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二章“你醒了。”修寒坐在她床边,“瞧你睡的挺熟的,就没忍心叫你。”他看着以琴,温柔的笑了起来。

  以琴看到修寒后,安心的扑在了他怀里,这竟让修寒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看7.正j3版n…章$节上k@酷B匠:`网g7

  修寒将右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轻声的问着,“怎么了?”

  以琴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感觉有你在我身边真好!”她并不打算着将昨晚梦到流浔的事情告诉他,大概是不想让修寒多想才如此吧。她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他怀里,享受着他身上如青草一样,清新的气息。

  今天的以琴让他感觉有些不一样,让修寒觉得,没有以往那么强势。反而有点……可爱的感觉。

  要是修寒现在内心的想法被琴娘知道了,应该会被乱棍打死,然后被丢出门外。

  她不喜欢被人说成可爱,在以琴心里,可爱被理解成无能……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梅月呢?”以琴好像忽略了一个,对夜阳8特别重要的人……

  修寒想到了那个他仅见过两面的小姑娘,“她在你还在睡觉的时候,被夜阳带走了。”

  “她……还会住在玉坊么?”在这几天里,虽然和梅月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梅月挺招人喜欢的。即使她在这里有时候会有些吵,这正是玉坊所缺少的生气。梅月若是在这个时候离开了,以琴心里多少会有些舍不得,但她,绝对不会说出口,“不会了吧。”修寒看着正要起身去换衣服的以琴。

  意料之内的回答,她笑着,走到了屏风后面。她只能笑着,她已经不想再哭了,她现在需要的,是可以让她欢心么事情。而梅月可以和夜阳细水长流,正是可以让她高兴的事。

  还有——容玉章的满月。

  今天还真是一个喜事满满的一天,可是,以琴却被昨晚那个梦搅的心神不宁的,她现在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到流浔的那张脸。

  希望今天能带给她一点不一样的惊喜吧!

  以琴换好了衣服之后,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走到了梳妆镜前,做了下来。

  她绾了一个与去见游景贤时,一样的发髻,用的依旧是那只桃花木簪。她本来是先把修寒送她的那只插在了发间,但是那只实在是太素了,有些不适合。

  待她最后画好了眉,就站了起来,走到了修寒身边,“还有多久?”

  修寒放下了茶杯,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约莫一个时辰,我们走吧,夜阳和梳华现在应该等急了!”他说着,就要去牵以琴的手。“马车已经在后门等着了,我来之前担心你没吃东西,所以在马车上准备了很多糕点。”

  以琴微笑的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任由修寒牵着。当他们走过常清的土坟时,以琴和修寒微笑的看向了那里。然后,就一同出了门。

  待他们上了马车之后,修寒轻轻的揽着以琴,让她在马车上可以舒服一些。这样就算是她睡着了,也不必担心她会被吵醒,因为修寒宽大的肩膀,可以让以琴很安心。

  修寒摸着她的头发,脸上的表情显然有些凝重,今天早上以琴脸上的明显的挂着“我有心事”这四个字。只是以琴不说,修寒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问她。“你只要待在我能看见的地方就好了。”他顿了顿,“你只要……乖乖的被我躲在我身后,让我保护就好了。以琴,以后不要再那么强势了好不好?”

  她将手指放在了修寒唇上,示意他不要说了,“我这么多年都一个人过来了,别人欺骗我,伤害我,我认了。”可能是因为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她的声音显得非常的慵懒,“我若是再不强势一点,怕是连我这玉坊,都会撑不下去的。”

  以琴握住了他的手,“不过你有这份心,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我现在这种身份,可以说成是前程莫问。我玉珏以琴,这辈子能够遇上你,算是三生有幸了吧!”的确,从她打算开玉坊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想到了,自己应该会有孤独的一生。

  “别说了,”修寒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脸,“想知道我这前半生是怎么过来的么?能够遇上你,才让我觉得是三生有幸。”

  他顿了顿,“遇上你……”修寒笑着,“你让我感觉到了冬天里出现的阳光。”

  以琴白了他一眼,“冬天里的阳光……还夏天里的树荫呢!”你这样的比喻,当真是这世上的独一无二啊!她想到了这里,笑出了声音。

  “我跟你讲讲吧,其实我这前半生,过的并不如意。”修寒刚想开口说,就听见了车夫叫他们的声音。

  “太子殿下,已经到容府了!”

  “看来今天你是没机会知道了呢。”修寒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这个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慢慢说给你听吧!”他其实挺想让眼前的这个女人,多了解了解他的,其实,修寒的心思,还挺细腻的。

  修寒时时刻刻注意着琴娘的一切,她经历了什么事,这一个动作之后,下一个动作会做什么。她的点点滴滴,她的……所有习惯,他都已经记在了心里。玉珏以琴,一个对修寒至关重要的女人。

  他们下了马车之后,有人带领着他们走到了前厅。

  “容伯父,你今天好精神啊!是不是玉章满月了,你特别高兴?”修寒牵着琴娘的手,站在容褚面前。

  容褚拂了拂胡须,就连他的声音,都带着高兴的语气,“是啊!老夫今日甚是高兴,我容家终于有后了!”

  修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几天都在准备太子的册封典礼,我也没什么时间去准备特别贵重的贺礼。”说着,他便从袖中拿出了一只嵌有宝玉的长命锁,“这块玉,是我亲自打磨的,字也是我雕的,希望容伯父不要嫌弃才是。”

  “不嫌弃,不嫌弃,你能有这份心意,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华儿现在正在他的院子里,你们先过去找他吧!”

  修寒对迎着宾客的容褚点了一下头,就带着以琴去找梳华了。

  “我真的不知道,要送什么才好……只好让陆闲用金线绣了一件红肚兜。上面绣的字,跟你那长命锁上的一样,都是‘长命百岁’。”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自己送的东西,很修寒送的。简直没有可比之处……

  “没关系,梳华是不会介意的,更何况,你这是用金线绣的!”

  真是个傻丫头,他容梳华会在意这区区几件东西么?梳华在外面征战沙场了这么多年,什么稀罕物件没见过?

  修寒认真的看着她,这么傻的一个女人,还不怎么懂得人情世故。他笑了笑,大抵自己是这样喜欢她了吧!

  她多年前,曾咄咄逼人的说出了他心里的那些心思,大抵……自己就是看上她这一点了吧!

  不过,能有一个懂自己的人,对修寒来说,真的很难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