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一章——不要。

  以琴看着站在不远处,正朝她挥着手的流浔。

  “我就陪你到这里了。”流浔微笑的看着她,“我走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再思念我了。”他落寞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她。

  “你……就是个大笨蛋!”以琴眼中的泪水终究是流了下来,手伸向了流浔即将消失的地方。试图站起身来,抓住他,却发现……自己竟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流浔转过身来看着她,微笑着,“修寒……他很好,你要……和他好好的。这一次,我真的是永远消失在你的生活里了。”

  一袭白色的衣裳,他的那身白衣,出了奇的耀眼,那是象征着将要离世的颜色,最终,流浔的身影消失在了琴娘的视线里……

  良久……

  以琴睁开了眼睛,盯着床顶看了一会儿,这是对她的惩罚吧,她苦笑着。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掀开了被子,走到窗边,坐了下来。

  他——终究是离开了。这一次,真的不会再见到他了。

  以琴抹去了脸上的泪水,这个时辰能与她做伴的,只有那挂在天上的明月,还有,握在手中的酒杯。

  她突然痛哭起来,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抑制住心中难过的感觉。脸上的泪水慢慢的滑进了手中酒杯里,泪水参杂着酒,又一起喝了下去。

  如此反反复复了好几次,她才停了下来,将手中的酒杯丢到了一边,自己趴在桌上哭了起来。

  你到底对我做过了什么?竟让我感觉这种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流浔啊流浔,你终于不在了,这正是我曾所希望的事。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竟会如此的想念你!

  以琴回想着,刚刚在梦里流浔对她说的话,眼泪又汹涌的流了出来,不听使唤似的,怎么都停不下来。

  她突然想逃离这个带给她无尽痛苦的世界,想逃离现在在她身边的一切,她不再想管任何事了!她只想自己过的舒舒服服,与世无争的,简简单单的,了此余生。

  玉珏以琴——你真是一个可悲又可怜的一个人!

  她闭上了眼睛,两个眼眶变得又红又肿。她这十年里就只哭了两次,两次全是为了钟流浔!

  转眼已经到了早上,陆闲去给她送早饭的时候,看到了以琴的面容,着实吓了一跳。她手中握着酒杯,桌上乱七八糟的放着几只空酒坛,两只眼睛肿的像铃铛似的,显得她疲惫极了。

  陆闲将东西放在了圆桌上,摇了摇头,“你又宿醉了。”她用着一种责备的语气说着她,“你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以琴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用手撑住了脸,闭上了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我……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什么梦?你若是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说呀,何必在心里憋着!”陆闲有时候最讨厌她的这种性子了,有什么事,宁愿自己在心里憋死,都不打算说出口。就算你跪在地上求她,只要她不想说,也是没用!

  “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以琴现在已经很累了,实在是不想提起昨晚梦到流浔的事情。

  陆闲心疼的看着显得非常疲惫的她,“先吃点东西吧,你又喝了这么多酒,身体怎么会受得了?”

  “我不想吃。”

  陆闲叹了一口气,“那你就去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晋渊王和夜阳可能会来接你。”陆闲说着,就走到了琴娘的床边,帮她整理着床铺,催促着她赶紧睡会。

  “接我?去干什么?”她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他们约好了出去,为什么要接她?

  “今天是梳华他儿子的满月宴,他们一会儿应该会来接你一起过去的。”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脑子,连自己大外甥满月的日子都不记得。

  以琴听陆闲这样说着,躺在床上,竟仔细的算起了日子等她算完之后,说了一句,“还真是。”

  陆闲看着这样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睡吧,他们若是来了,我会上来叫你的。”她又指了指桌上的餐盘,“待会若是饿了,别忘记吃。”

  以琴看着她,点了点头。有陆闲帮着她,她还真是省了不少事儿。

  n酷i$匠w网唯{6一正,版9B,其他w都是BO盗)版3

  “嗯,那我就下去了,你有什么事就叫我,别一直有事不说。你昨晚喝酒的事,要是昨晚被我发现了……”

  “好了好了,你快下去忙吧,我要睡了!”以琴的丢给她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就让她走了。以琴知道陆闲接下来要说什么,无非是那一句,“我饶不了你。”这句话她都听了十年了,也没见陆闲把她怎么样。

  不过,以琴这个样子,还真让陆闲有些放心不下。只好叫桐千在门口守着,自己就下楼看着去了。

  陆闲走了之后,她还真有点不敢睡,她害怕,害怕自己睡着后,又梦到钟流浔,她就只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着。

  但她最终还是没忍住疲惫的感觉,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她又看到了流浔。流浔看向她的表情有些凝重,就像刚刚陆闲看到她时的表情一样,但流浔的表情里,多了几分担心。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流浔捧起了她的脸蛋,深情地看着她,好像不舍得离去似的。

  以琴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知道么,修寒竟可以让我嫉妒的发疯,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灵体,根本没有办法拥抱你,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跟你见面。”流浔皱着眉,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他的样子,好像把自己心里的话,向她说尽。

  “流浔……是我对不起你。”以琴终于肯说出口了,但是这样的一句话,又对身为灵体的他有什么用呢?

  “我们都有错。”

  的确,他们两个人都有错,一个任性,一个又不爱解释。最终错过了彼此,阴阳相隔。但这种事情,又让人无可奈何。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你在梦中惊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