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四章午饭过后,修寒和以琴在宫中闲逛,这样的光景,让以琴突然有了一种少女初恋的感觉,有修寒在身边的感觉,很安心,很温暖。

  以琴不由自主的挎住了修寒的胳膊,嘿嘿的一笑。然后顺着他之前的话,继续说着,“你当初是怎么断定,你母妃她一定会喜欢我?”

  “以性格而论,我就觉得你们一定会聊到一起的。但是我没想到,你们居然几句话就能聊到一起,这让我有些意外。”修寒并不打算带她去见他那个日理万机的父皇,所以就带她去了修墨然不经常出现的地方,——御花园。

  秋天的菊花总是开的特别好,以琴就特别喜欢这样的天气,不冷不热。在外面走一走,总是会让人心情特别好,更何况,在身边陪着她的,还是修寒。

  她跑到了一个小池塘的边上,看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修寒,我可不可以把鞋袜脱掉,将脚放进池水里?”

  “你明知故问,着凉了怎么办?”修寒看着蹲在池水边上的以琴,摇了摇头,最让人头疼的是玉珏以琴好不好。其实修寒觉得自己这样子挺好的,不说话又怎么了……

  这要是在玉坊的后院,修寒是想拦也拦不住,可这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以琴这样说,只是想逗逗修寒罢了,真是个死脑筋。

  “要不要叫她一声?”池塘对面的一个八角凉亭里,有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偷偷的看着以琴。

  以琴会出现在这里,他并不觉得惊讶,因为以她的身份,会出现在这里,是迟早的事。

  修庭摆了摆手,“不必了,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就好了,用不着她发现我,因为——修寒已经看到我了。”他眯着双眼,看着正在看向他的,能把人冻死的修寒。看来,修寒对他还是有些防备之心的。

  修寒绕过正在蹲在那里玩水的以琴,向修庭走了过去。

  “那个女人怎么样了?”现在修庭身边的鸿隐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谁,就是那个在郊外别苑,陪着修庭演戏的那个女人。

  “她还在别苑里,说非要等你回去,她说她不相信你会这样对她。其实,我觉得江映眉有时候挺可怜的。”鸿隐说起江映眉的名字时,表情有些同情她的意思,“她毕竟跟了你这么久,又怀了你的骨肉……”

  “我这一盘棋若是下赢了,怕是不会再回别苑了!”修庭看了看已经快走到凉亭的修寒,“好了,先不说这个了。”

  修寒走到了修庭身边,坐了下来,“你怎么来了?映眉呢?”快要生产的人了,他也还不在身旁看着,还到处乱跑。就算再是一枚棋子,也得陪着人家吧。

  他听出了修寒的话里,有几分讽刺的意味,只好淡然一笑,大大方方的说,“她说有接生婆在就好了,我是得了母妃的允许,才回来住上一段日子。”修庭顿了顿,看了一眼离他们不远的以琴,“你呢?和以琴的事情,父皇和华妃娘娘同意了么?”

  修寒点了点头,“父皇那里,”他皱起了眉,“算是吧。”

  修庭脸上的笑容显出了他掩饰不住的妖魅,“她是一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女人,不会哭,也不会闹,就算心中有苦,她也不会说出来。”

  你这是在向我炫耀,你有多了解她么?修寒心中冷笑,“的确,有时候就算问她,她也不会说。除非,是走到了他的心里。”

  “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你今后要好好待她,不要负了她。若不是我当年想了一些事情,我也不……”修庭没有将那句“我也不会离开她”说完,他又觉得说出来有些不妥,便没有说出口。

  修寒又不傻,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我既然已经许了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又怎会负了她?”你的野心太重,又怎会走进以琴的那颗,缠绵的心里?

  若是以琴听到了这两个人,正在这里为她争风吃醋,一定会哭笑不得的。她早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但她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既然修寒没有叫她过去,她又何必上前打扰呢?

  “一生一世一双人。”修庭顿了顿,如此也罢,以琴若是真的和自己在一起了,这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还真不敢承诺给她,“二哥对她真好,若是我,恐怕给不了她这么重的承诺。”

  “我既许诺,便会重诺。”

  “好一个我既许诺,便会重诺!愿你真的会如此吧!”修庭不愿意再和修寒讨论这个话题了,也不想再和修寒说有关以琴的事情。他总觉得关于以琴的事情,从别的男人口中说出来,很别扭。

  我愿你不负她,别忘了,喜欢以琴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修庭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笑容。我只要……如此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了!

  以琴看向他们待的那座八角亭子里,他们应该说完了吧,她心想。她从袖中掏出了帕子,擦干净了手上的水,就朝他们走了过去。

  以琴不慌不忙的坐在了修寒身边,看着修庭开口道,“我是该叫你游大哥,还是楚王殿下呢?”她看修庭脸上不好意思的表情,自己也笑着。

  “你都已经知道了……”

  “你们兄弟俩说话可真有意思,是不是你们父皇也喜欢明知故问?我都这样问你了,当然是知道了!”以琴没好气的说着。

  修庭温柔的对她笑着,“不管你叫我什么,我这将来,都会称你一声嫂子!”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实则心里早已风起云涌了,可他又不得不这样说。

  “这才哪到哪?我要是这么快就嫁进你们家了,那我的玉坊怎么办?”以琴的语气有些舍不得,“一天的流水可不少呢!还有陆闲,我总不能让她这么早跟着我嫁人了吧?她跟打算盘似的说着,“我怎么也要先把陆闲嫁出去了,再考虑我的事情!”以琴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修寒,“你说是吧?”

  修寒喝着茶,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是不是她不嫁,你也不打算嫁了?”

  以琴学着修寒的样子点了点头,“差不多吧!”

  “那我就赖在玉坊不走了!”修寒顺着她的意思说着。

  修庭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不由得笑出了声来。这样的光景……他好像也有过。修庭回忆着认识以琴的那年,刚开始的回忆还是比较幸福的,慢慢的,越想越心痛,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向他们。

  这样的幸福,像他这种人,怕是一辈子也不会得到了!

  “那可不行!”以琴假装很正经的说着,“玉坊从来不会养着闲人,你也别指望我会养你!”

  酷\匠'网Fd正}版b9首P发\?

  “那我养你不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