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r章yE节上.酷匠A网

  第二卷第三章从梳华之后,听到了那个消息,他就有些不淡定了,他的反应可不是普通的有些,那可是非常的不淡定,不冷静。刚刚夜阳找他说完后,梳华是一口水也没让他喝,夜阳只好抬头无奈的看了梳华一眼,从前那个站在三军面前,威武霸气的容梳华,到底死哪去了……

  夜阳和琴娘对视一眼,不知道应该对在他俩面前走来走去的梳华说些什么。他俩一人喝了一口茶,最后琴娘终于受不了了,放下了茶杯,“梳华,你能不能坐下来?”

  梳华突然停了下来,焦急的看着琴娘,“我的表妹,你让我怎么能冷静?”

  梳华之所以叫以琴表妹,是因为梳华的姑姑,是常清的嫂嫂,也就是以琴的舅母。慧汝之所以不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梳华出去从来都不让她跟着。

  其实她和梳华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过在十年前的某一天他们两个就熟了,这也是夜阳那个时候,不小心向梳华说漏了琴娘的身份。后来就越捋越明白,知道了他俩是个什么关系。

  琴娘向梳华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我们这不是叫你来商量商量怎么办呢么,你若是一直这个样子,我们怎么商量?”她双手支在桌子上,撑住了自己的下巴,无奈的看着梳华。“我们首先要想好退路,这不是什么小事。可是要掉头的大事。”她说完,对着自己的脖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种事没有什么退路可言,一旦做了,我们几个还不知道要怎么样。但是,慧汝娇气蛮横的脾气,在你家那么‘凶残’的地方,肯定是会受委屈。”梳华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你母亲当年,究竟遭受过多大的罪。”

  琴娘听他说了这句话,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十年了,我娘的坟上连一株草都没有长过。‘丹珠花’你知道么?在北国是一种罕见的剧毒,而且只有北国才有,我娘竟是因此而死。”她喝了一口水,继续说着,“你知道玉珏英那个老狐狸对外宣称什么么?他说我娘是患病而故,他大爷的,他才患病而故呢!”

  像梳华这种将军世家,当然听出了玉珏英为何对外宣称常清是因病才去世的。成大事者,要顾全大局,更何况,他是一国王爷,更不能行事莽撞,万一给自己的国家带来了灾难,这可不是小事。所以玉珏英为了顾全大局,他只能如此。在玉珏英的心里,未必没有以琴的母亲——常清。

  “墨阳与北国向来交好,你母亲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被我姑父家知道了,你说两国会不会打起来?”琴娘看向梳华,觉得他说的好像有道理,“容家和常家又掌握着墨阳大部分的兵权,所以你父亲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如此,他心中未必没想着你母亲。”

  以琴走到了柜子前,取了一坛酒,掀开了封酒坛子的木盖,放在了圆桌上,“想?想还有什么用?我娘现在已经去世了,当初我决定要离开北国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以后别再回来了’。然后就给了我一千两黄金,让我自生自灭,你说我能不恨他?”她握紧了酒杯一饮而尽。

  梳华笑她得想法有些幼稚,“他不是给了你一千两黄金么?”梳华竟没方才那么心急了,轻声的向琴娘说着,“就算你什么都不做,这一千两黄金也够你花一辈子的了,更何况,你那时候,用不了几年就该成亲了。你当时说走,玉珏英让你不再回来,是因为想要你逃离玉珏王府,怕你也惨遭毒手。”

  夜阳手里抓了一把瓜子,安静的听着梳华给琴娘分析十年前的事情,听的他是津津有味。他又想起来十年前的琴娘,刚认识她那会儿,夜阳都没见琴娘笑过。后来她认识了梳华,慢慢的才有了些笑容,再后来,她就认识了流浔。梳华也再没怎么找过她,因为梳华那时候很忙,要习武要打仗,谁让他生在武将之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们两个还记得,我们刚刚是商量什么事儿么?”夜阳白了他们一眼。

  一语惊醒梦中人,他们两个看了看夜阳,转向了今天的主题。“总不能让修寒娶了她吧?修寒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行嫁给你?”梳华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看着夜阳,看的夜阳一直冒冷汗。

  夜阳一听这话,赶紧用双手护住了自己,“我?想多了吧,你可要知道今年是第三年,万一梅月来找我怎么办?”

  梳华竟把他有梅月的事情给忘了,他又看向琴娘,叹了一口气,他总不能随便找个人,把慧汝给嫁了吧?

  琴娘嘲笑似的看着梳华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她突然不想说话了,这两个大男人,在关键时刻连个办法都想不出来,还要来找她商量,前半辈子他俩也算是白活了。

  “要不随便找一个女人?然后在大婚的日子把慧汝换下来?”琴娘看着梳华那张脸,“最好是找个会易容的。”

  “你为会易容的,满大街都是啊?”梳华学着琴娘的样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半天没有说话的夜阳,将杯中的水饮尽后,又倒了一杯,“要我说,你们两个就是傻,把事情都往复杂的方面想。”

  梳华个琴娘看着夜阳,“你有主意,为什么一直不说话?”梳华说。

  夜阳无辜的眨了眨他那双如琉璃般的眼睛,“因为我在听你们两个人说话……”

  其实以琴也没那么讨厌慧汝,只是觉的她性子太娇,想挫挫她的锐气。让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让你爹跟以琴的爹立一个条件,若没做到,墨阳便会攻打北国。”夜阳得意的挑了挑眉,坐在圆桌旁继续喝着茶,“条件的内容是,玉珏慎此生,只能有慧汝一个妻子,不许纳妾。”

  梳华和琴娘对视一眼,瞬间感觉夜阳终于说了一句有用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