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华正命令着奴才搬酒,慧汝和玉珏云慎刚刚从街上回来,就看见梳华身后跟了四个奴才,每人手里抱了一坛酒。

  “这是做什么?”慧汝疑惑的走到了梳华身边。

  “修寒和夜阳来了,我们打算在一起聚一聚。”梳华顿了顿,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云慎,“你姐姐也来了,还有,慧汝,待会儿你不准胡闹,你应当称她一声表姐。”梳华微笑着,“好了,你们一起来吧!”

  慧汝把买来的东西从云慎手中拿了过来,“我先去把东西放回房间里,顺便再换身衣服。”她说完,转身欲走。

  “我陪你去吧,东西有点多,正好一起拿回去。”玉珏云慎走上前去,想接过她手中的东西。

  慧汝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这些东西可以让下人拿回去。你快去陪你姐姐吧,毕竟,也这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嗯,也好,那我在偏堂等你。”他说完,便跟着梳华进去了。

  梳华让云慎坐在了他旁边,“这位便是晋渊王,他是赵夜阳,和你差不多大。”梳华看向了以琴,“这位,就是你姐姐,不知你还能否认得出她。”

  “姐姐……”玉珏云慎看着小时候经常陪她玩耍的姐姐,“你这些年过的还好?”

  以琴点了点,“嗯。”

  看样子这小子这些年过的还不错,个子也长开了,没有一丝受过苦的痕迹,想必是锦衣玉食的养着。

  梳华笑了笑,看向修寒,“我相信这位很快就会成为你的姐夫了,云慎,你要好好的和他聊一聊,关于以后你姐姐受气的事儿。”梳华打趣道,这么快就撮合写自己的妹夫如何欺负修寒。

  玉珏云慎和他们也不熟,不知道说什么好,“能让我姐姐挑中的人,一定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不过,你若是敢欺负我姐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小时候最疼爱他的便是姐姐,他绝不会让她受气。

  “你呀,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没想到她这个弟弟还挺帮衬她的。

  “琴姐姐,我还真挺好奇的,修寒这个大冰块是如何被你融化的!”夜阳转了转他那双如琉璃一样深邃的眼睛,“梳华,你是不是也挺想知道的?”他这样说,就是想让梳华和他一起起哄,不然他自己有些寡不敌众。

  梳华自是听出了他的那些小心思,“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挺想听听的。”他学着夜阳的语气,“我这位千年不化的冰凌兄弟,到底是如何被你融化的?”

  以琴看着修寒那张略带微笑的脸,哪里像是“千年不化的冰凌”了?她想着想着竟然笑了出来。“他才不是你们说的什么‘冰凌’呢。”

  修寒默不作声的听着他们聊天,不时的喝上一口茶水。

  “绿柚,”梳华叫着站在一旁的小丫头,“把酒都给我们倒上!”

  名唤绿袖的丫头听闻梳华叫她,便抱起了一旁的酒坛,给他们倒上了酒。

  “你先下去吧,若是有事儿会叫你的。”梳华不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有别人在一旁听着。

  “是……”

  梳华看着绿袖,直到她关上门走出偏堂。

  0酷0S匠网?正'T版首‘X发

  以琴握住了酒杯,喝了一口雪花酿,“果然是好酒。”她看着修寒顿了顿,便说,“他就是嘴巴比较笨,不喜欢说话而已,我也没怎么融化他,是他自己对我敞开心扉的。”以琴看着修寒,说着一些另众人不信的话。

  他真的是挺笨的,就连自己喜欢琴娘都不会说,那天他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可见琴娘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以琴真的挺想陪这个男人走完余生的,在这段时间修寒不知不觉的已经走进了琴娘心里,能将喜欢她说的如此扭捏的,这世上也就只有修寒了吧。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是她此生的愿望,更何况这个男人是修寒,她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修寒啊修寒,你还真让我玉珏以琴捡着宝了,你是我这一生,谁都偷不走的无价之宝。

  “可是如今修寒,可不像是嘴巴笨啊。”梳华微笑着,自打修寒和琴娘在一起之后,他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以前他们在一起聊天,修寒是说不出一个字,好不容易说一个句话,还是和他们的话题无关的话……

  “这你就不懂了吧,修寒是遇到了我琴姐姐,我琴姐姐的口才那么好,修寒他不说也没办法。”夜阳得意的看着梳华。

  琴娘想起了修寒十六岁那年,第一次来玉坊的时候,那时候的他……真的是一句话也不说。以琴都怀疑他有自闭症,想着到时候要好好开导开导修寒,可谁知,他就被夜阳带着来了一次,那几年里,琴娘就没再见过他。

  “你们快教教我好不好?你们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还有我呢。”夜阳委屈的看着众人。

  “……”琴娘无奈的看了一眼夜阳,“你?你压根就不用教,你在绣城认识的那个小姑娘呢?你今年都十九岁了,三年了,她若是心里有你,定是会来墨阳找你的。”

  琴娘刚说完这句话,便听到了慧汝与门口的小丫头说话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了慧汝推门而入。

  “慧汝,你来了。”梳华看到自己的妹妹便站了起来,“你就坐在云慎身边吧。”梳华从一旁拿了一只杯子,放在了桌上。

  慧汝进门后,直到坐在位子上,视线一直留在修寒身上。

  “那位便是云慎的姐姐,玉珏以琴。”梳华看向自己的妹妹介绍着坐在修寒身边的以琴,却发现了她看向琴娘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慧……”

  “怎么是你?”慧汝疑惑的看着琴娘。

  以琴神态自若的喝了一口酒,面带微笑的说,“怎么不是我?”

  “你……”慧汝盯着琴娘那张让她恨之入骨的脸,“你不是姓顾闲么?你究竟是谁?”

  琴娘自上次过后,已经没有精力再同这位郡主小妹妹争辩了,更何况,她还是琴娘的小表妹,“我知道你看到我肯定会很惊讶,可我确实就是岐王唯一的女儿,你未来夫君唯一的姐姐。”

  “慧汝……你,去过玉坊了?”梳华厉声的问着她,一个女孩子,去了青楼,若是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顾闲是以琴的假名,她的确是玉珏以琴。”

  修寒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好了梳华,又不是去了别人那里。慧汝,这过去的事,就休要再提了。”他说出这样的话,只是为了不让玉珏云慎难堪。

  玉珏云慎只好干笑了几声,待慧汝坐下后,云慎就握住了她的手,然后转过脸给了她一个微笑。然后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慧汝便平静下来了。

  他说,“我姐姐十年之前离开家,为了不让别人识出她来,只好用了假名。我既许诺,便会重诺,你要相信我。”

  这句话就像是被施了什么魔法似的,让慧汝本有些不情愿被他抓住的手,突然安静了下来。

  慧汝用口型对他说,“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或许她真的是想开了,这顿酒也喝的很开心,所有人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的笑过了。

  待他们走出偏堂后,已经是傍晚了,桔红色的夕阳漂浮在不远处的天空,几只鸟儿在叽叽喳喳的叫着。看到这个,以琴不禁想起了自家窗台下的那一窝燕子,不知它们今天是否和以琴一样开心。

  夜阳站在台阶上,打了一个酒嗝,非嚷着说要看梳华的孩子。梳华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他。然后带他们去了府里的别苑,看他尚未满月的孩子。

  众人看着眼前小手小脚的孩子,有些新奇,“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夜阳问着他,没想到他们几个人里第一个当爹的会是梳华,他原本以为第一个当爹的会是修寒,现在看来,修寒根本就没有当爹的想法。只怪他生在帝王之家,如果他这些年没有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而活,那他只能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子为妻,其结果,便不想而知。

  “还没有名字。”梳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修寒缓缓道来,“容玉章如何?”

  梳华抬起头看着修寒走到了一旁的桌案边,拿起了笔,在纸上写了四个字——容玉章。

  “好!”看样子梳华真的挺喜欢这个名字的,“这以后就是这小子的名字了。”

  他们向玉珏英告别之后,从容府出来已经是晚上了,修寒牵着琴娘的手,向街上走去,夜阳自然是留在了赵岐身边,和赵岐一起回去。

  “以琴,我想要你嫁给我。”修寒拉着她的手走向了一个摆满了首饰的小摊前,他伸出手拿起了一枝比较素净的银钗,插在了琴娘的发间。

  琴娘正专心的挑着摊子上的首饰,拿起了一对算不上精致的镂空的玉蝴蝶,便问摊主多少钱。她微笑着从荷包里掏了一些碎银子,正要递给摊主。

  “你有没有在听?”修寒从怀里掏了一锭银子,塞给了摊主。

  以琴笑眯眯的看着他,“有啊。”然后把手中的玉佩塞给了他,“呐……送你的。”

  修寒的脸上轻轻一笑,他知道答案了——她答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