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件事,夜阳不知道该如何对琴娘开口。他这么早过来,就是因为这件事。

  其实夜阳也是刚知道不久,就在刚刚,夜阳还在陪着修寒,站在大典的礼台上的时候,就听到修寒小声的对他说,昨晚以琴从皇宫离开以后,他父皇召见他,让修寒和梳华一起攻打漠北,明天就出发。

  就是因为这件事,夜阳才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以琴。万一出现和上次一样的情况......夜阳想都不敢想。

  良久,就在夜阳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琴娘开口了,“修寒的心思不算细腻,他只是不想把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而已。他只是跟别人想的不一样。“夜阳笑了笑,依旧沉默着,他只是担心以琴心里有苦,却不肯对任何人说出来,以琴的这种性格,夜阳再了解不过了。

  “修寒今天还来吗?”以琴突然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她今天还能不能见到修寒!

  “他......”夜阳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以琴那双,充满了期待的眼睛。“今晚有晚宴,他若是还能清醒,就一定会来的。”

  修寒他......他会来的吧?夜阳邹起了眉头,在心里自言自语的说道。

  “梳华的孩子怎么样了?是不是好玩了许多?”以琴和夜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说到了玉章,以琴已经开始在脑子里想象出小玉章的样子了。

  夜阳没有回答她,而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依旧皱着眉头,很明显的在走神。

  以琴看着如此的夜阳,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今天你怎么了?怎么如此反常?”以琴有些奇怪的说着,若是有事,他最多就是皱一下眉头而已,如今竟然走神了,当真是少见。

  夜阳的表情有些惆怅,看着刚刚问他话的以琴,“嗯......没有,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夜阳看了看梅月,对她说,“你先会府把,我待会儿再回去,我要和以琴说点事情。”他说着,就走到了那条通往后院的楼梯旁边,帮梅月打开了泠雪阁的暗门。梅月回头看了夜阳一眼,看样子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好像又怕琴娘误会就没有说出口。夜阳对她轻轻的笑了笑说,“放心吧!我不会太晚回去的。”这句话,正是刚才梅月想说的。

  ?酷》匠☆●网首发e

  梅月安心的点了点头,就从暗道走了出去。

  “你怎么了?还搞的这么神秘。”以琴不解的看着夜阳的一举一动,今天的他,实在是太反常了。

  夜阳没有立刻回答以琴的问题,他又看了一眼陆闲,“你也先出去吧,若是有事情,我再叫你。”

  陆闲轻轻的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冷雪阁。

  夜阳看着陆闲离开后,然后惆怅的看着以琴,“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觉得惊讶。”

  “关于修寒的?”以琴带着笑容说道,她和修寒不同,以琴是属于乐观的人,而修寒却是那种把所以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也不管自己做不做到,也不管自己如何。

  夜阳点了点头。

  “又要出去打仗了把?”她果然没有一丝惊讶,好像这种事情,是在她意料之中的。

  “嗯!”

  “去哪里?”

  “漠北。”

  夜阳沉默很久,”以琴,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可以跟我说,自己千万不能憋着。”

  夜阳看着依旧笑着的以琴,看到她正在,极力的掩饰自己内心悲伤的表情,夜阳恨不得伤心的人是他自己,她玉珏以琴是多么坚强的女人,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她,却是为了修寒,而变成如今的这幅模样。曾经多么孤傲的一个人,这叫他赵夜阳有什么理由不心疼。

  夜阳刚想开口安慰她,以琴却摆了摆手,“没事的,我早就料到会如此。”她早就想到了修寒的这一生,是难逃帝王命!打仗这种事情,刚好可以当作对他这一生的磨练。也不知道该说修寒心硬,还是心软,多少还是欠些经历的。修墨然如此之举,不过是想让修寒见见世面,若是他真的战死沙场,无人接替这墨阳城,他也认了。

  以琴一步一步的猜测修墨然的想法,知道他这个做父亲的是爱子心切,用心良苦了。当他想到修寒在外面受苦的时候,修墨然心里,也未必好受。

  夜阳跟着以琴笑了出来,既然她自己能看开,那么她也没必要多操心了。这次还有梳华在身边,应该不会出事吧!

  “修庭不是被流放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皇宫里?”以琴回想着三天前在御花园看到修庭的景象。

  “你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流放吗?”夜阳摆弄着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的说着。

  以琴摇了摇头。

  “说到修庭,他真的是一个富有心计的人啊!”夜阳说到修庭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一丝玩意。

  “他十六岁那年,玷污了一个,刚进宫妃子的清白身子,后来,那名妃子不愿意受修庭的羞辱,便将此事告诉了修墨然。修墨然大怒之下就将修庭流放。那名妃子......也被处死了!”夜阳顿了顿,品了一口茶。

  “你以为他的母妃游氏,会舍得让她的宝贝儿子受苦吗?”夜阳忍不住的冷笑,“游宁宁是户部尚书游贞的女儿,她让自己的父亲买通了押送修庭的衙役,又随便找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子去顶替他。”

  看来这个游景贤,还是不容小觑啊!以琴听完后,不由得感叹,“还有吗?”

  夜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被流放之后,在墨阳城里待了大半年就离开了,游贞为了避人耳目,便将修庭送去了诛山,让修庭跟着千夜老头子练武。”

  这样以来,他大半年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也就说的通了“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以琴摸着下巴,好像还在思考些别的什么,“为什么三年前会传出他娶妻了呢?”

  “江映眉是么?”

  “嗯。”

  “那是他的师姐!千夜老头子的女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