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琴,我想把梅月带到家里去。”夜阳让梅月跟着陆闲去熟悉玉坊的环境,正好可以让她和陆闲聊聊天。

  “你们今天在玉坊里吃饭么?”她没有理会夜阳的问题。

  夜阳终于明白了修寒和以琴为什么可以在一起,他们两个人说话都是如此,不管别人问什么,先把自己想知道的问清楚再说。如此的两个人,怕是这天底下,没有比他们两个人更般配的了吧!

  夜阳点了点头。

  “你要是把她带回家里,你怎么跟他们说?以她的身份,家里大抵是不会同意的。”像她这样的身份,只能做妾,是做不了当家主母的,这一点夜阳和以琴心里都明白。“除非她像清晏一样,是女将出身。”

  夜阳又摇了摇头,“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医女,除非,我带她远走高飞。”

  “走?”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以琴嫌弃的看了夜阳一眼,“你若是带她走了,你们靠什么生活?你当时去绣城的时候,不也是带了很多钱么?”

  这个问题,还真是难倒了夜阳,“桐千去哪了?”他忽然把话题转向了桐千,因为夜阳要仔细想想,他和梅月的未来要怎么办。

  “他去韵凰楼,收拾他的东西去了。”以琴淡淡的说。

  “你就不怕他不回来?”她的胆子还是大的可以和修寒有的一拼,就不怕桐千一去不回?

  “不怕。”她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淡的几乎让人听不到,夜阳可以听出,她已经疲了。“他愿意做什么,与我无关,反正,他又不是我玉坊的人。”

  以琴离开了窗边的位子,缓缓的走向了放在左边的贵妃塌,慵懒地躺在了上面。

  “我要怎么说你好呢……”夜阳还想再说下去,可惜已经被以琴打断了。

  “我发现你转移话题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以琴打趣道,以前转移话题的人都是她,现在夜阳也跟她学会了,也许是跟她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了,什么都学会了。她望着夜阳那张笑嘻嘻的脸,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可要好好交代你几句。”以琴语重心长的说着,“你以后说话什么的可得注意一点,梅月也是女人,她若是听了,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还好夜阳没有了娘,若是他娘还在世,一定会让他多纳几个妾。

  夜阳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杯中漂浮着的茶叶,一直笑着,“这种事儿,我多少还是知道些的,我又不像修寒那样,是个榆木疙瘩,想要他说话,还得看他的心情。”

  他有时候……确实有些“榆木疙瘩”。

  夜阳好像很久没有跟以琴闲聊了,所以今天的夜阳是倍感开心,再加上梅月来了,他不知道有多久没这样开心过了。

  “你还记不记得我送你的那副画?”

  以琴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然后点了点头,“一直都在那挂着。”她指着东面墙上挂着的一副,沾染了少许灰尘的画。

  夜阳顺着她的手指,看了一眼,“那是我从绣城回来的路上看到的景色。”

  “是么?”她打了一个哈欠,“看来我不应该整日待在玉坊了,等以后有了时间,我一定要出去我走走,也不能枉费了这一生。”

  “这样也好,你每天不是坐着,就是躺着,要不就是去后院看看。这么多年,你把你该做的事情,都交给了陆闲,自己做了甩手掌柜。”也不知道夜阳这样说,是在羡慕她,还是在教育她。

  陆闲带着梅月走了上来,“以琴,梅姑娘今晚是不是住在这里?”她走到琴娘身边,帮她捏着颈肩。

  “这个……你就要问夜阳了。”梅月又不是他的人,她做不了主。

  e更新}f最)/快}l上C、酷~匠3网

  夜阳朝梅月伸出了手,示意让她走到自己的身边,“先让她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吧,反正我每天都会来玉坊。”

  夜阳要和他爹商量商量,若是他爹不同意,那么夜阳就只能走极端。到时候,他也顾不上,他爹说的不许他出墨阳城了。赵岐那里,应该不难说话吧,但是夜阳,也得做好随时走极端的准备。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夜阳要想办法,怎么讨他爹的欢心。

  “你这是学上我了。”以琴笑着,这小子在她这里,看来学了不少东西。

  “当前,琴姐姐,我这叫做活学活用!”他说着,就拉着梅月往窗边走,“我给你瞧个好玩的东西。”夜阳伸手将那个鸟窝小心翼翼的端了进来,怕自己的动作吵醒了正在休息的雏鸟。

  梅月新奇的看着它们,窝里的雌鸟也在看着她,雄鸟应该是出去觅食了。

  夜阳看着正在盯着雌鸟看的梅月,他大概想让梅月明白,他想要的生活是什么,但是梅月应该不会知道他的用意。

  “夜阳也长大了啊。”陆闲微笑着,看向夜阳和梅月在那嬉笑。

  琴娘点了点头,“他只是长大了,性子却是没变。”

  他这孩童般的性子,只有让梅月自己去想办法改变了,他们可没有让夜阳改变性格的能力。以琴眯着眼,看向了夜阳,他眼中露出的柔情可不像是装出来的,夜阳这一点,就比修寒强上很多。

  希望他们可以如细长的流水一般,携手走完这一生。以琴有时候都在怀疑修寒,是不是他的情商不够用,他真的是有什么说什么,一点都不会含蓄。

  “你下去告诉厨房,做一些比较清爽的菜式,放在后院的凉亭里,我想和他俩聊聊天。”以琴顿了顿,“修寒大概是不会来了,做好之后叫我们一声,也不用做太多。”

  陆闲听完吩咐,就下去了。

  以琴闭上了眼睛,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也不知道桐千还会不会回来,流浔离开了,他铺子里的生意,应该会让桐千去打理吧。

  她苦笑……自己怎么又想他了?

  她摇了摇头,睁开了眼睛,此生也不知道是流浔负了她,还是自己负了流浔,想到这件事,以琴心里竟有些愧疚。

  她好像想的有些出神了,以至于桐千已经现在了她面前,都没有发现。

  “你回来了。”以琴看着桐千微微一笑。

  桐千一样是微笑着,同她点了点头。桐千发现了梅月,就轻轻的看了她一眼,用口型说着——梅月?

  “嗯,没错。”

  琴娘看他肩上背了一个很大的包袱,便开口对他说,“你快去收拾收拾你的东西吧,你房间在泠雪阁的左边,右边是梅月的房间,可别走错了。”

  桐千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风吹凉一杯茶,夕阳终究是跑赢了老马。

  以琴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好回想着这么多年,发生在她身边的事,她的确是一个怀旧的女人,自己明明放不下,还在逞强。但是,只要有修寒在她身边,就会让她觉得很安心。

  此生——足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