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修寒大典过后真的没有来玉坊,而是交夜阳送来一封信,上面只有短短的四个字:等我回来。

  寥寥几字的一封信,竟然可以让以琴觉得,心里如此温暖。

  “夜阳。”以琴轻声唤道,“我可不可以派桐千到漠北,暗中保护修寒?”

  “不可以,军营之中什么人都有,若是有谋反之意的人,将桐千认出来怎么办,桐千可不会说话。”修寒已经走了二十七天了,夜阳是担心以琴会胡思乱想,才赶过来陪着她。

  以琴叹了一口长长的气,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修寒这一次的离开,让她心里很乱,恐修寒会发生什么事,再也不会回来。

  夜阳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了桌上的酒坛子,猛地喝了一口,“我的大小姐,我可是熬夜将政事做完的,就为了赶在今天能够陪陪你,你这一唉声叹气的,我的心情也不好了。”

  夜阳托住下巴,无助的看着以琴,“这才过了二十几天,此次漠北一行,快则一两个月,慢则一年半载,你就这样一直过下去?”

  夜阳瞧她不说话,只好转移了话题,“窗外的这些燕子长的不错。”他深知燕子的寓意,就只好拿窗前的燕子给她暗示,希望可以让她的心情好些。

  以琴随意的看了一眼,窗外的那窝燕子,“是啊,长的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给我带来好消息。”

  她心烦意乱的低下了头,沉默了良久,抬起头对夜阳说,“我要在这段时间,吃好玩好睡好!”

  夜阳看着她略显疲惫的脸庞,不由得眉头一紧,但他也跟着以琴笑了起来,“不如这样吧,我在这段时间里,只要一有时间,一有空我就来陪你。”

  以琴先是点了点头,但又立刻摇了摇头,“不必了,你能抽来些出时间不容易,还不如多陪陪梅月,或者休息休息吧。”她这样说,也是担心夜阳会把身体给累垮。

  “无妨,梅月不用我陪也没关系,我让家里给她腾出了一面铺子,给她开了一家医馆。在哪都能休息,就算在这里我也能休息,有人陪着你,总比你自己一个人好。”

  以琴没有回答他,而是望向了天空的白云,希望他真的会平安回来吧!她在心中祈祷着。

  以琴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走到了摆放在右边的菩萨像旁,点上了三炷香插进了香炉中。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些什么跪了下去,虔诚的磕了三个头。

  酷w匠q;网;正'版首√发~

  “我如今只愿佳期如梦,能与所爱之人携手同行。如此,我死而无憾。”以琴跪在佛像前说了一句话,便起身倒了一杯酒。

  她最后说的一句话。是她最大的愿望说给自己,说给菩萨,也说给夜阳。

  夜阳听他说完后,心里竟然酸酸的,她过的太辛苦了!夜阳不禁感叹。能有几个贵家嫡女过的如此辛苦的,如今贵族的小姐谁不是锦衣玉食的养着?而以琴现在却是自己养着自己。

  即便如此,以琴也能过的很好,不急不躁,她的情绪也很少失控,她都是将那些心事埋藏在心里,藏着掖着。她也不会因为一件小声就和别人吵上半天,因为以琴明白,吵架并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说出来,这种温和的性子,真的很难得。

  “你知道杜十娘吗?”以琴给夜阳说起了不同世界的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一位名妓。

  夜阳疑惑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杜十娘,“她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以琴暗暗的笑了笑,若是能有这么一位朋友,她也不必过的如此辛苦,“她是一位名妓,是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我非常喜欢她的故事。”

  “命运相同?”

  “不是,是相似。”以琴一直鳄鱼觉得杜十娘,是一个坚强乐观的人,“想不想打听打听她的故事?”

  夜阳点了点头“既然相似,那就说说看。”

  ”她和我都是青楼女子,都有一个深爱的人,但她比我还要坚强一些。”以琴说起杜十娘,就像是讲述自己的故事一样熟悉。她脸色带着微笑,娓娓道来:“杜十娘十三岁为妓,直至十九岁。七年之内,不知道经历多少贵族少爷,一个个为了她意乱情迷,就算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以琴饮了一口酒,看了一眼夜阳满是好奇的表情,继续说道,“坊内曾经流传一句话:坐中若有杜十娘,斗樽之量饮千殇,园中若似杜老板,千家粉面都如鬼。”

  夜阳听完这番话后,不禁露出新奇的表情,“然后杜十娘怎么样了?是否和心爱的人走到了一起?”

  “你且听我慢慢向你道来。”琴娘顿了顿,“在杜十娘十九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富家子弟,这个人名叫李甲,二人情投意合,朝欢暮落,终日相守,如夫妻一般。”

  “那老鸨却见财无义,李公子又是大手笔,但是时间久了,他的钱财就渐渐空虚,力不从心。老鸨也就不像当初待见他了。”以琴叹了一口气,“后来,李家父母得知此事,气的是七窍生烟,非让李甲回家。但李甲明知,此次回去,就可能再也不能见到杜十娘了,所以就没有回去。”

  “后来,李甲被迫回家,娶了门当户对的娇妻。杜十娘得知后,就搬了自己的百宝箱,和那只积蓄了十多年的宝贝,一起沉入了江底。”以琴声音有些哽咽,眼睛也变的通红,“是不是很凄凉?”

  夜阳不禁皱起了眉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原来以琴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个,担心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也怕他们两个,会想杜十娘一般。“记住你的身份,你将是修寒的太子妃。”

  “但愿如此吧。”

  以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了,泠雪阁的门被推开后,进来了一位女人,看到夜阳后,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差点哭了出来。

  “怎么了?”

  “宫里出事了,皇上让奴婢召二位进宫,说是有事情拜托二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