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第六章

  第二卷第六章修寒虽贵为王爷,但容褚私底下还是叫他修寒,只因这样叫他,修寒觉得亲切。“容伯父,岐王他……会同意把以琴嫁给我么?”

  “他这一生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还十多年没在他身边。想让玉珏英把以琴嫁给你,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容褚笑眯眯的看着修寒,“她……这些年在墨阳城,经历了些什么你可知?”容褚口中的这个“她”,当然指的是琴娘。

  修寒笑着,他当然听出了容褚的故意拿这种话激他,“容伯父,玉坊不是您想象的那种青楼,玉坊……不是那么随便的地方。”

  “哈哈哈……不愧是墨然的儿子!”容褚顿了顿,“你同墨然年轻时候一个模样,你爹当时遇见你娘的时候,别人都说她如何如何,可墨然就是不信。”他看着自己老友的孩子,忽然明白了墨然为什么最喜欢修寒,还有赵岐为什么最喜欢夜阳,只是因为——很像。

  “阿英,你快来看看你这未来的姑爷,合不合你的心意。”

  “阿英?”修寒笑了笑,这个称呼真的很让修寒汗颜,容伯父果然是没个正行。

  玉珏英闻声,便看向了修寒,“老夫听闻修墨然的儿子,与他极像,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以琴搀着玉珏英的手臂,慢慢的走向修寒。

  “玉珏伯父言重了,晚辈今日前来,是想让您把以琴嫁给我。”修寒走到了一张桌子旁,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又走向了玉珏英,单膝跪在玉珏英面前,“请伯父……接受修寒!”

  玉珏英面带笑容的接过了修寒手中的茶杯,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良久……

  玉珏英看向身边低头微笑的以琴,“我怕我女儿在你那里吃苦,不行,我得找我北国的好人家,把我女儿嫁了!”玉珏英打趣道。

  修寒突然站了起来,竟有些心急,“伯父!我对以琴的感情不是一年两年了!你要相信我,好不好。”

  以琴突然抬起头来,没想到修寒也会为了她求人,“既然我爹不愿我嫁入墨阳,那我便随我爹回北国,另寻人家。毕竟我二十有二了,那不如……”

  以琴还想说些别的,却被修寒打断了,“不行!你玉珏以琴这辈子就是我修寒的人!谁若敢娶你,我便杀了他!”修寒就像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说着那句幼稚的话。

  玉珏英听了修寒这句话,不怒反笑,“以琴啊,你意下如何?嫁他还不嫁?我看着小子挺有诚心的。”他早就有心把以琴嫁给修寒,刚刚说出如此这番话,只是故意看看修寒的反应。

  “我……全听爹爹安排!”以琴又顺水推舟的把决定权丢给了她爹。

  “哈哈哈……好!难得今日老夫高兴,便将女儿嫁给你了,不过……”玉珏英摸了摸胡子,若有所思的想着。

  “不过什么!”修寒一听这话,就知道有戏了。

  “这墨阳城的皇帝早晚是你,皇帝嘛,都是会后宫佳丽三千。我只求你不让她受委屈,替我好好照顾她的余生。她的前半生,我这个当爹的,全是亏待她了。”玉珏英想起了当年的事来,不由得心有愧疚。

  “爹……你说什么呢,都过去这么久了……”以琴有些不满的看着玉珏英,只能怪她当年太傻,没有看出玉珏英让她走的用心。

  “伯父,我既然对以琴说过,此生除了她不会再娶任何人,我自然是说到做到。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就算将来要我死,我也绝不委屈她。”修寒坚定的说着,仿佛看到有以琴在他身边的未来。

  “你可不许死!你若是死了,那我只好给我宝贝女儿另寻人家!你好好待她,这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好!”修寒激动的握住了玉珏英的手。

  玉珏英此次来墨阳城,并没想到可以见到自己的女儿,转眼看了看自己的老友,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挺别有用心的!

  “待会,赵岐和他儿子也会过来,我们三个就好好的聚上一聚。让孩子们自己在一起聊聊天,喝喝酒什么的。”容褚走到玉珏英旁边,对他说着。

  “好,就这么办!”

  梳华听闻修寒和琴娘来了,就把自己的孩子放回了清晏怀里,便要去正堂寻修寒。

  他刚走到正堂门口,便瞧见了修寒。他走上前去,“修寒,你让我好想啊!”

  修寒看见梳华,轻轻一笑,“当了爹的人就是不一样。”

  “表妹,你看你看,一段时间不见,他都会开玩笑了,是不是你教的?”梳华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看着修寒就像在看新奇事儿。

  “怎是我教的?他本就如此,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你们也真是的,认识修寒的时候也得比我长吧。说真的,我还真挺好奇的,以前修寒是个大冰块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琴娘今天真的很高兴,好像不止是她,今天在这里的人,脸上都有笑容。只是修寒脸上的微笑,有些不易察觉,但他真的是在笑着。

  “我们今日可以好好聚一聚了。”梳华拍着修寒的肩膀说,“待会夜阳和他爹也会来。”

  梳华和修寒说完,便兴高采烈的跑去了他爹那里,“待会把你藏的那几坛好酒拿出来?”梳华撒娇似的看的他爹。“今天好不容易都在一起,我们一起高兴高兴。”他说着,便看向修寒那里。

  ‘z看…a正"v版章节L上%酷H匠网&

  “你啊……”容褚的语气有些无可奈何,但脸上依旧笑着。“好吧,难得今天这么高兴,那我就把我的几坛‘家底’拿出来,给你们尝尝。”

  他的那几坛酒可不是“家底”这么简单,那可是用存了十年的雪水酿的,放到现在,差不多和夜阳一样大。

  他们正聊的高兴,听见传话的奴才进来了,说夜阳和赵岐到了。

  “这个人,他总爱晚来,年轻的时候就是如此。如今夜阳都十八九岁了,他还是如此。”容褚这语气,似乎有些不满,但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琴娘竟忍不住坐在木檀椅边唱起曲来,把这十年间,还有今天的景象都唱在了曲中。

  “绾红魁中倚楼笑,犹待只觉故人好。

  漫长岁月不饶人,十年相隔泪两行。

  以琴心中苦思想,但却故人不相望。

  以琴心中孤独伴,来者夜阳陪两旁。

  年纪虽小却全知,但者一人难守之。

  来年相识容梳华,却知梳华为兄长。

  若年之后结修寒,不知修寒暗心芳。

  以琴心中苦思想,谁人能知思故乡。

  秋凉窗前犹落花,故人十年终相望。”

  “好一首《落花》,这首曲被琴姐姐改了词儿,还是如此的动听!”夜阳拍手叫好,他最喜欢听以琴唱曲了,没想到,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都被她唱进了这首《落花》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