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十二章“那么赵公子的意思是,非要我将坊里的姑娘分出去一半喽?”黛娘用着比较大度的神情,看向夜阳,但还是掩饰不住她的脸色。但她又忌惮夜阳的身份,怕触怒了夜阳,只好将语气放软一些,不失尊严的说着。

  夜阳听到她的这番话,大声的笑了出来,然后不经意的看向了琴娘。她对夜阳做着口型,说了四个字,“离开墨阳”。夜阳会意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年纪应该和我琴姐姐差不多吧,你知道长者为尊是什么意思么?”夜阳不屑的看向黛娘,这句话竟让她语塞。“你先等一下,有个问题我需要问问他们,再跟你讨论赌注的事情。”夜阳用食指指着台下的那群人,别有用心的说着。

  他不慌不忙的走到了花台边,看着将整个落花台围的水泄不通的人们,夜阳看着他们,大声的说着,“将‘墨阳城花魁’这个头衔予了我琴姐姐,你们可否同意?”夜阳爱玩的性子又跑了出来,嬉皮笑脸的看着他们,全然不顾黛娘的感受。

  “同意,琴娘可是我们墨阳城的大美人!”台下说什么的都有。“墨阳城的称号,要给我们墨阳城的人!”

  夜阳脸上那抹孩童般的微笑,不自觉的又露了出来,“好了黛娘,我们现在可以讨论赌注的事儿了!”

  “赌注这个事情,不如改日找个环境好些的地方,我们坐下来,一起吃些美酒佳肴,详谈细说?”黛娘赔着笑脸,不知怎么说好了,今日夜阳会出现在落花台,真是在她意料之外。

  “不必了,就在这里说吧,我想我琴姐姐大概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夜阳有些轻蔑的看着黛娘,他很少露出这种表情,当初知道输不起,又为何下此赌注呢?

  “好!既然赵公子执意如此,那我便将坊里的一半姑娘给您送到玉坊。”黛娘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抬起头大声的说完了这句话。

  她说完,转身欲走,却被夜阳叫住了她。

  “慢着,我还有话没说完。”夜阳看向琴娘,朝她点了点头。“原来黛娘还想送一半姑娘给我们啊。”夜阳学着黛娘的语气说着,“既然黛娘执意如此,那我也就直说了,留下一半姑娘,黛娘离开墨阳城好不好?”夜阳朝她闪着他的那双天真无害的眼睛。

  黛娘愣住了,“当初不是说好,姑娘分给你们一半么?让我离开墨阳城?当初赌注里没有这一项。”这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么?她才刚刚在墨阳城站住了脚,不想再辛辛苦苦的找另一个地方!

  “对,当初是没有,分一半姑娘是你对她们三个人下的赌注,而让你离开墨阳,是我赵夜阳的想法。”夜阳从怀里掏出来他的那把金边折扇,笑眯眯的看着黛娘。

  黛娘突然跪在了夜阳脚边,“将坊里三十一个姑娘分给你们,也就分了,姑娘没了,可以再找。可是离开墨阳城,您这是将黛娘往绝路上逼啊!”

  “往绝路上逼?当初你让韵姐,芳梅,四妈妈离开墨阳城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也是把她们往绝路上逼?”夜阳不再看她,“你走吧,就算不走,在墨阳城也不会有人再去你的醉花楼了。”

  琴娘走上台去,这想来想去,还是别把事情做的太绝,“姑娘,你可以带走,但是墨阳城你绝不可以再待下去,若是想活命的话。”她说完这番话,示意性的看了一眼四妈妈。

  当然,后面那句话只是吓唬她,四妈妈是不可能会买凶杀人的,她除了嘴巴厉害点,心比谁的都软。

  “琴娘,”韵姐走上前来,“当真如此?宁愿让她离开墨阳城,也不要她留下姑娘?”她看向琴娘,留下姑娘不是会比她离开更好么?

  “待会我再跟你说。”琴娘对韵姐微微一笑。

  “三天时间,必须离开墨阳!”琴娘端着手臂,用不容反对的语气说着。她走回台下,对她们三人说,“不能收下她的姑娘,她的姑娘若是来了我们坊里,不知要闹出多少事端来呢,她的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够响的!”

  三日后...果然,黛娘真的离开了墨阳城,去了哪里就无从而知了......她算了算日子,修寒离开了有十三日之久,而琴娘每天都在度日如年得过着,夜阳也不能一直陪着她,他又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是丞相之子,肯定得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处理,更何况,修寒正处于战乱之中。

  她又能做什么?只能坐在这里静静的等着,只恨生做女儿身。琴娘自嘲的笑着,都没注意到刚刚走进来的夜阳,夜阳坐在她对面,看着独自喝酒的她。“夜阳,我是不是很不堪?”

  夜阳随手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此话怎讲?”

  “你带我去平南好不好?”她明知军营之中不能有女人,还和夜阳商量。

  “以琴,你什么时候这么傻了?”

  她突然唱起了曲,一首坊间流传的《十唱君子不思乡》杯中沽取一两酒,盼君归兮二三年。

  四点桃花映五影,六种相思七堂前。

  斩断情丝八九千,为君十唱鹧鸪天。

  一唱美人惹人怜,明月相思也不见。

  二唱山水不相逢,流光韶华误骨风。

  三唱牵挂忍不住,红尘悠悠谁摆渡。

  四唱梨花带泪曲,不如早归来时路。

  五唱昨日遥书信,枕上一梦到天明。

  六唱黄金不如命,而今只影苦伶仃。

  七唱信情今安在,愿随魂魄绕君飞。

  八唱英雄也有泪,麒麟一笑浊酒醉。

  九唱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十唱引语蝶儿飞,断肠相思终不寐。

  k)更R*新\最快{U上~酷匠网

  曲终了,夜阳亦懂这一曲《十唱君子不思乡》是琴娘对修寒的牵挂。

  “以琴。”他不喜欢叫她琴娘,仿佛把她喊老了一样,有旁人在才叫她琴姐姐。

  “嗯?”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那首词真是让珏娘绞尽脑汁了!你们的收藏就是对珏娘的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