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十二章“琴姐姐,”梅月学着夜阳叫她的方式,跟以琴说话,“我想上街走走我不认识路,你陪我好不好?”她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请求般的看着她。

  “陆闲呢?”以琴有时候真觉得,夜阳和梅月是兄妹,要不然这两个人的性格为什么会这么像。

  梅月想起了陆闲刚刚在楼下正在算账,“闲姐姐正在楼下忙着。”

  “如果夜阳待会儿来了怎么办?”以琴这样问,不过是想知道,眼前这个比夜阳还小上两岁的小丫头,会怎么回答她。

  梅月特别机灵的说,“我们就在夜阳来玉坊的必经之路上,看看可不可以遇见他。”她说完这句话,就低下了头,以琴看到她低头的瞬间脸红了。

  这小丫头的语气还挺可爱的,以琴笑了笑。

  “我......”她顿了顿,以琴本想说不去的,但她又想了想,自己这平日里,又不出门,整日待在坊里也没什么意思,“那好吧,就一起去吧。”她说着就站了起来,随手拿了一件外衣,还有一个随身带着的荷包,整理好一切之后,就和梅月一起出门了。

  她真的像个小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也不知道像梅月这样的性子,怎么会去做医女这么枯燥的事。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如果真的给人看起病来,琴娘还真不敢想,她会安静的坐在那里,给人看病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梅月看到有卖糖葫芦的,便买上了两串,递给琴娘一串。看到有卖糖人的,她自己便停在糖人摊子前,挑着自己喜欢的图案。还有芝麻球、栗子酥、雪梨糕,只要是吃的东西,她都会停下来看看。

  以琴忽然有些羡慕她,这样的年纪什么都不用想......在梅月这个年纪,什么都不用想的人,就只有梅月自己了吧。

  以琴苦笑,自己在她这个年级的时候,可并不是什么都不用想,她那个时候,需要操劳很多。那时候的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玉坊能有现在的名声,完全是她和陆闲一天一天努力出来的。

  慢慢的就越想越多,以琴这一想,提没有停下来。夜阳十六岁的时候去了绣城,认识了当时只有十四岁的梅月。现在想起来,夜阳那时候做的事情,还真是有些荒唐,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修寒十六岁的时候,他的妹妹出嫁了,想必,他那时候的心情很不好吧!

  当她想到梳华的时候,微微的愣了一下。梳华的十六岁……已经在跟着他爹,冲锋陷阵了……

  她想了这么多,只有梳华的十六是最辛苦的。

  等她回过神来,却听到梅月大叫,“琴姐姐,你的钱包被抢了!”她着急的指着不远处的那个抢了琴娘荷包,正在狂跑的人。

  琴娘怔怔的看着那个人,摆了摆手,“不要了。”反正里面又没装多么贵重的东西。

  一直跟着琴娘的桐千,从暗处跑了出来,张开咯他手中的弓箭,射在了那人的腿上。路人纷纷停了下来,看着桐千,都在夸赞他刚刚射出去的那只箭。

  桐千自顾自的走上前去,盯着躺着地上的那个人。他也顾不得手中攥着的荷包了,腿上中箭的地方疼得他直咧咧。

  桐千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拿过在他手中的荷包,闷哼了一声,然后把他腿中的箭拔了出来,那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琴娘和梅月走上前去,“桐千,谢谢你!”她微笑着,接过了桐千手中的荷包。

  桐千也笑了笑,然后指向了躺在地上的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示意要不要杀了他。

  以琴摇了摇头,对他说,“算了,让他走吧。”她摆了摆手。

  “不如,把他送到官府吧?”梅月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腿的那个人。

  “不必了,有了这一次的教训,想必他也有所悔改了吧。”

  梅月走到那人的身边,蹲了下来,叹了一口气。“你好手好脚的,为什么不找份正当的活做呢?”她虽嘴上这样说着,但还是从怀里拿出了包扎外伤的工具,给他细心的包扎起来。然后又递给他一个白色的瓷瓶,“这几年是治疗外伤的独角莲,很有效的,大概你服完这些里已经好了。”

  真是医者仁心啊!以琴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词去形容她了,不过梅月给人治伤的时候,还真是出了奇的认真。

  桐千朝琴娘抱了一下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以琴看向他消失的方向,安心的笑了笑。若是今后,有这么一个人在她身边保护着她,确实是一件挺不错的事。她将手中的荷包重新挂回腰间,叫了梅月一声,便继续向前走着。

  “以琴!”

  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住了她——修寒。

  有心碰到夜阳,却碰不到他,没想遇到过修寒,却遇到了他,真是无心之举啊,以琴笑了笑。

  修寒看着梅月,“她就是夜阳的心上人?”没什么特别之处嘛,长得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但是瞧着挺招人喜欢的。

  以琴点了点头,然后凑到修寒耳边,轻轻的说,“她其实是一个饕餮之腹。”她笑着。指了指梅月手中拎的那堆吃的东西。

  “我也看出来了。”修寒也跟着笑了起来。

  梅月一副“搞不懂的表情看着他们俩,也不知道他俩其实是在笑自己。

  “小孩子总是贪吃的!和夜阳一样,他不也是挺贪吃的。”以琴玩笑似的看着梅月,不过还是让梅月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琴姐姐又在拿我说笑了,夜阳才不肯贪吃,他很少吃这些东西的。”梅月极力的为夜阳辩解着,然后她的小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以琴和修寒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看来夜阳在这个小姑娘面前挺会装深沉的嘛,他不贪吃就怪了,什么瓜子啊,芝麻球啊,糖葫芦什么的,他最喜欢吃了,就是不喜欢吃糕点之类的东西。

  他俩今天就卖给夜阳一个面子,既然他有心在梅月面前隐藏的那么深,以琴和修寒也就不打算给他戳破了。

  经过他们这么一笑,梅月的脸更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们跟你闹着玩呢!”琴娘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梅月,心想,这小姑娘真单纯,她要是和陆闲这么闹,估计陆闲早就和她打起来了。

  “我们回去吧。”修寒牵住了琴娘的手,深情地看着她。

  “好。”仔细想想,以琴还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的,真希望可以一直如此下去。真希望……这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能和她走完这一生……

  3:最新^"章节上酷f匠网\

  因为昨天也没更,珏娘在此向我可爱的读者们,表示深刻的歉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