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十章“你走吧。”以琴转过身,背对着他。

  “他不能走,”修寒走上前去,负手站在流浔面前,皱着眉头的看着他,“城北文家那一家老小的血债,你要怎么算?”

  流浔笑了起来,看着坐在那里的桐千,“你可真有本事,是不是把我供出来了?”

  桐千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儿,他神态自若的坐在那里,坦然的看着流浔。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笔,在纸上写道——是。

  “很好!”流浔好像认命似的吐出了两个字,他的情绪有些歇斯底里,“你们知道什么,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他文家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香料铺子么?我若是和他们没仇,为什么要杀他全家?!”

  “你在玉坊吃坏肚子的那天,我就已经确定这件事是你干的了!”夜阳回忆着两个月之前发生的事。

  “那天你穿的袍子边角上,有没洗干净的血迹,你会在那天去玉坊,大抵是做好了跑路的准备,想要去玉坊见以琴最后一面。可谁知,这件事你却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就没想再离开墨阳城了,是不是?”夜阳胸有成竹的说着,流浔听了这句话,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他点了点头,“我本想着,看以琴一眼,我就走了。我当时正喝着酒,和如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经意的看到了站在三楼的以琴,看她脸上的笑容,我便知道她过的还好。然后,我就想去柜台结账离开。可谁知……”

  “可谁知,如鸳竟给你下了药,让你当众出了丑,而药性,还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让你走不了。”夜阳拿着他的金边折扇,轻轻的摇着。

  “夜阳,你过来。”以琴突然想到了梅月的事,朝他勾了勾手指。

  “怎么了?”夜阳特别听话的将耳朵凑了过去。

  以琴又摆了摆手,“算了,你还是先去找陆闲,让她跟你说吧。她现在就在楼下,不过,你待会听到了,可别太惊讶。”

  夜阳点了点头,“有事叫我。”他将手中的折扇收了回去,淡淡的看了一眼流浔,就走出了泠雪阁。

  “什么事?还说的这么神秘?”修寒有些奇怪的看着琴娘。

  最新章节Y‘上F^酷匠网b0

  “待会你就知道了!”她说这句话,就没再多说什么,又转过头去问着流浔,“他们和你有什么仇?”

  “哼。”流浔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杀父之仇,因为我父亲娶了我母亲,他们就要杀了他。那时候我还小,所以什么都不懂,现在我才知道,因为文家少爷看上了我母亲,但他们没想到我母亲已经嫁为人妻。他们看我父亲不顺眼,就杀了他。我娘就自己一个人掌管着我家的珠宝铺子,而我,在五岁的时候就上山习武,直到十五岁才下山。”

  “那你这样做,有没有想过你母亲?”修寒好像能体会他现在的这种心情,就像当时他亲自送自己的妹妹去和亲,那种再也见不到的感觉。

  “我母亲?她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离世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有些落寞,“我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他还是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做事不考虑后果。这样的性子,是该说他傻,还是什么都想了呢?不过,这种事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如此吧。仇恨这种东西,有时候还真是说不清楚。

  ——你不该把事情做的太绝。桐千举起那张墨汁淋淋漓的纸,让他看清楚上面写了什么。

  “你是在怪我把你舌头剜去了是么?”

  桐千摇了摇头——不是。

  桐千顿了顿,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然后又蘸了些墨汁,继续写着——我是曾怪过你,可我又能说什么?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是无可奈何的。就如你,不应当这么多年都活在仇恨当中。你忘了,你还有自己的生活。

  他写的很快,他手中的毛笔如风一样迅速的飘过,在纸上写满了字。

  “没有了!我失去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我会怎么样,我已经无所谓了!”他突然看向琴娘,在他心里那个最重要人,他终究是失去了她!“你今天可以带我走,但是必须帮……”流浔顿了顿,“但是必须照顾好以琴!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牵绊。可我终究是后悔了,我以为让桐千出手,我就不会后悔,可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才来阻止桐千……”

  最大的牵绊?这句话她听着还真新鲜。

  “流浔,我想将桐千留在我身边。”这毕竟是他的人,当然要经过他的同意。

  流浔微笑着点了点头。

  “以琴在我身边你可以放心。”

  “我跟你走!”他叹了一口气,“桐千……留给琴娘。”

  大概他也没想到修寒会在玉坊,所以就毫无顾忌的去了,一命换一命,对流浔来说,值了。只要以琴好好的,他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

  修寒带着流浔离开了玉坊,这应该就是最后一面了吧,而他的结果,不想而知——处死。

  他眼角有些湿润,走出玉坊的大门时,他又看向了三楼窗口处的以琴,这一生,可以如此保护你一次,我已心满意足了。可能,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我心里在想着什么了。他眼里的泪水,还是掉了出来。

  在路上,流浔问了修寒一句话,“她会不会恨我?”

  “不会。”

  夜阳坐在圆桌旁,没有惊讶或是高兴的表情,他脸上,很平淡,“我真没想到你会来找我。毕竟……已经过了三年了。”他看着眼前比三年前清秀很多的梅月,笑了笑,毕竟……自己已经思念了三年了。

  他很少在梅月面前露出那副孩子般的笑容,梅月她自己就是个孩子,他要是再露出那种笑容,会让梅月没有安全感。说真的,夜阳挺佩服梅月的,她比夜阳还小上两岁,凭着自己家传的医术,能够养活自己,实属不易。若是让夜阳自己过那么久,他肯定会受不了,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梅月的双亲已故,她是一个人生活。

  “你走了之后,都没人陪我说话,我每天除了给人看病,就是想你。”她露出了属于自己的表情,天真的看着夜阳。

  “傻丫头,你为什么一直这么相信我说的话?”夜阳宠溺的摸着她的头。

  “没错,我就是相信,我见过很多人,但对我这么认真的,把我当回事的,一直就只有你。”梅月的那张娃娃脸,突然认真起来,“你当时离开的时候都不跟我说,当我去夙家找你的时候,夙惟说你已经离开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么?”

  “让我猜猜。”夜阳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你一定是哭了对不对?”

  “哇~夜阳,几年不见你居然聪明了很多!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没哭。”她笑嘻嘻的看着夜阳,不让夜阳发现她想哭的表情。

  他知道梅月在撒谎,她只要一撒谎就会笑得很开心,也不知道她在开心什么,可能是自己觉得自己向夜阳撒的谎,已经让他相信了。

  夜阳微笑的看着她,他那双如琉璃般深邃的眼睛,透出了很明显的开心。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终于来找他了!

  各位看官抱歉了,昨天有点事,所以没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