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卷第五章

  第三卷第五章以琴在宫里住了有三天,在太子大典的前一天天下午,才回到了玉坊。这几天里,最担心她的,还是陆闲。去了这么久,她都以为以琴不会回来了,琴娘以往哪里离开过这么久?

  陆闲看到她后,忍不住的埋怨咯好一阵,才肯重新坐下来,仔细的询问着琴娘这几天的情况,生怕她在宫里,受了委屈。

  “你不去大典陪着晋渊王么?”陆闲真是有些奇怪,修寒为什么不趁着这次大典,把和以琴的事宣布一下?向全天人昭告,也好使其他人断了对以琴的追求。

  “是我不想去。”以琴坐在窗口处,面带浅笑的看着窗外。“他的确是想让我跟着他,一起出现在大典的,但是被我拒绝了。我怕……”

  陆闲接过她没有说完的话,陆续说着。“怕别人说闲话。”

  以琴淡淡的点了点头,她何尝不想陪着修寒站在文武百官的面前?她想,她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想。以琴也想站在他们面前,郑重其事的告诉他们,她玉珏以琴是修寒唯一的女人。

  “要我说,”陆闲坐到了以琴对面,“你就该同他一起去。”

  “为什么?”

  “你有时候还真是傻,如此之举,可以告诉他们,晋渊王此生就只认定了你,叫他们以后不要往东宫送人!”陆闲大胆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这样做。”

  以琴摇了摇头,“你想错了,你以为我去了,他们就不会这样做?就算今天我去了,他们以后也一样是会往东宫送人的,他们只会想着自己的利益,不会顾及其他人的感受。”一个国家的文武百官,到底有多精明,她玉珏以琴会不知道?

  “让晋渊王在大典上,对你做出亲昵的举动,让文武百官知道。这样一来,敢送人的也就没有几个了吧?”陆闲依旧向琴娘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把那群人想简单了,就算以后我和修寒真的在一起了,那些文武百官们,还不知道要在背后如何议论我呢。”以琴不是怕流言蜚语,而是怕那些流言蜚语,伤害到身边的人。她一直将别人说的那些有的没的,视为虚无,她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

  如此世俗的朝代,她只能一笑而过,以琴不会去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去改变什么,偏偏她还不是一个听天由命的人。

  “你看,”以琴手中多了一个金色的令牌,上面写了四个字,“晋渊王令”。“这是我昨天离开的时候,修寒给我的。只要新的牌子还没有做出来,这枚‘晋渊王令’便不会被作废。”

  陆闲看着那枚令牌,既然晋渊王都可以将随身物品送给琴娘,那么,就说明琴娘对他来说,足够重成熟要,陆闲她自己也可以放心了。

  陆闲愣了愣,开口道,“你将来若是去做太子妃了,玉坊要怎么办?”不得不说,陆闲的这个问题,还真的是挺重要的!

  “你不说我要忘了,我让你自己选。第一个是跟我进宫,做我的侍女,我会找个成熟的时机,帮你找个如意郎君,把你给嫁了。”以琴拿起了倒满水的杯子,喝了一口,继续说道,“第二嘛……就是我将玉坊送给你,待你将来找到如意郎君,玉坊将是你的嫁妆!”

  陆闲毫不犹豫的说,“我做你的陪嫁,省的将来你心里有苦了,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其实以琴想让她留在玉坊,坊里这么多姑娘,玉坊就是她们的家。若是将玉坊变卖了,姑娘们肯定是要受很多委屈的,一定不会像现在一样这么自由。若是不卖,将坊子交给如鸳那个丫头,还不如卖了。

  如鸳这个丫头看着机灵,实则有很多事不懂,就算琴娘和陆闲走了也不会放心。

  琴娘会这样想,也是怕陆闲进宫之后,会受到其他宫女的排挤,担心她会被人欺负。

  以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她虽笑着,但给人的感觉确实认真。“你想听听我的想法么。”以琴不再看向窗外的那窝燕子,转过脸来看着陆闲。

  “说来听听。”

  以琴把刚才的想法,向陆闲说了一遍。刚才以琴让她自己选的时候,陆闲会回答的这么快,是在以琴的意料之内的。

  陆闲回味着刚才以琴说的那番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你可以慢慢想,还有很多的时间。”

  以琴有时候也在想,若是以后,她的身边真的没有陆闲了,会怎么样。

  夜阳和修寒会陪着她,是不假,可是夜阳也会娶妻生子,修寒今后也要日理万机,那么她到那个时候,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孤苦伶仃的人了。

  “琴姐姐~”夜阳脚下生风似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害的梅月都跟不上他,只好慢慢的在后面走着。

  “今天不是太子封典?你怎么没过去?”就连梳华都去了,夜阳一定又偷懒了。

  以琴说完这句话,自己都笑了,这句话,好像在不久前,陆闲对她说过。

  夜阳拉着梅月随意的往以琴身边一坐,“我觉得特别特别的没意思,就过去露了一个脸,和梳华一起陪着修寒上了个台,下台后我就先溜了。”

  “我就知道你会提前离开的,以你的性子,在大典上一定憋不住。”以琴笑吟吟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赵夜阳,“你真该改改你的性子了,若是今后,赵家的主由你当了,那你还不得让那些,去你府上找你的人,给等得心急火燎的?这样的事情,可由不得你。”

  夜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我真不想面对那些事情。”他说着,就拿了两只杯子,倒满了水,递给坐在自己对面的梅月一杯,“我感觉很麻烦,就像你和陆闲一起处理那些繁琐的小事一样麻烦。”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改变啊!”以琴顿了顿,“你说是不是?梅月?他这种不成熟的性格,是不是有时候,会觉得身心俱疲?”

  梅月点了点头,“的确,以前我倒没怎么发现,他现在是越来越像小孩子了。”梅月看着夜阳,咯咯的一笑。

  “你们两个人可以啊!这么快就穿一条裤子了?”夜阳郁闷的看着她们两个女人。

  “不说这些有么没的了,我告诉你一件今天发生在大典上的一些事!”夜阳故作神秘的说着。

  3+更新最快v上_酷)"匠…1网

  “你看到修庭了?”以琴说。

  夜阳摇了摇头,开口道,“修寒今天把你们的事情向文武百官说了出来,当时我和梳华就站在台上,听他说的那番话,真的是被他吓到了!”夜阳绘声绘色的将事情重述了一遍,学着修寒说话的那副姿态,让人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以琴笑着,这样的事,她还真是没想到,修寒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可以给以琴一些想不到的惊喜!

  修寒这个男人——她玉珏以琴真的没有看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