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三章时间过了这么久,以琴也终于接受了要进宫的这个事实。

  只好起了一个大清早,翻了一身不算华贵,但也算不上朴素的衣裙。

  昨晚从容家回来的路上,修寒就一直跟她说,非让她在大典之前,进宫见一面他的母妃。在修寒的各种软磨硬泡下,以琴最终是答应了。

  其实修寒明白,以琴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她怕她现在的这种身份,会让修寒难堪,怕......别人会说修寒的闲话。

  “我们走吧!”修寒今天好像特别高兴,脸上的表情也没以往那么沉郁。

  他们两个人,如今是越来越甜蜜了,只要看着修寒和以琴背影,就会觉得很美好。陆闲站在水井边上,望着两个人离去的身影,心中起了一丝羡慕。

  他们坐在马车上,修寒笑得格外开心,而以琴却是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担心自己待会儿见到那嫡仙一般的人,会说错话。

  以琴一反常态的抓着自己的衣裙,低着头,他现在这个样子,连她自己都想笑,她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情,“华妃娘娘有么有什么喜恶?”

  “她喜欢与人对弈喝茶,喝酒,画画。”修寒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不喜欢有人在她面前搬弄是非,不喜欢做作的人她喜欢直爽,说话比较明白的人,你一点,你完全不必担心。”

  以琴听完他说的话之后,脸上滑过了三条黑线。这对弈和画画就算了,不过这喝茶还有喝酒,她最拿手不过了!以琴心中暗喜,对弈这种事可以交给修寒,她就在旁边看着就成了,至于画画嘛,也统统丢给修寒了,她只管喝茶喝酒聊天就好了!

  “你又在想什么?”修寒疑惑的看着不知道正在傻笑什么以琴。

  “我今天这样穿好不好?”她指着自己一袭湖蓝色的衣衫,抬起头看着他。

  w#酷v匠?L网}唯一Z正j。版C),F其}他\Z都是z盗pu版c

  修寒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仔细的打量着她,开口道,“最美不过你一袭素衣,回眸浅笑,面容映着桃花,绯红一片,有道是,十里春风不如你。”

  “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呀!”以琴掩住嘴笑了起来。

  “修寒……我好困。”她微微的闭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修寒顺势搂过了她的肩,“睡吧,待会儿叫你。”

  也不知道以琴睡了有多久,反正等她醒来之后,就已经到了沁心宫外。她和修寒一同下了马车,站在宫门外的以琴就看到了那美如画的华妃娘娘——叶锦云。

  以琴惊讶的看着眼前,正在品茶的佳人。看到叶锦云后,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欣赏这高大宏伟的宫殿,自以琴看到叶锦云后,她视线仿佛就被锁在了那里,想移都移不开。

  修墨然竟然能有这样的美人相伴,怕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了!她看了看叶锦云,又看了看修寒,怪不得修寒能生的如此好看,原来是从叶锦云的身上继承下了完美的基因。

  修寒走上前去,对以琴说,“我们进去吧!”他携了以琴的手,“母妃她早已等我们多时了。”

  以琴笑着,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叶锦云身边的小丫头看到了修寒和以琴,便扶下身子,轻声说,“华妃娘娘,晋渊王殿下和雪清郡主来了。”

  叶锦云闻声放下了茶杯,朝那小丫头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

  “是。”她微微欠身后,就往别处去了。

  叶锦云面容和蔼的看向以琴,“过来吧,我这沁心宫挺冷清的,来陪我这个老太婆说说话!”她朝以琴温柔的笑着,看到了叶景云的笑容,突然让以琴想起了常清在世的时候。

  以琴久违了那种舒服的笑容,看着叶锦云,自己也笑了起来,那种感觉让以琴觉得很奇妙,有一种……回家了的感觉。

  “来吧!”修寒将手搭在了以琴的肩上,轻声的说着。

  以琴在修寒的引导下走向了叶锦云的身边,“华妃娘娘……”以琴刚想欠身,想叶锦云请安,却被她打断了。

  “不必了,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就不必遵守那些虚的了,我挺不喜欢那些规矩的。”叶锦云微笑的看着琴娘,洒脱的说着,“来,坐下吧。”

  真是潇洒的一个人,如果修寒性格也像他母妃就好了,作为一个男人,修寒的心思有些过于细腻了。

  叶锦云开门见山的说,“怎么样,我们修寒,有时候很让人头疼吧!”

  以琴真没想到,叶锦云会是这种和以琴相似的性格,“的确,他有时候就像一个闷油瓶似的,一声不吭。”既然是一个说话随意的人,那她也没必要拘着了。看来,这个华妃娘娘,和她玉珏以琴是同一类人!

  叶锦云笑了起来,“闷油瓶,呵呵,还真是可爱的比喻呢!”自灵儿出嫁之后,修寒就有些变了,本来就不怎么说话的修寒,是越来越沉默了,着实让她有些担心。“好在他遇见了你,才让她有了些改变。你是不知道他原先的那种样子,真是要把人给吓死!”

  “是不是这种样子?”以琴看向默不作声的修寒。

  叶锦云点了点头,“是有几分意思,不过比着以前,可是强太多了。”

  叶锦云开心的笑了着,以琴可以看出,在这深宫大院中待了这么些年的叶锦云,今天真的很开心。

  “我说过吧,你一定会喜欢她的!”修寒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两个对他无比终于的女人。

  “就属你会说话,现在怎么没人问你,也会和别人说上几句话了?以前那个默不作声的‘闷油瓶’哪去了?是不是被以琴感化了?”叶锦云打趣道,掩着嘴,嘲笑着自己的儿子。

  这样的母亲,以琴还是头一次见呢。若是以后以琴嫁了过来,肯定会和她相处得很好!

  “我这不是不说也得说了么?”修寒真的是没想到,这两个人,会如此迅速谈的那么融洽。“我也要追求我自己的幸福不是?”

  修寒说的确实是实话,摊上个如此巧舌如簧的以琴,他很难再保持原先的那种“冰块儿”状态。不过,这副姿态,也只有在以琴面前可以被展现出来,这要是在夜阳和梳华他们面前,是不怎么可能,若是偶尔一两次,那也是被他们俩给逼得。

  “那我也得顺着自己的心意,看你能否真的可以让我幸福。”以琴听完叶锦云的那番话,就顺着她的杆子往上爬,马上就和叶锦云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那可不成,你可是我辛辛苦苦追求来的女人,你的幸福,就必须是我来给!”修寒听她那样说,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生怕以琴真的不嫁他了。

  “你快别这样吓他了,修寒可是个死脑筋的孩子!你若是真不嫁给他,他这辈子怕是又会‘冻’回去了!”叶锦云好久没那么开心的笑过了,她欣慰的看着两个人,她看人一向都很准,以后修寒会有以琴陪着,修寒这一生,一定会轻松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