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八章夜阳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个小丫头,“现在还处于战乱之中,况且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宫里,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夜阳小心翼翼的看了以琴一眼,心里忍不住的疑惑起来,这要进宫,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怎么还有以琴?

  *◇更新最4快上t酷w匠.网Yp

  “回少爷,我也不知道这事情,奴婢领了命令,就赶紧来玉坊通知各位了。”

  “那么,也让以琴跟着一起去,是为什么?”夜阳疑惑的问着她。

  “皇上只说了,让二位进宫,别的什么也没多说。”

  夜阳朝她摆了摆手,“你先回去把,我和雪清郡主还有些事情要商机,待会儿就到。”

  那个小丫头听见了夜阳的回话,便恭恭敬敬的欠了个身,就出去了。

  以琴站起来,走到了衣柜旁边,“等我换好衣服,我们就过去吧。”

  “以琴,其实我想一个人去......”夜阳怕修默然这个时候,会难为以琴。

  夜阳依旧坐在那里,自顾自的喝着茶,但他脸上的表情,显然没有刚才那么镇静。这样不说话的尴尬场景,仿佛空气凝结似的,让人紧张的透不过气来。

  他自知以琴一定会去,自己也争不过以琴,只好唉声叹气的,又倒了一杯茶,看着换好衣服的以琴,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要去一起去,要是有什么事,我还能照应一些。”以琴放好刚刚换下来的衣服,走回到窗边的椅子旁,然后坐下。

  “你就不能在玉坊等我吗?”夜阳对她露出了祈求的表情,希望她答应下来,可是夜阳心知肚明,这种事情她绝对不会答应。

  以琴转过身看着夜阳,“我一定要去,你不用管我,你没事就好。”

  夜阳听他说的这番话,又皱起了眉头,我本应该保护你,你却要反过来保护我。“在现在这个紧要关头,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他现在已经让一个人伤心了,不想再让两个人一起伤心!

  以琴看着夜阳,沉默不语,她知道,夜阳已经在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她又怎么可能,让夜阳一个人,独自涉险?

  “你有没有想过,修寒没有你会怎么办?”夜阳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些歇斯底里。但她说完后就有些后悔,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对以琴说过话,不知道她会不会怪自己。

  以琴整理了一切,拍了一下夜阳的肩膀,“没关系,我们走吧。我答应你,若是真的出事了,我一定会躲起来,不会让他们找到我的!”

  夜阳只好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他已经走到了暗门门口,又看了以琴一眼,拿出了两个瓷瓶,一个是白色的,一个是红色的。“若是待会儿到了,他们把我支去了别的地方的话,你就把这个瓶子里的东西撒出去。”夜阳说着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两个瓷瓶,“红色的这瓶是解药,你可千万别记混了!”

  “是!我的大少爷。”以琴说道,“我一定会保护我自己的,你就把你的心,好好的放在肚子里就行了。”以琴说完,就率先走下了楼,夜阳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也只好跟着她,一起下了楼。

  二人走出了玉坊的后门后,就上了一辆具有代表性的马车,以琴看着眼前具有丞相府特征的马车,以前修寒带她出去,为了低调坐的就是一般的马车。

  上了马车之后,以琴就开始向夜阳打听,那些宫里她不知道的事情,“修墨然这人怎么样?好不好说话?”既然待会儿要见面,那不如趁这个时机,好好的了解下这个一国之主。

  “毕竟是一国之主。”夜阳微微皱眉,但又恢复了正常,“和修寒一个性子。却比修寒还要认真。”

  以琴听了这句话,心里也有了底气,也没有再回答夜阳的话,就神态自若的望向了人来人往的街市。

  良久,他们便到了皇城脚下,却不料,他们居然被拒之门外。

  夜阳下了马车后,走到了看守城门的小将身边。

  “不想掉脑袋,就打开城门。否则耽误了时间,这种罪过不是你能承受的起。”

  “少爷......末将恕难从命,末将这是奉皇命把守。”

  “可有皇上令牌?”夜阳咄咄逼人的问着他。

  那名小将竟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额头也冒出了冷汗。

  此时此刻的夜阳冷哼一声,脑子里仔仔细细的,想着整件事情的经过。果然有诈,皇上怎么可能让一个小丫头来传令?

  夜阳再次追问,“令牌到底在不在?”

  这时候,城楼上出现了一个官级比较大的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夜阳,他的手中拿了一枚金光闪闪的令牌,大声呵道,“令牌在此!”

  “夜阳,”以琴把马车的帘子,掀起一个角来,招呼夜阳过来,“那似乎是真的令牌。”

  因为距离太远,夜阳似乎不敢确定,可是他拿在手上的令牌,人家又确确实实的是有。夜阳死死的盯着他,想看出他有没有什么破绽。

  突然城门被打开了,徐徐出现了一对人马。

  ”静观其变,不用管我。“夜阳丢下这句话,就让以琴回到了马车内。

  坐在马车的以琴,早已经吃了解药,生怕发生什么事情。

  夜阳从怀里拿出了那把金边铁扇,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的,神态自若一下一下的扇着。

  就在夜阳紧紧盯着那队人马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站在城楼上的将军,从上面跳了下来。他看着夜阳,阴险的笑着。

  ”放箭!“将军一声令喝,士兵们纷纷把箭射向夜阳。

  千钧一发之际,夜阳手中的铁扇击落了向他飞来的箭。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个身着黑衣的蒙面人,从暗处飞了过来,掀开了马车帘子,劫走了以琴......夜阳不知所措的看着以琴消失的方向,暗自大叫,不好!

  他刚想起身追过去,却再次被那名将军拦住,“赵公子先别急着去找雪清郡主,皇上的确找您有事,愿您先去进宫面圣。”他又顿了顿,“还有,雪清郡主的事情,还请少爷不要惊动了皇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