪伴,就算日子过的清苦一些,也没关系。你和流浔都是如此,都以为我需要的是物质,所以,不告而别。”她自嘲的笑着,将握在手中的酒杯拿了起来,一饮而尽。

  “是么……”修庭尴尬的一笑,他一直以为女人都是如此,只要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就会让她开心。但是这样看来,他成不成功,都有没用了……

  “我不要物质上的幸福,修寒能给我的,你给不了。”

  她看着修庭茫然的眼睛,就这一点,足以看出,修庭将她说的话听进去以后,内心十分失落。

  “江映眉呢?你应该好好对她。她应该有你的骨肉了吧?”以琴倒了一杯酒,看了修庭一眼,撇开了这个有些敏感的话题。

  修庭看向以琴的眼光越来越失落,“你知道了?”

  以琴沉默着。

  “映眉在别苑,你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她本就心软,若是得知了这件事的本意,或许会伤心的。

  以琴摇了摇头,“你觉得,爱一个人是什么?”

  修庭语塞,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么?

  “遇到爱人要珍惜,遇到相离的人,放弃。”以琴说,“你真正明白的时候,就会知道,如此会有多难。”

  “修庭,你本来有一个爱你的人的。她一直在陪你,而你忽略了她,不是吗?”以琴放慢了语调,希望这样的话,他可以听进心里。

  修庭每一句话都在认真的听着,原来江映眉,才是自己爱的人吗?

  他想到这里,不敢再看以琴一眼。只好将视线移到窗外的梅花树上,大寒到了,梅花开的非常鲜艳。被握在修庭手中的酒杯,一次又一次的倒满。

  以琴站了起来,已经四更天了,梅花仿佛有了些色泽,照亮了这个只有梅花还在盛开的小院子。

  修庭也站了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叹了一口气,好像是在感叹这一夜,实在过的太快了。

  修庭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抱住了以琴,感受着有她在怀里的温暖气息。“我多想就这样把你留在我身边。”

  以琴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他抱着。

  “谢谢你。”修庭伏在以琴耳边说。

  p酷8c匠8网。p正7;版E“首{5发"

  “送我回去吧。”以琴从他怀里转过身看着他,却发现转过来,正面对着他,反而更尴尬。

  修庭深情的看着以琴,脸上明显写了几个字——我不想送你回去。

  修庭看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让我好好的看看你。”他说着,就认真的捧起了以琴的脸,收起了那副“不在意”的笑容,紧皱着眉头的看着她,那表情显得特别的认真。

  两人沉默了许久,修庭突然不再看向她的脸,而是将她深深的拥在了怀里,贪婪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修庭没有说话,而是在她怀里哭了起来。

  以琴发现了他的异样,“你……你没事吧?”

  修庭偷偷的将脸上的泪水抹掉,恋恋不舍的将她从怀里放开,微笑着对她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以琴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跟在修庭身后出了尚书府。

  他和修寒同为兄弟,为何差距如此之大?都是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的,而修寒的所见所为,都和他的不一样。

  如今的小院子里,只有那颗梅树上的梅花还在开着,他们走后,刚才的一切,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