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四章泠雪阁里今日点了些熏香,陆闲说阁里太冷清了,坊里许多姑娘的房里都点着熏香,所以也给琴娘点了些。

  若不是陆闲提醒她,说阁里太冷清了,她倒真的没怎么在意过。不过,点上一些终归是好,她这几天有些昏沉沉的,陆闲为她挑的香,正好可以让她提神醒脑。

  夜阳气喘吁吁的跑进了泠雪阁,“修寒……修寒让我带你进宫,见他母妃。”他坐在圆桌旁,拿起茶杯大口大口的喝着。

  “进宫?为什么?”琴娘站起身来,“我怎么进去?”她突然觉得修寒说话很简单,进宫?她的身份是说进就能进的么?

  夜阳极不喜欢她有时的这种担心,身份?身份又能怎么样,世人只是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而已,你不能把自己想成是普通老百姓了。

  “听着,以琴。”夜阳微微皱起了眉,“你和普通的百姓不一样,你是王爷的嫡女,是真正的郡主,不要每天把自己想的那么不堪。你不过是过了几年平凡的生活,但你的身份还是摆在那里的,是不可能改变的,你就是你!”

  琴娘摇了摇头,“感觉不一样你知道么?墨阳城里谁不知道玉坊的老板是我?我活在世俗当中,就该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待我自己!”她好像最近很容易情绪激动,梳华上次来的时候也是一样,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那么容易生气。她一直都很孤傲,不容被打败,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走回圆桌旁,倒了一杯酒,大口大口的喝着,她何时也怕别人看不起她了?琴娘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夜阳,“修寒现在在做什么?”

  “在御书房同皇上议事。”夜阳有些疑惑的,她这是怎么了?从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情况。

  “我今天不想去怎么办?”琴娘朝夜阳微微一笑,“我们……我和修寒现在还没到那种地步,我现在是不会去的。”她把那个荷包拿给夜阳,“你把这个拿给他就行了。”

  夜阳突然知道了,这种事也不能怀琴娘发脾气,最近在一起提及她身份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何况她已经习惯了没有沉重身份的生活。

  “好吧,那我待会再走。”夜阳干脆一屁股坐到了圆桌旁。

  “慧汝的那件事情如何?”那对燕子还待在她的窗边,好像它们有了自己的雏儿。那一窝燕子好像就是她自己的对比,显得自己孤苦伶仃。

  “你爹似乎同意了,可能他也怕再发生端倪。他心里肯定知道,给你娘下毒的人是苏氏。”夜阳学着琴娘的样子走向那窝燕子,俯下身来,笑眯眯的看着它们。

  “他也是够好说话的,听了这个提议马上就同意了。”

  “嗯,这样也好。我爹说他什么时候回去了么?”琴娘说。

  夜阳转过身回到圆桌旁,“没有,应该会待上十天半月的。他今天向梳华问起你了,他问梳华有没有见过你。”

  玉珏英啊玉珏英,我这些年如此的恨你,你为何还向别人问及我。琴娘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来他这些年同梳华一样,他还想着你。”

  “他这一段时间会住在哪里?”

  “容将军府。”

  酷匠\网x永H久1C免,…费看小。说8

  她好像快记不清父亲长什么样子了,父亲的脸上有一个刀疤,但还是显得他平易近人。恨了父亲这么多年,琴娘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我那庶弟听到这个条件是什么反应?”玉珏云慎虽已是嫡长子,但还是被琴娘称为庶弟,琴娘有些看不起他,只是因为他娘是苏氏。玉珏云慎没有他娘的那般心狠,倒是遗传了父亲的温润。他有一个这样的娘,慎儿早晚会毁在她手里。

  “他倒没什么反应,也同意了。你和玉珏云慎都随岐王,但怎么当初岐王会找苏氏那样的女人做妾室,真是想不通。”他不知从哪儿弄了半个鸡蛋黄,放进那个燕子窝里,引得雄鸟一直看他。

  夜阳从不讨厌任何一个人做事的方式,但是他也有特别讨厌的一种人,就是看起来文里文气的书生,内心不知在想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不过,我相信修寒现在一定是等急了。”夜阳看了看天色,“他现在应该已经和他父皇谈完了,若是不出意外,他现在一定在来玉坊的路上,然后在你这里待上一会儿,晚上再回去与各位将军赴庆功宴。”

  琴娘没有理会他,只是说,“晚上留下一起吃饭?”

  反正修寒现在又用不着她担心,总归是安全的回来了,她也不必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了。他走的五十三天,这种日子,她从没有过,修寒总是给她惊喜,虽然他有时说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他,真的让很让琴娘钟意。

  晚上吃过了饭,修寒同琴娘说了几句话便走了。当修寒胸口上的伤隐隐作痛的时候,他还是假装没事,然后告别了她。

  在回宫的路上,修寒同夜阳聊起了天,“今日我向父皇提了一句以琴,他竟说我没出息。”他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

  “你怎么提的?跟我说说。”

  “我说我喜欢上一个姑娘,他就问我是谁。可能他想我瞧上的姑娘,是一个大家闺秀吧,所以他边说,若是那姑娘家中同意,找一个日子便成婚。”修寒皱着眉,“我说了她是谁……结婚,不想而知。我知道他是不会同意的,但我还是想说。”

  “你呀,就是心里太藏不住事儿了。”夜阳突然想到了那个荷包,便从怀里拿了出来,塞给了他,“她送你的,是她亲手绣的。”

  修寒看到荷包竟有些受宠若惊的神色,他接过荷包,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然后将腰间代表身份的玉佩收了起来,换上了那只荷包。“所以……”

  “所以,你才想到让她今天去见你的母妃,而她却没有去。”

  修寒闭上了眼睛,点了一下头。

  “其实……”夜阳故意顿了顿,放慢了声音说,“你想要娶她为妻也没有这么难。”夜阳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件事,你就是太心急了。”

  听到了这句话,他又挣来了眼睛看着夜阳。

  夜阳笑着说,“她不姓顾闲,而是玉珏,她是北国岐王玉珏英的嫡长女。所以,你想娶她,也不是个难事!”他终是说出了琴娘的身份。“她取顾闲,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别人知道她是谁。顾闲,她只想在墨阳城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不想再与皇家有一点关系。谁知,她又结识了我们,又不得不与皇家没有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