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第二章

  “以琴可否记得我三年前对你提起过的梅月?”他嘴角一抹浅浅的微笑,脑中正仔细的回忆着三年前,好似三年前发生在绣城的那些事,宛如昨日一样清晰。

  琴娘疑惑的摇了摇头,只是三年前提过的一个名字,除非名字的主人令人铭心刻骨,否则谁会记得?“倒是听你说过你喜欢的那个姑娘,名字我倒忘了。”

  夜阳有些惆怅的看着窗外的行人,“今年便是第三年。”他又随手捏了一块桂花糕,慢慢地咬了一口,“修寒有好消息了,用不了十天他便回来了。”

  听到这话,琴娘微微一笑,她点了点头,“今日已有三十六天了。”

  “再过半月,梳华的孩子便要过满月了,不知修寒到时候能不能赶得上。若是就我自己过去多没意思阿,梳华又不能和我玩。”想到这里,夜阳皱起了眉头,感叹着自己的好友怎么这么少。“你说,我能不能和梳华的孩子玩?”

  琴娘听到这里,“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那你可不准欺负他,你若是将他弄哭了,梳华还不得找你算账?”

  夜阳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虽然我比梳华的武功次上那么一点,若是轻功,他绝对比不上我。”夜阳的爹从小就教他打不过就跑,所以他的轻功和飞檐走壁,练得特别不错,一般人还真跑不过他。

  “你呀,就是打不过的时候知道跑了。”她掩住了嘴笑了几声。

  “我再告诉你一件可以让你惊讶的事情。”他又故作神秘的清了清嗓子,“容慧汝要嫁人了,我让你猜,她要嫁的人是谁。”夜阳一副“你绝对想不到”的表情看着琴娘。

  他换了一副得意的神情,对秦娘说,“你的庶弟——玉珏云慎。”

  虽然夜阳说这件事的时候,眉飞色舞。但是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感到吃惊,北国的玉珏王府,早已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当年常清死于非命之时,她就不想再与玉珏英有一点关系!

  “不过他现在,应该是岐王的嫡长子了,自你母亲死后,玉珏云慎的母亲苏氏,便成了你父亲的正妃。”

  “还有,你想不想知道,你母亲常氏是如何嫁给你父亲的么?”夜阳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说着一些几乎没有人知道的事,而这些本不该再被人知道事情,却被夜阳轻而易举的翻了出来。

  “说说看吧,反正现在也是无事可做。”琴娘平静的说着,容慧汝如何,她是真的不关心,若是扯到了常氏,她还真想了解了解。

  夜阳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这两件事,时隔多年,还真是如此的相似。前几日,慧汝进宫,做了御宝局的女官。她爹本想让她以秀女的身份进宫,让修寒娶她为王妃,可谁知安排来安排去,修寒没有要娶妻的意思,就只好让她为女官。”

  “相似?此话怎讲?难不成我母亲当年也是做为女官进宫的?”琴娘疑惑的说,当年她来墨阳城的时候,只知道母亲的身份。

  “嗯,不过不是作为女官,而是秀女。你母亲是常胜将军的嫡女,只不过没有被册封郡主,她是常胜将军的二小姐。”

  常清的父亲并不叫做常胜,而是封号。常清的父亲叫做——常明灏。

  “当年你父亲来墨阳,找修墨然商讨战事,也就是修寒的爹。你父亲看见了奉茶的常氏,执意要娶常氏为妻。后来西凉一役胜了,你外祖父则被封为常胜将军。而你父亲,则向修墨然要了你娘。再后来,过了十六年,修墨然为了向西凉示好,便将修灵送去了西凉和亲。”修墨然这一生只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死了,一个被流放,现在只剩下了修寒。修灵现在在西凉,也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p酷(匠网《…首T。发#

  “那慧汝是如何嫁到玉珏王府的?”她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个所以然来,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不知道以后慧汝真的嫁去了府里,会不会好过些呢。

  “慧汝和你母亲一样。”

  以琴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不能让她嫁去玉珏王府。”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别人不知道玉珏王府是个什么地方,她玉珏以琴还能不知道么?虽说容慧汝曾和她结过梁子,可她玉珏以琴的心眼还没小到这种程度,这毕竟是一条人命,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嫁过去。

  夜阳微微一笑,他给琴娘说了这么多,就等着这句话呢,“那好,待会我把梳华叫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这样也好,不过,你知道修寒第一次来的时候,说的公事,你知道是什么么?”琴娘差点把这件事忘了,等她想起来想问修寒的时候,谁知他已经去远征平南了。

  夜阳沉默了一会儿,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不过这件事她要知道了,一定会不信。因为这种事,放谁身上也不相信。所以,就得看这种事,是从谁口中说出来的了。

  “你真想知道?”夜阳把最后一楼桂花糕咽下去之后,又抓了一把瓜子,一副不愿意的表情。他觉得这件事,还是等修寒来了,亲自告诉她才好,省的她不相信自己又多费口舌。“等修寒回来,让他亲自告诉你,若是这话是我说出来的,你肯定不信。”

  琴娘白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陆闲也该嫁人了,她嘴上说不嫁,可她一直就这么跟着我,也不是个办法啊。”

  “让她做你的陪嫁,等你以后做了王妃,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你不用担心陆闲,真不成,嫁我也行。”夜阳说笑道。

  “你可就算了吧,万一你那梅月姑娘真来找你,我家陆闲还不得受委屈?”琴娘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便转过身去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

  “有了有了,就是这个东西。”琴娘一脸得意的表情看着夜阳,“你说我送修寒这个,他会不会高兴?”她手上拿了一个不算精致的荷包,上面绣了四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字——心存修寒。

  夜阳从琴娘手里把荷包拿了过来,“啧啧啧,我敢说,修寒这辈子都没收过别人送的荷包。以前宫里的小宫女们,可是整天整天的围着他转。”

  也不是没人送过,只是修寒没收过。不过,像琴娘这么胆大的在上面绣“心存修寒”的,还是头一回。

  夜阳还真没想到。她会绣荷包送给修寒,为什么梅月就没给他绣过呢?是不是因为他长的太丑了?想到这里,夜阳赶紧凑到了琴娘的梳妆镜前,边照边说,“也不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