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一章夜阳时不时的看看身后,确定没有人跟着他后,就笑着拍了拍自己肩上的包袱,又转过身看了看这偌大的墨阳城。这一走,还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呢。十六岁的夜阳,俨然长成了一副大人模样,许是贪玩,才起了出去闯江湖的念头。

  他第一次“离家出走”心里竟有些激动,但现在还不是欢呼的时候。夜阳走的时候特别谨慎,专挑那种没人的小巷子走,就怕别人发现了他,怕别人告诉赵岐,这就叫做“做贼心虚”。

  怕是以琴这段时间要孤独了,他不在墨阳,还不知谁要陪她说话呢,陆闲整天跟个大忙人似的,管东管西,才没有时间陪她。

  夜阳想着想着,就来到了一个港口,他要坐船到绣城去,他曾听梳华说起过,绣城是整个四国最繁华的地方,所以他想看看墨阳城以外的地方是个什么样子。他这才刚起步就想去绣城,可见他的玩心有多大!

  他身上带的银子可不少,腰间的荷包,被碎银子撑得鼓鼓囊囊,包袱里装了一沓一百两的银票,足足够普通人家过上几辈子了。幸好家里的几间铺子近来生意还不错,这才够他肆意挥霍。

  夜阳猫着腰,故意找了一艘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小船,便走了过去,“船家,我要到绣城去,坐船要多久才能到?”夜阳坐在岸边,问着坐在船头的船家。

  那船家慢悠悠的抽了一口烟袋,抬头看了一眼夜阳,缓缓开口道,“三五天吧,若是天气好些,能早些到绣城。”

  他学着船家的动作,抬头看着一眼天上挂着的太阳,笑着说,“那好吧,我要去绣城,现在可不可以走?”

  船家摇了摇头,“现在人太少了,要再等几个人,这一路上太远了。”

  夜阳笑着说,“你的船我包了,我愿多出几倍的价钱,只要你现在起锚。”夜阳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荷包,里面装了几锭银子,和一些碎银子。

  夜阳见船家没有要走的意思,便从荷包里掏出了一锭银子,在船家眼前晃了晃。“这样可以走了吧?”他露出那副天真的微笑,看着船家。

  {酷匠√网p6正He版首发

  船家叹了口气,收下了那锭银子,然后将烟枪别在腰里,转身要去起锚。

  夜阳依旧是笑着,又谨慎的看了看身后,一下子就钻进了船舱里,直到船驶的看不见岸边了,他才从舱里走了出来。

  “公子这么急着到绣城,是要干什么?”船家一下一下的撑着船,听到夜阳出来了,便跟他聊天。

  夜阳来之前特意找了几锭不是官银的银子,因为银子底下没有任何特征,所以船家也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只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夜阳也并不隐瞒他去绣城的目的,他用手环住了双腿,坐在甲板上,欣赏着越河两岸的风景。夜阳的那身绣满了祥云的袍子,太阳将他的袍子照的闪闪发光,他真的很喜欢云彩,几乎每件衣服上都有。

  接下来聊天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家常。当然,夜阳在有的话题上撒了个小谎,他总不能到处去说,他爹就是当朝丞相赵岐吧。

  第四天的正午,他终于到达了绣城。首先,当然是先找一家好点的客栈,填饱自己的肚子,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夜阳在来之前,还想着怎么怎么玩,现在到了,竟只想着吃饭睡觉。

  夜阳在绣城待了没多久,就被一伙进城的山贼盯上了,差点被绑去山上做断袖。好在绣城夙家的家主路过此地,将他救下了。因此,他才结识了夙家的家主——夙惟。

  因为结识了夙惟,让他有一种在墨阳城和修寒梳华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的是,夙惟给他的感觉很疏远,不如和他们在一起时觉得亲近。

  夜阳自小身体就不好,经常会头痛,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所致。

  后来有一****的头疼症犯了,夙惟就带他寻了一位叫做梅月的医女,半个月的时间,居然给夜阳治好了。那是夜阳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夜阳算了算日子,自己已经在绣城待了有三个月了,不知琴娘是否安好,她若是知道自己有了喜欢的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想到这里,夜阳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不知又过了多久,从那一次过后,夜阳再也没有算过日子,只觉得有梅月陪着他,时间过的很快。只有和梅月在一起的感觉让他觉得很新鲜,这是他从未体会过这种心情。

  “月儿,若是有一天我离开了绣城,你会怎么样?”夜阳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明月,他才想起来,再过几日就是十五了。

  梅月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面带微笑,坚定的对他说,“找你。”

  梅月是那种很缠绵的女子,所谓缠绵就是,“一旦拥有,绝不撒手”的性格。和琴娘的那种“放养”,大不相同。

  琴娘是因为背后无人可依,所有盈亏都要自负,才变成了如此性格。世人又怎会知,她只是害怕受伤,才将自己伪装起来。琴娘这种女子,真的是百世难得。她会给你自由,但她会爱与自由三七分。

  而梅月则是,你饮花中酒不醉,我寻月下人不归。确实如此,若他日你丢了,她真的会找你,这一点,夜阳将来一定会深有体会。

  夜阳沉默了一会儿,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条来,递给梅月。“倘若我真的‘丢了’,你就去这个地方找我。”

  “赵夜阳!你若是敢‘丢’了,我便要你好看!”她虽嘴上这样说,但还是将纸条小心翼翼的放好,生怕她有一天真的‘丢’了找不到他。

  “倘若我会离开绣城,你便要好好照顾自己。”夜阳亲昵的摸了摸她的头。

  果然,第二天便有人来绣城寻他,来者正是修寒和容梳华。夜阳也没有反抗,向夙惟说了一句要转告给梅月的话,“要找他,三年后。”随后,夜阳便跟着他俩走了。

  回到墨阳城之后,便被赵岐禁了足,不许再出墨阳城。虽然他也曾试着离开过,但是每次都是还没出墨阳城,就被赵岐抓回去了。

  慢慢的,夜阳也就不跑了,反正他也走不了,又何必浪费那个力气。自己只好慢慢等着。等到三年之后,他只希望三年之后梅月可以来找他,希望梅月相信他,希望梅月没有嫁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