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了?”琴娘背对着夜阳正在画眉。

  “对。”夜阳走到了琴娘旁边,将一个绣有“锦衣铺”的布袋放在她面前。

  琴娘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刚刚画好的妆,放下了手中的眉笔。“让她两天做出来,今日都第三天了,这还好是赶上了。”

  “以琴,你...”夜阳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算了,不说了。”

  琴娘不用想都知道夜阳想问她什么,无非就是,“没事吧。”和“别放在心上了。”之类的。

  琴娘站起身来,看着夜阳,“你不用担心了,我很好。”随后拿起了那只布袋,走到了屏风后,换上了那身衣裳。你还别说,这古代人做衣裳的技术还真是好,裤裙给她做的有模有样的,裙摆也够大。“你会不会弹弦筝?”

  “会。”夜阳看着琴娘穿了一身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衣服,一脸的茫然。

  “待会儿,你一切都要听我的。这场比赛,玉坊不能输!”琴娘站在镜前,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琴娘,我还去么?”别人身后都跟着一两个丫头,而她身后却跟了一个大男人,不过,能让丞相的少爷弹琴的,也就只有琴娘有如此大的面子。

  琴娘丢给陆闲一个“让她放心”的微笑,“你若是跟我去了,玉坊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好,那我便在家做好饭菜,等你们回来!”陆闲刚想转身,但又继续对夜阳说,“赵公子,我求你一定要看好我家琴娘,她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有我在,放心吧。你看好玉坊的生意就好,等我们带好消息回来!”夜阳手中拿着那张弦筝,脸上浮现了一丝孩子般的微笑。

  这一路上,看他们俩的行人是真不少,主要还是琴娘那一身“怪异”的服装,还有在一旁抱着琴的赵夜阳。许多行人同他们一样,都是往落花台的方向走去。

  “知道么?听说今日醉花楼的头牌,千姿姑娘会出场。”走在琴娘她们后面不远处的几名男子,正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这件事。

  “有这等不用掏银子的好事,那可得去瞧瞧!”那几名男子突然笑了起来,其中有一个人,发现了走在前面的琴娘和夜阳,说话的变得很小,生怕被他们听见。

  “那就是玉坊的老板娘么?你看那身段,怪不得没怎么出现过呢,不知道被哪位达官贵人藏起来了呢!”

  夜阳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那几个人。“再乱说话小心人头不保!”

  “夜...夜阳少爷,”其中有一个人干脆跪在了他面前,“小人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来是您。”

  琴娘拽了拽夜阳的衣角,“走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本少爷今日就放过你们,还有,待会儿一定要选琴娘!”夜阳单手操着那张弦筝,指着他们。

  从玉坊出来,往南走,转过第七个弯就到了落花台。台下已经围满了人,琴娘和夜阳一起坐在落花台下的右边,而琴娘的对面便是醉花楼的黛娘。

  黛娘并不像那几个女人似的如此俗气,但也不像琴娘的那种妩媚。她穿的很素净,那种素净不是穿一身白衣就能体现出来的,真的是很特别的一个女子,就是不晓得为何如此想不开,要开一家青楼。

  从四妈妈带来倾荷表演第一个节目——舞剑。

  这节目可真无趣,倾荷真的是绾红丝的头牌?还不如每天给她看帐,做饭的陆闲。陆闲多好,多贤妻良母,还多才多艺,比这舞的什么都看不懂倾荷强多了!

  真不知道那些叫好的是怎么想的。

  BQ最新章gZ节^上{酷*匠网L

  (其实是琴娘欣赏不了,还在那里说别人舞的不怎么样...)

  她就在那儿静静的看着,心里还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打着她的什么如意算盘。

  等了好久好久,她的表演是最后一个,上台的时候,台下议论纷纷,大部分人都识出了夜阳,所以,有些人都是一脸茫然。

  夜阳的弦筝响起了一阵樱花飞舞的感觉,这大概是夜阳的即兴,正在听这首曲子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它的名字。

  随着琴声,琴娘跳起了孔雀舞。看到这里,夜阳终于知道她那条裤裙的作用了,不管做什么样的动作,都不会走光,还不失长裙的仙意。

  夜阳脸上又出现了那抹孩子般的微笑,专心致志的弹着他的弦筝。

  台下的人们纷纷叫好,由此可见,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舞。

  黛娘在下面看着琴娘暗暗的咬着牙,一张原本红润的脸蛋,被气的煞白。然后转过身看着刚刚在台上,又是弹琵琶,有事唱古词的千姿。

  “谁知玉坊的顾闲以琴,竟有如此大的面子,让当朝丞相的三公子为她弹弦筝。”再这么下去,她醉花楼非输不可。她才不想被黛娘送人,若是去了别人那里,还不知要受怎么的苦呢。

  待琴娘舞完下台,台下依旧是叫好不断,不知是给夜阳面子,还是琴娘舞的好,又或是,两者都有。

  夜阳神态自若的走回台上,对台下的人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好了,现在由我赵夜阳主持今日的花魁争夺赛。你们也看见了,我琴姐姐并不是你们口口相传的花瓶。”他看了一眼琴娘,有些不怎么高兴,怕是又在想修寒了。“这些年我赵夜阳能帮你们的都帮了,不能帮的也帮了,现在就是你们回报我的时候了。”夜阳说要后,示意的看了一眼琴娘,“下面该怎么做,就用不着我说了吧!”

  “赵公子,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公平?”黛娘走到夜阳面前,不甘示弱的向夜阳说着。

  夜阳看了一眼台下的人,“你们说,我这样做公不公平?”

  “公平!”台下的人们齐声回答着,黛娘的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紫,气的说不出话来。

  珏娘明天尽量把第一卷的最后一章更完,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珏娘爱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