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儿,你看我这样穿行不行?”琴娘现在一面镜子前,穿了一身拥有贵族气息的衣裳,问着陆闲。

  好久没有穿过这种衣服了,想到以前在府里……想到这里,以琴心里竟有些害怕。

  “可以。”陆闲看着站在镜前的以琴,“你……真要去么?”

  琴娘点了点头,“怎么说也过去十年了,我这个做女儿的,终是要过去见他的。”她说着叹了一口气,“若真如梳华所说,我去见他,他大概会很高兴的。”

  这些年之所以恨他,不过是当年她说要走,玉珏英连拦都没拦。还有就是,母亲当年走的有些不明不白的。玉珏以琴终究是心软了,她还是决定,在有生之年和她爹见上一面。

  陆闲帮她整理着裙摆,“去吧,去见上一面也好,他毕竟是你生身父亲。”

  琴娘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夜阳送她的一句诗,“绾红魁中倚楼笑,犹待只觉故人好。”她在玉坊待的再久,别人对她再好,也不比不上那家里的故人,与他见上一面来的安心。以琴明白夜阳的用心,是让以琴把他们当做家人,不再孤苦伶仃,可如今,她真的要去见那位故人了。

  她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和夜阳约好的时间。“我不会太晚回来,你只要把后门给我留着就好了。”然后她便丢给陆闲了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随后,她便走了另一条通往后院的楼梯,她要去后门等着夜阳来接她。

  以琴刚打开那扇后院通往街道的门,就听见了一声,“姑娘,我家主子在里面等你。”驾马车的车夫向琴娘说着,然后拉开了马车的帘子,示意让她进去。

  她刚一只脚抬上马车便说,“夜阳,你说我爹见到我会不会开心?”

  “会。”修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吓得她差点从马车上掉下去。

  琴娘惊奇的笑了起来,待车夫将帘子放了下来,修寒将以琴一把拉入了怀里,“怎么,看到本王这么高兴?”

  “当然,昨晚都没怎么好好说话,更何况,你都离开这么久了,见到你我当然会高兴。”马车内还算宽敞,在他们面前有一张桌子,上面放了几碟点心,还有一壶茶水。琴娘四处打量着,“没想到,你府里的马车还挺不错的。”

  她可以看得出,修寒今天很高兴,不然她刚一进来就拉她进怀里。

  “今天去见的是你爹,当然要隆重一些。”修寒抬起头,看着琴娘今天的这一身打扮,“你今天……很漂亮。”

  以琴笑吟吟的说,“是么?那我以后天天这样穿。”

  她穿惯了素雅的衣衫,今日穿成这个样子,还真有些不习惯。

  “许是平日里看惯了你简赏素衣,我还是觉得打扮些好。”修寒说着便将头深深的埋在了她的颈间,贪婪的享受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甜腻。

  l,看&)正d。版{章G节上v@酷匠g网3

  “我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每天就只在阁里待着,陆闲和夜阳有时来找我聊聊天。简赏素衣,就够了。”她不喜欢每天早上那么麻烦,说了这么多,只为了一个字——懒。

  修寒笑而不语,他觉得,在他怀里的佳人,才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所以,他才要称王。给她最好的保护,这便是修寒爱她的方式。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来的人不是夜阳,而是你。”他依旧将头埋在琴娘的颈间,她轻轻抚着修寒的头发。

  修寒抬起头来,有些吃醋了的意味,“我见我未来的岳父为什么他要跟着?我让他去帮我处理政事去了,过几日,我便是墨阳城的储君了。”

  琴娘将马车内的窗帘掀起了一个角,在不远处看到了一株叫不上名字的花树,树上的花瓣随风飘着,“修寒你快看,好漂亮的花雨。”

  “你喜欢落花?”修寒嘴角扬起了一个微笑。

  琴娘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树红雨,漫天余香。”她放下帘子,转过头看着修寒,“我觉得很美。”

  “我王府中的几株四季樱,(树的名字请忽略……)也快要到落花的时候了,到时候,我带你去看。”修寒宠溺的在她脸颊上啄了一口。

  “王爷,到容将军府了。”车夫将马车停好,拉开了帘子对修寒说,但看到了车内的风景,不由得老脸一红。“老奴该死。”

  修寒笑着说,“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琴娘从修寒怀里站起身来,等他先下去,然后自己再下去。

  待他们两人从马车上下来,走到容府门口,一位小将在他俩面前单膝下跪,“晋渊王,玉珏小姐,末将已在此恭候多时了,请二位随我进去。”说完,他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修寒对那位小将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带路。

  修寒携了以琴的手,二人对视一笑,便踏入了容府的大门。

  说真的,修寒心里真有些紧张,手心里不由得出了些细细的汗,引得琴娘看着他,小声的说,“去见我爹,让你这么害怕么?”她说完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没事的,我都已经十年没有见过他了,我都不害怕,你不用害怕。”琴娘紧了紧握住的手,“我告诉你,脸上有一个非常狰狞的刀疤,那便是我爹,但他非常平易近人,你不用害怕。”早知道他这么想见我爹,就该提前和他说一说玉珏英的喜好,不知现在说,他还记不记得住。随后,琴娘便担心的看了修寒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以琴四处打量了一下容府,虽比不上北国的王府,但还是如此的富丽堂皇,正堂门口种满了花草,两侧的偏堂也是。

  “晋渊王,玉珏小姐,容将军和岐王就在这里”小将与先前一样,双手作礼,“末将先行退下了。”

  修寒“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琴娘转过身看了一眼修寒,“我怕……”

  “刚刚逞能说不怕的是谁?”修寒对她宠溺的笑了笑。“没事,有我在呢。”然后握紧了她的手,向正堂走去。

  容褚和玉珏英看到他们二人执手而来,不由得大声笑了出来。容褚说,“你看谁来了。”

  “老夫从来没见修寒如此开心的笑过,容我猜猜……”容褚用手捋着自己的胡子,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修寒如此高兴,想必是因为岐王的女儿,以琴吧。”容褚是一大把年纪没个正行,说完后看向了早已热泪盈眶的玉珏英,“你看你,都多大岁数了。”

  修寒脸上浮现了一丝微笑,看了一眼琴娘,松开了她的手,示意让她去她父亲那里。

  琴娘慢慢的走向玉珏英,扑进了玉珏英的怀里,“爹爹,是琴儿……”

  玉珏英老泪纵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来……来让爹爹好好看看!”

  说着,便将以琴拉到一旁的桌椅边,示意让琴娘坐下。

  容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欣慰的笑了笑。“修寒,那便是你未来的岳仗大人,以琴的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